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如果明年华为仍健康发展,那就真正度过了生存危机

原标题:任正非:如果明年华为仍健康发展,那就真正度过了生存危机

11月13日,华为公共及政府事务部在内部论坛上传了一则纪录片。这则名为《华为是谁》的纪录短片由BBCStoryWorks团队拍摄,讲述了华为早期白手起家的故事。视频播放量超过45万,员工们的热烈评论中洋溢着自豪情绪。从一个无名之辈到全球电信巨头,华为开始有意识地回忆艰辛过去,向外界呈现少为人知的起家之路。

不是随便一家公司都有资格拍摄创业纪录片。至少要在功成名就的某个节点,这样做才不会显得突兀。华为的成功被归因于改革开放大环境的形成、自身的不懈努力以及不同时期商业策略的明智。经历了创业初期的生死挣扎,待到逐步壮大,华为看上去也有了讲述自己的底气。

华为原本并不是一家高调的公司。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它的创始人很少公开露面,业务模式也不甚清晰。直至被卷入贸易摩擦的漩涡,华为才以一种孤胆英雄的形象,一夜之间获得了数不胜数的赞誉。

在公关团队披露纪录片前的一个月,华为还公布了任正非接受美联社采访的一份纪要。他对外国记者表示,美国今年5月实施的“实体清单”并未打击到华为的发展战略。相反,华为通过汇聚力量做主力产品,只会做得更好,而不是更差。

据随后发布的经营业绩显示,今年前9月华为的销售额为6108亿元,同比增长24%;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达到1.85亿部,同比增长26%。尽管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增长停滞,但华为市场份额却继续扩大,其中9月份市场占比达到34%。任正非估计,今年全年华为将销售2.4亿-2.5亿部智能手机,超过去年的2.06亿部。

而在纪录片发布的前一周,任正非又接受了一次德国媒体的采访。“今年之所以增长,是因为所有员工都感到了生存危机,‘努力划船’把收入和利润都划多了。”任正非说。当谈到华为眼前的处境,他表示,华为的发展与指数曲线一样,虽然上升中有波折,但总体上是在健康发展。

业绩看好之下,华为在10月份向几乎所有员工(业绩评估不佳者除外)发放了双薪。更为慷慨的是,据华为向FT中文网证实,在降低对海外组件供应商依赖的过程中,一个表现突出的团队被授予20亿元奖金。据称,最多两万人将分享这笔高额奖金。

过去两个月,华为把塑造形象的努力投向了国外媒体。任正非坐在各路镜头面前,一遍遍地阐释着“华为是谁”,以及华为打算往哪里去。他并不介意问题的尖锐,甚至鼓励提问者这样做。自今年四五月份在国内舆论场上达到巅峰之后,华为似乎更倾向于向国际舆论作自我剖析——但恰恰是一则并不起眼的前员工被羁押251天事件,给华为遭致一场少有的国内公关危机。

据公开案情显示,在华为工作12年的逆变器部门员工李洪元,于2018年3月获得原部门主管通过私人账户转账的约30万元离职补偿,但今年1月份其却因涉嫌敲诈勒索等被批捕。最终,今年8月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因证据不足等未予起诉,李洪元被羁押251天后重获自由。

在舆论发酵数天之后,华为在姗姗来迟的回应中表示,华为有权利和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同时,也支持李洪元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在这份简短的声明中,华为没有就事件本身作出更多说明。

12月2日,据为被羁押人李洪元提供辩护的律所团队表示,从司法裁判的最终结果看,其当事人是法定无罪的。但这份声明也小心谨慎地表示,并不认为华为有主观上的故意,此事件是员工管理过程中的漏洞所致。在这样的前提下,应该“给民族企业一个腾飞的空间和环境。”

这是一种微妙的表述,代表了同样微妙的舆论氛围。半年之前,华为还是被顶礼膜拜,现在却陷入了相当分化的评价之中。在知乎一个“如何看待华为后续回应”的问题上,目前已经有超过一万个回答。结果是,华为一边带着自主高新技术的光环,一边被众多质疑性的声音所淹没。

其实在李洪元事件前的两个月内,华为已有数起涉及员工离职的负面舆情。其中,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甚广的一是“胡玲事件”,即华为HR员工胡玲实名控诉部分HR管理人员及质疑相关政策,此举在华为内部都引发态度迥异的热议;二是一名怀孕女员工因“被公司误导而主动离职”,结果愤而提起劳动仲裁。尽管任正非的态度是此类事件应当内部解决,不要扩散到外界,但以华为如今的体量和地位,要完全保持冷处理并不十分容易。

在华为面前以“小草”自喻的议论,受到很多人的认同。在向国外媒体努力解释业务上的疑惑同时,这家巨头却出乎意料地在企业文化层面受到挑战,而以往这些正是被交口称赞和观摩学习的方面。于是,当12月1日孟晚舟在温哥华发布公开信,并在信中感慨过去一年的“煎熬和挣扎”时,舆论的部分反弹自然难以避免。

同样是在这段时期,内外部因素的交织,也使得华为仍处在解决“生存危机”的过程中。

11月18日,美国商务部表示,将把允许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口商品的许可延长90天。这意味着华为可与合作伙伴进行有限交易的期限,延长到了2020年2月16日。在今年5月遭遇事实上的禁运之后,华为得到一次松口气的机会。

任正非承认,由于不再搭载谷歌部分功能,华为手机会受到一定影响。但他也认为,明年以后的产量将不会低于2019年的水平。而华为董事徐文伟在11月初更是直言,在缺乏美国供应的情况下,华为也可以保持业务的稳健和增长。

华为正在向全球其他地区“投去热切视线”。数据显示,目前华为在全球签署了超过60份的5G商用化合同,其中约一半来自欧洲企业。①除此之外,日本也成为一个重要选择。11月21日,华为董事长梁华在日本表示,预计今年从日本企业采购的零部件金额将比上年增加5成,达到1.1万亿日元。这个数字表明,日本或将取代美国,成为华为最大的零部件采购地。

在任正非的预判中,如果明年年底华为仍然健康发展,那就意味着真正度过了这场生存危机。这一幕正如上述纪录片中所描述的,华为的崛起,正有赖于一次次抓住机会并坚持下来。但显然,随着此次公关危机的爆发,在舆情汹涌动荡之际,华为所面对的并不仅是一场纯粹的生存考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