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老妈闹回老家住

原标题:【我和我的祖国】老妈闹回老家住

老妈闹回老家住

莫庆雅

网络图片)

那年元宵节中午,我们全家围着圆桌吃火锅,桌上有忻城的黑山羊肉,有北海的海鲜,也有肥嫩的蘑菇,还有香喷喷的融水香猪扣肉。开桌时,我首先给老妈敬酒,祝她元宵节快乐,健康长寿。接着儿孙们也一一给老妈敬酒,个个都送上深情的祝福。那浓浓的节味,那绵延千年的“孝文化”充满屋子,溢出门外,传向远方。

快吃饱时,老妈说:“吃饱饭后大家都坐等着,别散去,我有事和大家商量。”我说:“妈,有什么事您就边吃边说嘛,何必卖关子。”老妈说:“商量事情,边吃边说不慎重,还是等大家吃饱了再说吧。”见老妈说有事,家人都想早听为快,也就不再拖沓。不一会儿,大家都说吃饱了,要求老妈快说。老妈说:“其实也算不上是个事,我打算吃了元宵,明天你们就送我回老家住。”

听了老妈的话,大家都很惊愕,于是我说:“老妈,咱们一家老少居住在县城,过着时尚的生活,其乐融融,干吗要回老家住呀?我不同意您回去。”

老妈说:“儿呀,你不同意我回去,总得说出个理由呀。当初你动员我来县城,我不同意来,但你的理由大,我说不过你所以我来了,现在我有理由回去你得听我的。”

“妈,您有什么理由,说来听听。”我说。

老妈正视着我,胸有成竹地说:“那年你说,村里没电,煮饭烧柴火,我不能上山砍柴,怕我们没饭吃;村里没自来水,担心我挑不了水没水喝;那时我们家住的是泥瓦房,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怕我被雨淋;那时村里没有排污沟,遍地是狗屎、猪屎、牛屎,走进村里臭气熏天,怕我因此染病。

“为了消除你们的担忧,我搬来县城和你们过。如今,村里大变样了,搞了农网改造,家家用上‘自来电’煮饭,巷道全部水泥硬化,搞好了排污暗沟,一点臭气也没有了。家家户户又用上了自来水,哪样都不比县城差。特别是你回去建的楼房比我们住的这个套房强多了。另外,我们村的自来水是红棉泉水,县里的自来水更没法和我们村比了,你说是不是?”

妻子看着我,儿孙们都望着我,都不做任何表态,也许他们也和我有一样的想法,一样的心情,怕老妈离我们而去。

网络图片)

确实老妈讲的都是事实。特别是老家新建的楼房,又高又宽敞,更宜人居。提到老家的自来水更是独一无二了。经上级有关部门化验,红棉泉的水优质宜饮,县城一家茶吧开车二十公里运回红棉泉水泡茶,生意红红火火就是一个佐证。我从记事的那天起,见老爸老妈劳作口渴后就喝红棉泉水,所以我也跟着喝,一直喝到参加工作离开了家乡才没喝。

几年前,为了人民群众的吃水安全,镇党委、政府投入扶贫资金加上群众集资,共投入两百多万元,建了一个自来水厂,把红棉泉水引进千家万户。三个村委,一万二千多人喝上了清洁的红棉泉水。供水典礼那天,群众敲锣打鼓,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人们说,从此可以把水桶当柴烧了。有的说,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红棉泉才能造福于民。

那天晚上,村业余文艺队编演了一场晚会,为自来水厂正式供水庆贺,那热烈的场面很感人。虽然剧目的戏剧性不强,但能够充分表达群众对党和政府的感恩之情。回忆起这一幕幕,我不知道该和老妈说些什么。一直沉默着。老妈见我们默不作声,就又接着说:“你们不讲话,就是默认了,家乡的居住条件好,特别是水好,我一定回去居住,回那里养老。”

见妈妈讲的话句句在理,我只好说:“妈,您讲的都是事实,但您已经八十岁了,一个人住在老家,万一晚上有个什么闪失,我们放心不下呀。”

老妈说:“这个你用不着担心,来县城这几年你妈我学会使用电饭锅、电磁炉、热水器了,有水有电有米有肉,饿不了你妈。”她拍拍胸口,“托共产党的福,我身体硬朗着呐。另外我又学会使用手机了,有事我们可以沟通嘛。”

老妈身体好,思维清晰,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我只好苦笑着说道:“既然您主意已定,您回去后,每天睡前给我打一次电话,报平安。”

老妈对我一瞪眼,说:“应该是你打给我,问候我。”

我说:“好,好!我打给您,我还要常回家看看您!”

老妈站起来像大人摸小孩一样摸着我的头嘿嘿笑道:“这才是我的仔。”

我们全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计划之外

张雄新

那次进村,任务挺重。计划是利用半天时间,入户宣传雨露政策,统计季度收入,指导贫困户申请产业奖补。

可到达村委办公楼时,已经接近中午。我赶紧从贫困户档案盒里找出相关资料,做好入户前的准备工作。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站起来收拾资料,准备入户时,感觉楼下有些异样。我从窗口探出头去,不好了!山顶那边一大片乌云正笼罩而来。办公楼前的篮球场上,正晒着村民刚收割的稻谷。此时,晒了稻谷的村民正从四面八方赶来。可我定睛一看,赶来的都是清一色的“386199”部队——中年妇女、儿童和老人。

这怎么行!我来不及多想,飞奔下楼,抄起一把扫帚赶紧抢收稻谷。我顾不上哪块是哪家的,靠近哪一块,就先扫哪一块。我年轻力大,动作利索,一个顶俩,很快就扫完一块,接着扫第二块。村民也顾不上搭话,他们有的铲谷,有的装袋,有的绑绳,一片忙碌景象。

(网络图片)

尽管大雨很快要来,但午后的热浪还没消退,我很快就汗流浃背。扫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容不得歇息片刻,“见缝插针”,一会帮这户村民装袋,一会帮那户村民装车。看似简单的劳动,我却累得够呛。我用裸露的手臂直接拨谷进袋,皮肤被谷尖扎得生疼,一片通红,像过敏一样又红又痒。额头的汗水滴落在眼镜片上,根本无暇顾及。

身边的村民都像打仗一样,手脚不停地忙着,连照顾婴儿的妇女都把婴儿安置在一旁任其哭闹,六七岁的孩子已经像个小大人一样挥舞着扫帚,七八十岁高龄的老人佝偻着腰背铲谷绑袋。大家都很清楚,如果刚晾晒的稻谷被大雨淋了,很快就会发黑变质或长出芽来,会损失惨重。

天色越发黑暗,空气中已经嗅到雨水的气息,大雨随时可能倾盆而下。稻谷已经扫完,大家忙着装袋装车。我手脚并用,恨不得变出三头六臂来。刚开始,我可以一人扛上一包,扛了几包后就扛不动了,只能把单兵作战切换成“二人转”模式。尽管我已经累得差点直不起腰来,但令人欣慰的是,有的村民已经开始陆续将装上车的稻谷运回家去了。

雷声由远及近,已经有两三滴雨落到头上,我们来不及把篮球场上最后一户村民的稻谷运走。我正万分沮丧时,只见几个村民迅速拾来几块砖头垫好,摆上几根木条,经验丰富地将没运走的稻谷堆放起来,上边铺盖两层塑料薄膜。当一切刚收拾妥当,黄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地打在薄膜上,大家快速跑进村委办公室,胜利般地欢笑起来。

我累得差点喘不上气,只能斜靠在椅子上不说话,寻思着怎么完成当天的计划。这时,一个妇女给我倒了一杯水,轻声说:“年轻人,今天多亏了你。”然后我看到村民都对着我微笑。我不知道说什么,也对他们微笑着,感觉很开心,可能是村民的稻谷没被雨淋,也可能是觉得自己做对了一件事,尽管这件事在计划之外。

来源:来宾日报

【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和保持信息完整性,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刘京平 韦朗城 编辑:卢国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