我们欠美国一个人情,但也要为自身国防安全负责

原标题:我们欠美国一个人情,但也要为自身国防安全负责

北约70周年“团结秀”难“秀团结”

【翻译/观察者网 武守哲】

尊敬的议长,各位议员同僚们:

早上好!

北约到今年走过了整整70年,届时相关各国政府的首脑会在12月3日至4日在伦敦开会。我们正好借此机会回顾一下北约的过去。

我觉得有一点大家可以达成共识,在成立后的最初四十年里,北约是冷战时代维护自由和平的重要制衡力量,保证了欧洲免于战争之苦。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确实欠美国朋友一个人情。但是目前距离冷战结束也有30年了,1990年之后,北约变了样子,开始更多介入任务分配,这是一段有趣的经历。不妨让我们简略回顾一下北约的过去。

默克尔在联邦议院发表一般性辩论

在1990年代末期,北约的扩军就已经提上日程了。在新纳入了三个国家进北约之前,北约在吸收新成员的同时也在寻求与俄罗斯的建设性关系。1997年,北约和俄罗斯签署了《基本协议》(NATO-Russia Founding Act)。可能很多人都忘记了,当年在讨论北约要不要扩充新国的时候,大家的争论是多么的激烈,因为这是个相当有争议性的话题。

北约在1999、2004、2009和2017年扩了四次。北约和俄罗斯签订基本协议的地点是在巴黎,当时双方约定,新北约成员国必须要限定军队规模,保证东欧国家无核化,俄罗斯承认东欧各国的边界划分,尊重他们的主权。当协议签署之后,大家都觉得北约和俄罗斯的关系将会变得越来越好,局面趋于乐观。

北约扩充的历史。2009年黑山正式成第29个成员国

1990年代末期,北约深度介入了南斯拉夫内战,最终就巴尔干各民族问题有了阿赫蒂萨里计划(注:Ahtisaari Plan,即前芬兰总统,联合国驻巴尔干问题特使阿赫蒂萨里提出的科索沃的领土不能被分割,不应该试图把科索沃变成任何其他国家的一部分),由此,北约在西巴尔干地区的影响力大增,成为了一只常规军事力量。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了世贸大楼,酿成了震惊世界的“911”事件。一时间,“非对称性交战”( asymmetrische Kriegsführung)这个词常挂在人们的嘴边。美国就在这个时候,在北约的书面协议中加入了“第5条款”( Article 5),即共同防护责任,当事缔约国表决同意通过,我们当时也义无反顾地投了赞成票。

自从那时起,德国就不断履行北约赋予的防御任务,我们不断派兵前往阿富汗地区参与军事行动。我知道这事提起来会有很多纠结。在此我向在阿富汗执行军事行动的德国军人们说一声大大的感谢。当时我们的国防部长彼得·施特鲁克(Peter Struck)说,德国的前沿防线在兴都库什山脉——现在依然如此。

但是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我们德国没参与任何任务,因为欧洲内部不同的声音很大,对这场战争达不成共识。

在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有两件大事值得探讨,首先是“阿拉伯之春”及其后续反应。我记得在2011年的时候,北约成立了一个临时安全委员会,主要讨论如何空袭利比亚,德国缺席了。

那次空袭行动的任务周期被过度拉长了,该临时安全委员会的存在时间也是史上最长之一。自从那次任务之后,俄罗斯基本上就不怎么配合北约作战了,而且安全委员会后来变得乱纷纷毫无头绪。后来事情的走势大家也都看到了,卡扎菲下台,整个利比亚不可避免地四分五裂,走向了内战,直到今天,北约在利比亚问题上依然拿不出有效的政治解决方案。

紧接着还有叙利亚内战,北约这次袖手旁观了。这场内战进展十分缓慢,但逐渐演变成了代理人战争。到今天我们必须承认,叙利亚内战是继卢旺达大屠杀以来,我们见到过的最惨重的人道主义灾难,50万人丧失,1200万人流离失所。超过一半的叙利亚人口被安置到了别处,包括数不清的叙利亚难民。依然,政治途径解决叙利亚问题尚未完全落到实处。

在叙利亚内战还没结束的时候,又爆发了俄乌冲突,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并且在东乌克兰用兵。

(有台下议员插话……)

很好,这件事看来你了解的比我多,不过请等我说完你再说。

那时,北约的工作重心依然是内部协防问题,因为对方把战争威胁压到了北约边境。但是北约威尔士峰会成了一个转折点。

在会上,按照美国的要求,我们德国要承担的北约军费开支应占到GDP的2%——我们之后也一直按照这个要求在做。到明年,这个数字我们可以达到1.42%,威尔士开会的时候是1.18%,我们计划到2024年把这个数字再提升到1.5%。

2014年北约威尔士峰会,确定德国在未来军费开始要占到GDP的2%的方案(@北约官方网站)

我们的国防部有一群人才,他们已经为此设计了一套方案,1930年代的时候我们的这个数字可是比现在要高得多,所以我们可以指望他们。(台下大笑……)

所以简短回顾完这段历史,我们可以静下心来分析,哪些方面我们做得很成功,哪些方面做得还不够好?

我来首先回答这个问题。做得好的方面,是我们对东欧各国共同防务。在立陶宛这些波罗的海国家防务问题上,我们牵头领航空军巡逻。这一点,功劳确实算我们德国的。

每天我们都面临着各种复杂的军事威胁,包括来自俄罗斯,我们的飞行员经常暴露在俄军的枪口下。我再补充一点,女士们先生们,作为北约成员国,按照第五条款,我们依然要协助美国参加在阿富汗的军事任务。而且我还可以说,我们协助北约稳住了西巴尔干局势,这对我国的安全也至关重要。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说,在利比亚和叙利亚问题上我们依然没有找到有效的政治解决方案。北约各成员国中,土耳其的角色也很别扭。而且在欧洲的家门口,还有不少潜在恐怖袭击的可能。

当战火烧到我们家园的时候,美国不会自动承担起防务责任。而且现在新型的多极化局势已经出现,中国的地位越来越高,而且正在接管某些原来由美国所掌管的核心议题。

女士们,先生们,北约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对北约应该持什么态度,这很重要。首先,和冷战时期相比,今天北约的存在对维护我们本国的利益的重要性更高,至少是和之前同样重要。

因为我们的国防部长昨天说了,单靠欧洲的力量是防不住的,所以我们还是要依靠那个大西洋彼岸的伙伴,这就是为何我们依然按照大家共同制定的规划,承担我们应有的责任。

2018年3月,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慰问在阿富汗执行军事任务的德国士兵(@BBC)

女士们,先生们,我刚才澄清了我们对北约应尽的义务。但我们单纯的为盟国负责,还是要为我们自身的国防安全负责?我觉得,欧洲应该搞一个内部的军事同盟和北约合作:PESCO(欧盟永久合作框架)。这个PESCO是独立于北约存在的,目的不是取代北约,也不是和北约搞对抗,而只是为了防止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为我们欧洲再加一块保护基座。

这就涉及到组建欧盟共同军队的问题,我们要和法国合作,谈一下在这个合作框架内我们需要贡献什么力量。在此,我要感谢我们的国防部长,他在这个项目上劳心很久了。我要求德国联邦议院给予最大可能的帮助,组建一支共同的空军和坦克军。

所以在未来我们要参与到各种不同的军事合作组织中,接一些来自北约的任务,也有来自欧洲内部的任务,当然还有联合国方面的。

当然了,我们很难梳理来自联合国的一些任务,因为美国的角色很微妙,尤其是牵扯到和我们德国利益相关的问题上,比如萨赫勒危机。目前我们暂时没有可能抵制这个联合国强制摊派的维和任务,未来还需要再进一步磋商。

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是——我必须要强调这很重要,那就是我们不能把一些议题看成单纯的军事问题,因为军事背后的真正问题是政治,是经济与合作发展,是区域内经济实力的较量。这就是为什么我说阿富汗的军事任务其实是网状的。

2009年之后,北约历史上首次出现了法国为主导的一些军事行动,当时法国总统萨科齐在任,不过后来就再没有过,北约越来越用政治方案解决问题,单纯的军事方式是行不通的。

还有一点,我们如何和同样是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合作,我们是不是要把它踢出北约?通常彼此双方会有不同的意见,有不同的诉求,但我要指出,未来土耳其依然是北约成员国,我们依然要把它留在北约内,因为对盟国来说,在很多地缘策略议题上,土耳其依然发挥了一些作用。

前法国总统萨科齐与卡扎菲握手。萨科齐主导了北约对利比亚的轰炸(@俄罗斯卫星网)

我们可以轻易指责美国在北约很多问题上不想再承担他们所承诺的任务,但同样的指责也会落在我们和欧洲身上。北约继续存在也可以保证欧盟内部的团结,因为很多欧盟成员国同时也是北约成员国。

所以我们德国的外交政策,要立足于欧洲团结这个大局,还要着眼于巴尔干地区的稳定。我们要重新思考欧盟是否要有新成员国加入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去年就应该认真思考了。不管怎样,我们要对西巴尔干一些国家说,你们有一个可信赖的欧洲前景。对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来说,我们承诺会开始认真讨论协商这个议题——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否则的话,我们会失去这些国家的新任,这对我们的外交是很不利的。

另外,欧盟的三个主要大国——英法德,在伊朗核危机方面要承担更多繁重的任务。在此,我要赞扬一下法国所作的工作,但这三国还是要联手,避免伊朗核危机进一步升级,同时也要让伊朗认识到,遵守原来的协定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

我们要同时在两个政治议题上继续发挥作用,外交部长正在和叙利亚方面谈判,我们非常专注于在联合国的框架内达成一项协议,在整个过程中当然少不了俄罗斯,也少不了土耳其。这就是为何我们的外交官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面谈,我个人也和普京和埃尔多安有过会面。所以我们要和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彼得森保持对话畅通。

第二点,由于我们缺席了空袭利比亚的临时安全委员会,目前在非洲各国的声望反而很高。在柏林,联合国特使萨拉梅(Salamé)及其重要的相关官员,正和我们的外交部门和总理代表举行高级别会谈,以引导利比亚这场代理人战争的局面,避免局势的进一步升级——就如同我们是如何解决叙利亚内战那样。现在的利比亚南部,尤其是萨赫勒地区,恐怖主义活动目前相当猖獗,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出,这个地方的治安对我们的安全是很重要的。

这就是为何法德两国的首脑在比亚里茨(Biarritz)的G7峰会会面是如此重要和正确,而且在会上我们决定发起一个由G5组成的萨赫勒安全委员会,我们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并且拿到联合国的授权任务。

所以这就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无法单纯依靠自身能力完成如此多的任务,但我们可以在当地培训更多武装力量和进行武器升级。我们在马里已经在这么做了,以后还可以加以扩大。我们还必须正视一个长期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我们在他国进行军事培训和执行任务,那么培训对象的军事装备从哪里来呢?最近召开的非洲国家联盟会议给了我们一个警示。

2019年10月24日,俄罗斯索契,首届俄罗斯与非洲国家峰会持续举行,俄罗斯总统普京外交团队会晤各国政要。(@视觉中国)

非盟的首脑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索契召开了一个会议。在会上双方达成了一揽子军事协定,虽然军事问题并非会议的主要议题。

这些非洲国家在购买武器的时候,可以选择的客户很多,能挑到物美价廉的。所以我们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非洲国家向俄罗斯购买武器,这符合我们的根本利益吗?我们能眼睁睁看着非洲国家拿着俄罗斯、中国和沙特提供的武器吗?

不能!所以我们要提升在非洲的战略地位和安全防务水平,不能拒绝向他们卖武器。至少我个人秉承这样一种信念。

所以说,我们的军事收缩策略有些疑虑,我们在那些饱受恐怖主义困扰的地区的信任度不够,虽然我们可以展示自己的反恐力量,但接下来的问题是谁给当地提供武器呢?这一点大家要好好想一想。

毫无疑问,我们在5G建设上需要设立高标准,而且由我们来定义这个标准,同时和欧盟其他国家合作。打个比方,就好比我们欧洲有统一的药品监管标准一样,有一个程序化的药品审批机构。同样地,联邦信息办公室(BSI)也要制定一套国内范围内的5G标准。

但是,如果欧盟每个国家都按照自己的情况制定本国的数字化工程,而没有形成统一的市场,我们是走不远的。所以我们需要修法,在目前通行的《电信法》基础上做进一步的修订,修改“信息技术安全条例”,在议会上充分讨论5G高标准的重要性。

而且我们就此还要和法国合作,寻求更广阔意义上的欧洲统一5G标准。

当然了,一个经济上强有力的欧洲才是真正强大的欧洲,而整个欧洲的经济非常有赖于德国经济的繁荣程度的提升,这个星期,我们已经就经济问题开会讨论过多次了。

女士们,先生们,在过去的20个月里,我们德国的经济状况有了长足的发展,在此我们可以略做一个经济中期审核报告。

2018年底出台的《熟练劳工移民法》(Fachkräfteeinwanderungsgesetz)

首先,受限于整个世界经济大环境的不景气,我们的经济增长率有些下滑,但是好的方面是国内的内需非常强劲。很多领域我之前说过多次了,现在我不妨再重复一遍:

儿童福利、津贴,全民法定医保,减少孤儿数量,提高最低工资法定标准,增加养老金,增加母亲产假长度等等,这一系列工作都尚未完成。比如说我们连在最基本的养老金问题上都没有达成共识,此外还有最低工资的增加幅度。

另外, 我们需要提升和优化岗位培训系统,尤其是女工,逐步减少学费,并且增加相应的培训津贴。

回顾联邦走过的70多年的历史,我们没有犯什么严重错误,并且在东西德统一之前就取得了很多令人瞩目的成就。在现有基础上我们还要对目前德国经济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对待有技术水平的合法劳工移民。下个月我们将继续在联邦总理办公室讨论《熟练劳工移民法》。在内部安全问题上我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有效管控和组织了移民,为移民的融入也做了很多工作。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现在的形势相当不错。财政预算处在历史最高水平。

所以在今天,我特别指出两点,这和我们德国的经济繁荣息息相关,非常关键。

第一,我们如何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我们的经济转型的方向是什么?德国联邦政府已经出台了一揽子有雄心的计划。具体到房价的首付利率是高了还是低了,通勤税的实施法则等等,无疑国会议员们的大部分通盘考虑和政策实施框架都是正确的,在联邦参议院我们还将继续讨论这些问题,我建议大家都尽快拿出可行的解决方案,因为时间不等人。

我们要在2020年开始实施新的CO2排放预算,必须要照此执行,因为一旦超标了,我们就要面临欧盟的罚款,还要重新获得各种排放执照,所以我们必须年复一年遵守新的排放标准,而非只是一时。联邦参议院会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所以说,逐步减少并且完全取代煤炭火力能源已经提上日程,在未来煤炭不会再当成能源储备,我们也将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德国的总人口占到了全世界的1%,但却贡献了全球2%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有先进的可替代能源技术,要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给全球各国做出表率。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我们有信心一个一个克服。接下来我们将去掉核能发电,再去掉火煤发电,我们会把天然气作为一个过渡性的能源。但是我发现欧洲投资银行已经暂停了天然气过渡能源计划,这是不对的。当然我们的再生能源发展之路肯定很坎坷,需要全体凝聚共识。

对长期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来说,可能对风力发电比较陌生。对此,在座的各位可能有不少分歧,而且前一段时间农民们上街游行了。

这是个危险的征兆,当然这个负面现象并非德国所独有,但在我们国家很突出,那就是城乡之间的能源用量、方式的差异问题。城市里的人都在关心房价,觉得房价过高买不起房子,而农村人在为风力能源问题发愁,他们想把风力发电的风车高度从150米提高到220米,我们暂时不会实施这个计划。

所以周一(12月2日),我将和农民代表们会面。当然,我会当面告诉他们必须要适应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之前出于环保的需要,我们出台了《施肥条例》(Düngeverordnung),到2023年完全实施,那我应该怎么对他们说?农民兄弟们,还有三年,就要用新化肥了?这么说不太好,有点对不起那些辛苦劳作的农民。他们起得早,睡得晚,当你在夏夜微风中喝啤酒的时候,他们还在田间施肥灌溉。

当我们发出“我们要吃自己种出来的粮食”这个口号的时候,这不是在开玩笑,我们必须要保证德国的粮食安全和供应,让农业产业化强大起来,这是我对农民们的承诺。

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地区的乡村风力发电(@明镜周刊)

除了风能之外,我们还要进一步发展太阳能和潮汐能源。按照现在德国联邦的通行规则,风力发电的风车间距要达到至少1000米,但这个规定有些教条,比如对于勃兰登堡州就不太适合。就此,我们还会和联邦经济部长商讨,比如能否以7户或者30户人家作为试点。

有关经济的另一个话题是汽车产业。昨天我们已经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奥迪公司在进行较大规模的裁员。汽车能源在发展,整个汽车行业也在面临挑战。当年德皇威廉二世看到第一辆车造出来的时候,也下过判断,说马车迟早还会回来的。他当然错了。而且我们也许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新能源汽车的规定尚在商讨中,这可能需要几年的十年才能变成法律条文。在未来,德国将大规模推行汽车充电桩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不仅仅是因为汽车产业本身所要求,而且是整个技术革新带来的必然结果,在充电桩初具规模后,我们会敦促国民购买新能源汽车,这需要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一起和百姓们达成互信。

提到新技术革新,就不能不提通信技术革命。我们前几天举行了一个闭门会议,讨论了5G建设问题。在德国的很多乡村地带,手机信号依然很差,所以我们未来的目标是全德国实现5G信号覆盖。

我们走在德国工业4.0的路上,将继续推动人工智能和德国的全方位数字化革命,在某些原材料的研发方面也要更进一步,比如玻璃纤维。

女士们,先生们,尽管我们国家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好,尽管我们在降低失业率,促进就业方面取得了很多进步,但社会上的一些阴暗面还是让我感到很不安。10月初,在哈勒发生了针对犹太人的袭击案;6月份,基民盟同僚沃尔特·吕贝克在家中被新纳粹分子暗杀,我们不仅要问:这个社会怎么了?70多年来,我们德国一直在秉承联合国人权价值理念,人类的尊严不容践踏。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保障言论自由。我们的国家有言论自由,对那些持续抱怨不能表达自己观点的人,我只能简单地对他们说:说出自己意见的人,必须能够适应反对意见。让所有人都无条件同意你的意见,这样的言论自由是没有的。

言论自由不是免费得来的!并非每个人发出的声音都是理性的,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它止于挑唆和攻讦,止于散播仇恨。当他人的尊严受到损害的时候,言论自由的界限就自动显现出来了。我呼吁在座的诸位要牢记这一点,否则我们这个社会将会变得面目全非。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确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在立法工作上还有繁重的任务,我时刻准备着,谢谢大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