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这两人“杀猪”付出代价

原标题:永定这两人“杀猪”付出代价

记者追踪

记者追踪

民间有句俗语叫做:读书不如卖书,学者不如杀猪。意思就是杀猪这个行业很赚钱,因为如果猪价贵,卖的猪肉也贵,猪价便宜,卖的虽便宜,但杀猪的工钱总是有的。家住新罗区东肖镇的村民张某煌和红坊镇的村民傅某华,从2018年8月开始从事屠宰行业,不但没赚到钱,还触犯了刑法,这是怎么回事呢?

◆◆

屠宰行业来钱快

◆◆

今年50多岁的张某煌、傅某华一直在家务农,日子虽然稳定,收入却不高。

傅某华

我们农村就是种点百香果

最早以前种烟 我们是农民

农村也赚不到钱啊

人家讲这杀猪好赚

来学一下 就来学一下

张某煌

杀猪他们说苦一点

可以赚到钱 那就开始杀猪了

两人听说屠宰、销售生猪利润高、来钱快,2018年8月,两人便租用永定区高陂镇某被关停猪场,作为生猪屠宰点。

张某煌

当时是我朋友给他租的

反正一年可能是1万块左右

他租下来 我们两个人差不多

就两个人合一个(屠宰)场

2018年12月,张某煌共收购10万多元的生猪,傅某华共收购13万多元生猪,各自将这些未经检验检疫的生猪直接运载到屠宰点,屠宰后自行出售给酒家或者他人。

张某煌

有订的时候才杀 没定的时候没有杀

是谁来定啊 他们去卖肉的

猪是我们自己买的

买了卖给卖给别人卖 对

杀下来就说他们要一半的

就帮他们分一半 就这样

像高陂圩 红坊圩 平常卖半头的

每天要一头就帮他杀一头 就这样

就这样,张某煌、傅某华的屠宰场很顺利地开起来了,生意不错。但他们没想到,好景并不长。

年4月23日凌晨,永定区农业农村局依法对他们的屠宰点进行了查处,现场查扣已屠宰的生猪6头、待宰生猪21头、屠宰刀具17把、钩子6个。

张某煌

总共买了二三十头给它杀完了

这批又买来 那天4月23日

永定农村农业局下去(查处)

(这次)买了12头才杀三头

别的都是无害化处理掉了

还要亏本 那总的亏了多少钱

那个时候猪便宜 可能2万多

还不到3万 这个是等于说私屠滥宰

屠宰点被查处,对傅某华来说也是损失惨重。

傅某华

亏死掉 为什么

猪刚开始杀被农村农业局查了

查到全部没收掉 20多头猪

两个人27头猪全部被没收去 包括工具

永定区农业农村局查处的理由是,他们非法从事生猪屠宰活动。他们对此感到很 惊讶

张某煌

猪自己不能私自宰杀的

就是不懂 不懂得

龙岩是知道不行 永定还是不懂得

反正是现在等于说是抓进来

才知道这个是犯罪

傅某华

我们不懂这个叫违法

现在教育以后 我们以后回去

我们认真对待了 不做这个行业了

不敢做 这是叫违法

我们真的不懂法律

6月27日,永定公安分局对张某煌、傅某华进行立案侦查,同日他们主动到公安局投案自首。6月30日被刑事拘留,8月5日被执行逮捕。10月8日永定区人民检察院对他们犯非法经营罪进行公诉。

永定区人民法院主审法官

许龙生

根据国务院《生猪屠宰管理条例》

生猪屠宰实行定点制度 也就是说

要设立屠宰点必须要经过有关部门的

规划 审批 颁发证书和标志牌

屠宰的场地也要符合一定条件

比如有符合规定的屠宰设备和运载工具

符合环保要求的污染防治设施

有病害生猪及生猪产品无害化处理设施

取得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等等

同时要接受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的检疫和监督

之所作这样的规定

目的是为了促进生猪屠宰

销售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同时也是为了预防那些不符合安全标准的

生猪产品进入我们的餐桌

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

在法庭上,张某煌、傅某华两被告人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

10月31日,张某煌、傅某华两被告人主动向法院上缴违法所得各4000元。永定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煌、傅某华违反国家规定,私设生猪屠宰场,从事生猪屠宰、销售等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其中被告人张某煌经营数额101300多元,被告人傅某华经营数额1315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永定区人民法院主审法官

许龙生

考虑本案没有证据证明两被告人

屠宰的生猪是病死猪或者

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 有一部分生猪

以及生猪产品被执法部门现场查扣

未流人市场 同时 案发后两被告人

能够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

主动上缴违法所得 认罪悔罪态度较好

根据当地司法局对两被告人的

社区调查评估意见 两被告人

适合进行社区矫正

目前一些比较偏僻的乡村仍然存在私自屠宰的现象,希望今后引以为戒,否则就像张某煌、傅某华一样触犯了刑法,到时后悔不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