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银幕第一吻”到底是哪部电影?并不是《庐山恋》

原标题:“新中国银幕第一吻”到底是哪部电影?并不是《庐山恋》

吻戏,曾经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一个名词,可惜现在也已经沦为一般性的影视用语了。如今不管是哪部电影电视剧,吻戏几乎成为标配,再也没有当年那种让人看了之后热血沸腾不好意思看又偷摸想看的感觉了。

在笔者观看电视和电影的历史上,真正让笔者有瞬间血液集中头部感觉的只有两个作品,一个是九十年代初的一部电视剧《破烂王》,这部张良导演的农村戏里面居然有接吻的镜头,让青春期的笔者面红耳赤想看又怕被别人误会思想不纯洁,唉,好难啊。

不得不说还有一部电影的吻戏让笔者大开眼界,这就是1937年出品的电影《马路天使》,当然,笔者看到这部电影时已经是九十年代了。这部赵丹、周璇主演的电影被称为我国电影史上第一部带吻戏的作品,片中四位主演之间有两次接吻的镜头,另一对主演老王和小云也有吻戏,据说老王还是个爱吃大蒜的人,为了拍吻戏戒了好几天的嗜好,不过拍的时候还是在嘴上贴了胶布。

笔者当时看到赵丹和周璇接吻的镜头时,心里其实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而是在想“想不到赵丹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而且吻的还是女神周璇,当时周璇才16岁啊,那个让人羡慕嫉妒恨呢。

不过《马路天使》是否是中国第一部吻戏也有争议,因为同一年稍早上映的电影《十字街头》里也有吻戏,不过那个接吻的桥段是在白杨的梦境里发生的,所以算是存在一定争议吧。咳咳,这部电影的主角也是赵丹。

建国后,赵丹在1959年拍摄的电影《聂耳》中给自己加了一场吻戏,结果毫无悬念被删掉了。当时的影视界吻戏还是一个禁区,在一部1957年拍摄的喜剧片《寻爱记》里曾有一个“吻戏”,不过是反面角色采用“借位”完成的,说是吻戏也比较牵强。

好啦,言归正传,就说一说“新中国银幕第一吻”到底是哪部电影。

一、《庐山恋》名噪一时的吻戏

现在一说起“新中国银幕第一吻”来,大部分想到的就是《庐山恋》,也不知道是谁给它冠的这个第一,不过必须承认的一件事是,《庐山恋》名气大,拍得好,演员漂亮,风景美丽,因此,它的影响力就大,也就更容易被记住,更容易被冠以“新中国银幕第一吻”的荣誉。

据张瑜回忆,当年拍这段吻戏的时候,导演并没有告诉郭凯敏有吻戏,但是张瑜知道。在拍摄前还清了场,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张瑜鼓足勇气冲过去照着郭凯敏的脸颊轻轻一啄,完成了这个珍贵的镜头。而郭凯敏当时就傻了,愣在原地。

据说当时有混进来的记者要抢拍这个镜头,结果被现场的灯光师拿起遮阳板挡住了,这才保证了《庐山恋》上映时的一个巨大噱头。

事实上,《庐山恋》这个吻戏镜头还是有问题的,因为它确实只是一个简单的吻戏,并不是接吻。

虽然《庐山恋》确实是部好电影,郭凯敏很帅气,张瑜也确实迷人,很多媒体也都认为这部电影是“新中国银幕第一吻”,但我们还是要实事求是,这个“新中国银幕第一吻”并不属于《庐山恋》。

二、《生活的颤音》才是“新中国银幕第一吻”

比《庐山恋》早一年,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部反映时代特色的电影《生活的颤音》,这部电影是两位导演滕文骥和吴天明的处女作。吴天明大家应该都知道,代表作很多《老井》《人生》《变脸》等。滕文骥不光自己很有名气,还有一个儿子也很厉害,滕华涛。

《生活的颤音》的剧情简单说,就是一对相爱的青年排除万难走到一起的故事,和《庐山恋》一样,该片两位主演也是帅哥美女搭配,虽然史钟麒和冷眉现在很少看到,八十年代初他们还是演了一些电影的。

该片演员中名气最大的是项堃,他就是《南征北战》里的张军长和《烈火中永生》的徐鹏飞,不过本片中他出演的正面角色,女主角的父亲。项堃的儿子项智力在片中出演反派男主,家传的手艺,没办法。

该片中有一幕吻戏,男主和女主在房间中互诉衷肠情到深处情不自禁,注意,他们是真正的接吻。只是也是很短暂的一瞬,女主角父母随即推门进来给搅和了。

也是实事求是的讲,《生活的颤音》这部电影毛病不少,画面、节奏、结构存在一些硬伤,比较好的亮点就是贯穿全片的音乐《一月的哀思》。

这部电影拍摄于1979年,敢于在影片中加入接吻镜头也是需要勇气的,因为就在同一年的《大众电影》封底上刊登了一张电影接吻剧照,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有读者写信到编辑部痛斥,据说最后收到的来信有一万多封。《大众电影》事后统计,支持他们的居然占据了半数以上。

《生活的颤音》在上映时也引起轰动,一些地方的影院人满为患,当地不得不动用消防官兵去维持秩序。

吴天明导演曾经回忆说,当时《生活的颤音》拍完拿回厂子里审批,一些老专家看到吻戏时气愤地闭上了眼睛。

老实说,那是1979年啊,别说老专家了,就算是笔者本人,恐怕也会第一时间捂住眼睛。

然后透过指缝偷偷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