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随笔 | 加油呀!书店

原标题:老板娘随笔 | 加油呀!书店

「加油!书店」是广西师大出版社连续举办了好几年的书店活动,换酒书店今年也参与了其中。

我觉得这四个字的含义非常好,因为书店必须得一直加油,自己给自己加油,互相给同仁加油,外界还要给予力量才能好好地走过一天又一天。

前阵子我有小半年都不在书店,总会有人在微博艾特我说好遗憾,去了书店没能见到我。看到的时候我总会想,如果我有分身术就好了,那每时每刻都能在书店迎接每一位朋友了。

可是不能,好在最近我又回来了,并且像是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总是战斗力满值,从早到晚。

//

刚回来的那天,有个小伙子扛了一堆书来店里,来之前和雪老师打过招呼了,说自己不要换酒,只想挑点我们的明信片带走。看他一张张挑选,唯独忘了我手绘的那张,于是找出来给他,顺带介绍——“这是我画的”。

他说:诶哟,原来这里还有个插画师呀!

我:嗨,随便画画。(假装谦虚)

他:你是哪里毕业的?南艺吗?

我:没有,我是交大毕业的。

他:是因为听了老板老板娘的故事所以跟过来的吗?

我:额,其实我就是老板娘诶。

他:诶,我以为上次来看到的那个女生是老板娘。还以为你是在这里打工的,那个女生看起来好成熟。

我:好成熟吗?几乎都是比我小很多的小朋友偶尔会帮忙看店呀。

他:但你看起来真的很小,那个女生就很成熟。

我:哦?那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他:反正披着个头发,和张老板一起站在柜台后面。

我:哇哦,居然还有我不在但老板在的时候有其他女店员呀。你上次来大概是什么时候呀?

他:应该是三月份左右吧。

我:三月份,那应该就是我吧!(迅速翻手机相册,掏出自己三月份披头发的照片)你看看是不是长这样?

他:还真不好说。但当时我觉得这个女生好严肃的,一点也不像你这么活泼。

我:可能在忙吧,也不是一直有空聊天的。

他:感觉就不像同一个人。

……

额,好吧。

//

还真是同样都是好端端的我,但却会给人留下完全不同的印象。前些日子,有个女孩子给我的微博评论,说刚刚路过书店,老板娘好凶,待了不到一分钟就走了。

于是我就在仔细思索我怎么就凶了,苦思冥想后觉得自己除了偷偷看了会why women kill外,应该都是正常的样子呀。

得不到答案的我,就在第二天问来店的熟客,摆出没有表情的面孔,一一问“这样会很严肃吗?”可能是大家都太熟了,都非常口径一致地说:“你不管怎样,都看起来一点也不严肃好吗?你没表情的时候,嘴角也是上扬的。

后来又看到那个给我评论的女生的补充说明了,她说“一进门抬头看我,就像看贼一样。”诶?我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眼神。那段时间南京的天气,关门太闷,开门刚好,也没在修路,终于迎来了能够开门接客的短暂日子。往日里一直大门紧闭,每个客人开门时铃铛叮咚响,非常适合我说句“你好”寒暄一句。但现在常常客人都在店里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来了客,这时人家逛得正欢,我打招呼也不是,有时默然,有时自顾自地忙。可能不巧,这就撞见了我一个不恰当的眼神。

哎,做人好难。

于是,现在我都百分百避免和陌生朋友的眼神接触,生怕人家觉得我凶,哭了。

//

某天有个外国大哥刚一进店,后面就跟着跑进来一个狂叫不止的狗一起进店。担心我以为会是他带来的狗,疯狂摇手跟我解释那并不是他的狗。

我立刻在店里搜罗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和外国大哥一起连哄带骗地把狗请出了书店,同时立刻关上了门。

店里放着古尔德弹的巴赫,这位大哥边逛边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津津有味。

他买了几本外文书和一张婉容的明信片,我问他知道这个人物是谁吗?他表示不清楚,只是觉得she is so beautiful。我向他介绍这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妻子,他点点头,但有可能其实他也不知道清朝是个什么朝。

他毫不吝惜地连连夸赞我们书店太棒了之后,准备离开了。我递上书店的名片,他说既然我给了他名片,于是在口袋里找到了一张自己的边角都起皱了的名片作为交换,说可以通过名片上的信息找到他。过几天他要去北京了。

后来我一搜,原来这是个大提琴演奏家呀,要去北京演奏来着。

怪不得听到书店里的音乐就精神为之一震般得想要翩跹起舞了。

//

想说回正题(这篇文章的开头和标题其实是十月底就写好了的,我生生拖到了十二月……嘤)。

「加油!书店」这个活动有给参与了的书店招募到了两位体验店员。于是在十月末尾的那个周末,两位小店员分别待了一个周六和周日。

那时南京已经开始有点降温了,靠天吃饭的实体书店正在经历路上行人势必正在减少的现状,所以书店大抵是不太忙的。

第一天来的是个很可爱的大学生,和这个小姑娘每说一句话两个人都要以笑得停不下来收场,她好像就自带让人开心的感染力。

她在的那一天,我们一直都在忙活。当我在库房收拾的时候,她在前线当负责而称职的收银员。后来我们都空下来,就一起给书签打孔、穿绳、套袋子;给纸袋贴上换酒的logo;给新到的书贴上折扣……

琐琐碎碎的小事做完,就已经是一天时光了。

那天书店还做了个小活动,买两本书就送活动周边。而平时周末定会有人买两本书的那天,偏偏没人买一本书以上。于是小姑娘跑去买了很多书,自己给自己结账,给换酒的营收创业绩。

本来规定是体验店员待八个小时就好,她却一直待到了最后下班,和我一起去地铁站。她的车进站的时候,赶忙把早上趴在桌子上偷偷写的不准我看的明信片塞到我手上,然后立刻蹦到了车上。

就真的很可爱诶。

第二天迎来的体验店员是个刚刚开始工作的职场新人。

由于前一天事儿都做完了,我和这位职场新人的书店一日就变成了聊天局。

让我颇感熟悉的是,再鲜嫩的职场新人,在职场里摸爬滚打两个多月,就足以成为实打实的咸鱼。

前一天的小姑娘全天在书店见缝插针式的拍照、拍视频,因为要完成体验店员的作业。而今天的小姑娘我提醒她要不要拍点什么做素材呀,她表示这个作业嘛,其实也没有那么严格啦。

好的,继续聊天养生局,想到了以前上班摸鱼的时光。

防止领导发现,兔子贴纸加持

常年一个人看店没有同事的我,在这样的一个周末,有了一种很奇特很饱满的感受。

//

双十一那天,是换酒书店办「一块找对象」小活动的第一天。有个男孩子填完蓉比特「爱的小豆本」后感慨说:“开书店一定很不容易吧,平时看你们在网络上还挺活跃的。

我说:“对,尽可能保持每天更新,好提醒大家书店还在呢,快来看我呀。

好。

那就,快来书店找我玩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