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持续疲软、特朗普再挥关税大棒 美经济前途忐忑

原标题:制造业持续疲软、特朗普再挥关税大棒 美经济前途忐忑

特朗普政府这一系列动作令国际贸易局势的不确定性大幅增加。邵宇对记者表示,国际贸易摩擦已经令美国制造业承压。“美国制造业疲软主要源于投资者对全球化的方向、国际贸易摩擦的走向是否会导致经济脱钩等不确定性因素的担忧。这些不确定性阻碍了美国企业的投资。”

11月美股屡创新高,投资者对2020年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有所缓解。然而,12月的第一个交易日,美股未能迎来“开门红”。疲软的美国制造业数据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相关言论令美国经济前景再度蒙阴,三大股指在2日全线收跌,其中道指跌超265点。

多位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联储三次降息、国际贸易局势有所缓和令美股在11月走强。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也一定程度上延缓了美国经济下行的速度。然而,短暂的企稳难以阻挡美国经济下行的大趋势。美国制造业疲软已经持续将近一年,GDP也出现拐点的迹象,投资者对基本面的信心依旧不足。分析认为,未来国际贸易局势变化以及美国大选的选情将决定美国经济的走势。

美国制造业萎靡不振

美国东部时间12月2日周一,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最新制造业数据。数据显示,11月ISM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8.1,低于市场预期的49.4和10月的48.3,逼近9月创下的10年来最低水平47.8。目前该指数已经连续第四个月低于50荣枯线,意味着制造业活动继续处于萎缩区间。

从分项指标来看,几乎所有关键的11月ISM指数都低于荣枯线。制造业新订单指数为47.2,环比下降1.9个百分点;就业指数为46.6,环比下降1.1个百分点;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7.9,环比下降2.5个百分点;库存指数为45.5,环比下降3.4个百分点。

自去年8月创14年新高以后,ISM制造业PMI作为衡量美国经济的领先指标,一直呈下行的趋势。尽管今年10月有所回暖,但是整体表现依旧疲软。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制造业PMI在10月上升、11月下降说明美联储连续三次降息对美国经济有托底作用。

尽管制造业仅占美国GDP的五分之一,但是制造业PMI被认为是其他经济领域的可靠风向标。不过,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美国经济以消费和服务业为主,因此制造业疲软的影响有限。

在制造业数据公布之后,特朗普再次对美联储“开火”。特朗普表示,强势美元抑制了美国制造业的增长,背后的“罪魁祸首”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自他上任以后,他采取的错误的利率政策和量化紧缩,使美元不断走强。他再次呼吁美联储降息,并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以保持美国在全球的竞争力。

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Ian Shepherdson表示,制造业“陷入了温和的衰退,短期内几乎不可能真正复苏”。“这将拖累未来几个月的就业增长和资本支出,我们不排除美联储在明年1月将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

本周五,美国劳工部将公布11月非农报告,届时就业市场的表现将备受关注。吴照银对记者表示,制造业萎缩将影响就业市场的表现。“如果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美股或再出现一轮大跌。”

美经济前景扑朔迷离

与制造业指数不同,此前,受多方利好影响,美股在11月屡创新高。整个11月美国三大股指累计涨幅均超过3%,创今年6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不过,分析师认为11月美股走高主要源于美联储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邵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美联储罕见地在经济衰退前降息,股市对此反应强烈,三大股指因此纷纷走高。邵宇还表示,因为流动性宽松、实体经济机会不多,所以投资者选择把资金放入美股市场。

吴照银向记者表示,美股11月表现亮眼主要源于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延缓了经济下滑的速度。“美国经济短期企稳由美联储政策刺激,长期还是下行的趋势。”

吴照银预计,美国经济大概率在明年一季度末进入衰退。“目前领先指标已经表现疲软,同步指标GDP也有拐头的迹象,滞后指标失业率和就业数据或将很快出现下滑。”

除了美联储政策刺激以外,11月美股走势强劲的另一个原因是国际贸易局势有所缓和。然而,12月才刚刚开始,国际贸易局势又现急变。据新华社报道,特朗普2日表示,美国将立即“恢复”对从巴西和阿根廷进口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

特朗普称,“巴西和阿根廷一直在操作本国货币的大规模贬值。这对我们的农民没有好处。因此,立即生效,我将恢复对这些国家运往美国的钢铝产品的关税。”

此外,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日表示,法国的数字服务税(DST)歧视美国公司,与现行的国际税收政策原则不一致。作为对法国数字税的回应,美国将对24亿美元法国商品加征关税,并将就数字税对意大利、土耳其和奥地利进行调查。

对此,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表示,美国对法国商品发起的最新关税威胁是“不可接受的”,“如果美国实施新的制裁,欧盟将准备反击。”

特朗普政府这一系列动作令国际贸易局势的不确定性大幅增加。邵宇对记者表示,国际贸易摩擦已经令美国制造业承压。“美国制造业疲软主要源于投资者对全球化的方向、国际贸易摩擦的走向是否会导致经济脱钩等不确定性因素的担忧。这些不确定性阻碍了美国企业的投资。”

邵宇向记者强调,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前景将取决于全球化是否会因为当前的冲突和摩擦而发生根本改变。如果发生改变,那么将对全球及美国经济产生一系列影响。“短期内各国能否达成建设性的方案值得关注。”

投资者还需警惕“选举周期”。2020年美国将举行大选。邵宇认为,为了刺激经济增长,预计特朗普将持续对美联储施压,继续呼吁低利率。

吴照银也认为,大选年经济将受美国国内选情影响,特朗普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去刺激经济。“如果经济下滑过快,将不利于特朗普竞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