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闭、撤退、暴雷、裁员……潮水退去的2019年

原标题:倒闭、撤退、暴雷、裁员……潮水退去的2019年

以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钉子户 ,作者Bob

导读:我们怀念的过去的“好日子”其实是不正常的“资本泡沫”时代,现在才是回归理性的时代。但是没有迹象表明未来十年会更好,毕竟经济危机还没来。

作者:Bob

文章来源:互联网钉子户(BLALDFC)

互联网行业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当资本充裕,投资人有钱没地方花急着找项目的时候,互联网行业就会得到一轮轮ABCD轮的灌溉,长出一茬茬的庄稼,同时一起长出的还会有很多杂草。

当资本不足时,资本舍不得漫灌了,就只能先紧着优质资源精准灌溉,遇到缺水,连庄稼都得旱死或提前收割,就别提杂草了。

每年都会倒下或濒临倒下一批互联网公司,2019年也不例外。今年,红极一时的播放器巨头暴风影音人去楼空,直播平台熊猫TV倒闭让国民老公王思聪成了“失信人”,乐视网欠下一屁股债,国际电商巨头亚马逊中国大撤退,共享单车变废铁,P2P金融全面清退,互联网VC投融资断崖式下跌、币圈一地鸡毛……

活下去的大公司也不容易,纷纷陷入裁员潮,京东不要三种人,滴滴裁员15%,ofo裁员50%;科大讯飞裁员30%,腾讯裁员10%,华为停止社招,网易裁出了暴力裁员事件……

在这个缺水的年月,考验生存能力的时候到了。

暴风影音人去楼空

央视探访暴风影音公司人去楼空

暴风影音,多少人当年用它看小片,后来票狂涨了一波,最近再次看到其消息,它上了央视,内容是“暴风影音办公地点人去楼空”。

此时暴风影音软件应用已无法打开,官方网站无法访问,客服也无人接听,董事长冯鑫因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捕,高管纷纷离职,员工找不到影子。

再看暴风集团的股价,股票依然没有退市,只是价格从最高点的327.01元降到了如今的3.45元,总市值从巅峰时期的408亿跌到现在的11亿。

暴风集团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60.04万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为-6.49亿元。

暴风影音能火起来,离不开当时的网络环境。在2010年乃至更早的2005年之前,宽带网络还没有充分普及,各大视频网站视频模糊、观看卡顿、版权资源少的可怜,广大网民观看视频主要通过两个步骤:先找资源下载,再通过一个专门的播放器播放。

暴风影音就是在这个时候迅速火起来的,至于手段嘛?那个时候火起来的软件十有八九离不开捆绑安装和流氓弹出,但不管怎么说暴风影音的用户体验是过得去的,至少能支持各种不同格式的视频文件,这在当时已经很难得了。

进入网络追剧时代后,暴风影音以播放器直接播放的形式,引入了大量连续剧,用户不用打开网页,就可以看到暴风影音上的视频内容,方便了一些用户。但相比彼时优酷、爱奇艺在高网速环境下打开网页就能看,通过下载软件观看的形式明显多了一个门槛。

加之对流氓软件的管理,暴风影音通过捆绑安装再恶意弹出广告的形式饱受诟病,在新一轮视频竞争中只能屈居二线。

但终于还是在2015年3月,暴风影音上市了A股创业板,当时正值2015年股灾前夕资本最为疯狂的阶段,暴风影音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受到了资本的狂热追捧,上市40天36个涨停板,暴风影音迎来了其诞生以来最辉煌,确切的说最值钱的时刻。

好景不长,很快随着股灾降临,美联储加息引发的全球资本紧缺,暴风影音股价暴跌,几笔失败的收购,外加在上市之前就已经不具竞争力的经营模式,暴风影音终于倒下了。

熊猫TV让王思聪成了“老赖”

爱发微博的王思聪删除了所有微博内容

熊猫TV的倒下是可惜的,不是产品本身定位和发展问题,是钱没到位。

2015年前后,视频直播行业兴起,并很快成了新的互联网风口。“国民老公”王思聪正在网络上呼风唤雨,吸引着无数女性的艳羡眼球,熊猫TV就是在这一年闪亮登场,王思聪担任CEO。

说是闪亮登场一点也不为过,王思聪本人就爱打游戏,也爱看直播,喜欢女网红,经常和一些电竞或娱乐圈明星一起开黑,熊猫TV成功吸引了Angelababy、JJ林俊杰、韩国T-ara女子组合等明星入驻,很快就成为了对直播龙头斗鱼最被看好的挑战者。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王思聪说到底是一个搞投资的,经常打游戏或者和网红泡在一起,而熊猫TV是一家实实在在需要运营的大型互联网企业,让他做CEO他能做好吗。熊猫TV名气很响,但直播数据就是上不去。

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12月,斗鱼月活跃用户为3575万,虎牙的月活跃用户为3415万,熊猫的月活跃用户则只有722万。

熊猫TV的倒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缺钱,熊猫TV成立于2015年,那时王健林还是首富,投资人手里也有的是钱。随后美联储加息,国内控制资本外流,王健林的万达被迫变卖资产,资本市场陷入钱荒。

众所周知,做视频是要烧钱的,无论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还是斗鱼、虎牙、B站,都是长期亏损或刚刚盈利,这些视频或直播网站繁荣的表面,背后是有阿里、腾讯、百度等金主背书的。而熊猫TV,2017年5月之后再没融到过钱,这对于一个视频直播平台来讲是致命的。

乐视网成反面典型

贾跃亭债权人大会

10月13日,贾跃亭在美国开启了他的个人破产申请。这位乐视网的缔造者,如今已经和乐视没了什么关系。

乐视,曾经的创业板一哥,最高时市值接近1800亿,是A股创业板的龙头老大,2019被暂停上市,成了反面典型。

如果说压倒王思聪的熊猫TV是一根稻草,那么压倒乐视的就是一片草原,太多的不着边际的盲目投钱,用来吹起一个又一个泡泡,当资本大潮退去,一个接一个破裂。

2019年前三季度乐视又亏了100个亿,净资产-132.39亿元,进入“尽量确保员工工资社保的正常发放”阶段。

亚马逊中国大撤退

亚马逊中国份额

先来分享一组数字,截至今日亚马逊股票的总市值是约9000亿美金,阿里巴巴港股最新上市,市值约6000亿美金,腾讯约4500亿美金,虽说市值不能代表一切,但足以证明亚马逊其实力和体量。

但亚马逊在中国的发展始终不是那么亮眼,其主打的电商业务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不足1%,只能被列入“其他”行列。

2019年4月亚马逊爆出退出中国消息,7月关闭所有中国自营和第三方电商入口,目前亚马逊中国官网依然能够访问,但只能购买Kindle电子书,以及亚马逊海外购一些产品。

亚马逊在中国遭遇的失败,大多数人并不奇怪,因为大家确实用的不多,无论从货品种类、价格、物流、服务等哪方面比较,均无法对淘宝、京东、拼多多、苏宁等构成优势。

撤退的不只有亚马逊。6月,苏宁国际48亿收购家乐福中国80%的股权,家乐福中国成了苏宁“全场景零售”的一部分。

不久后的10月,物美斥资百亿收购麦德龙中国80%股权。国外零售巨头在中国纷纷遭遇滑铁卢。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里不必做过多解读,套用形容国际互联网公司败走中国时最常用的那句话再适合不过——本地化不够、在商业竞争中不够接地气。

共享单车变废铁

共享单车的坟墓

共享单车从问世那天起唱衰声就从没有断过。就连每天通勤都要骑上一段时间的上班族也大都对这种商业模式不看好。

事实也是如此,从行业诞生之初就不断有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公司不断倒下,到如今倒下的十有八九,剩下美团单车(收购摩拜)、ofo小黄车、哈罗单车(阿里投资)、青桔单车(滴滴旗下)目前路边较多。

经营状况当然是亏损居多,动不动就亏几十个亿。其中最惨的,被骂的最多的当属ofo小黄车了,至今还欠着超过16个亿的用户押金不能退,公司被退押金用户堵门不断搬家,最近还想出了用户想退199押金先消费1500的馊点子。

目前,ofo小黄车了创始人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单,和前面提到的王思聪一起被限制消费了。

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为108亿元,预计2019年达到143亿。2019年,共享单车领域活跃用户人均月度使用次数及使用时长增长显著,分别增长约43.6%与180%。共享单车在增速放缓的同时,依然具备一定市场潜力。

目前路边上的共享单车大都已不用缴纳押金,无需单独下载app,直接扫码就能骑。这同时意味着共享单车公司更高的经营成本,共享单车已然不是风口,但这一领域的厮杀依然血腥。

P2P网贷全面清退

黄奇帆痛批P2P网贷

近两年,P2P网贷暴雷的消息不绝于耳。这边老板潜逃了,那边为借贷献出了自己的裸照。2019年,湖南、山东、重庆等多地政府开始采取行动,全国范围内开启了对P2P平台的大规模清退工作。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18个地区公布了P2P清退名单。

数据显示,2019年停运了1200多家P2P网贷平台。截至10月末,全国纳入系统监管的在线运营网贷平台共有427家,比去年末减少60%,网贷平台借贷余额下降50%,出借人数下降了55%,高管跑路的超过千家。目前,这些老板正在被一一抓回,但集到的钱很难被全数追回,要么被挥霍一空,要么被亏损干净。

“清退”是2019 P2P网贷市场的核心关键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11月21日在创新经济论坛上痛批:存在这种公司真是见了鬼了!各地要清退P2P,我举双手赞成。他指出P2P的五大问题:一是企业没有资本金,向网民高息揽储;二是企业把钱以更高的利息放给网民;三是对在校学生、缺乏背景的对象放款;四是整个运行是借新债还老债的庞氏资金池;五是一旦出现问题要不就“趴倒”,要不就老板卷款跑路。

近日,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印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一些有实力信誉好的P2P网贷公司可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对此类公司资质提出了明确要求,拟转型网贷机构设立的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首期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且为股东自有资金,其余部分自公司成立之日起6个月内缴足。

币圈留下一地鸡毛

央行出手,打击虚拟货币交易

国家政策对区块链技术是支持的,可区块链不是“取款链”,区块链技术创新不等于炒作虚拟货币。

一些企业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终于,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后,币圈在2019年经历一轮空前的清理整顿。

央行和北上深等主要城市,对虚拟货币交易展开了“围剿行动”。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全国共关闭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6家,分7批技术处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203家;通过两家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支付账户将近万个;微信平台方面,关闭宣传营销小程序和公众号接近300个。

据统计,仅在 2019 年,全国就至少有超过 500 人因为涉嫌虚拟货币诈骗被公安机关逮捕,涉案金额超过了 226 亿人民币。国内173家虚拟货币交易及代币发行融资平台已全部无风险退出。对虚拟货币交易的打压并不意味着虚拟货币的末日,目前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经通过测试,未来,中国央行很可能将成为全球范围内首个发行数字货币并开展正式应用的中央银行。

VC投融资断崖式下跌

2019年,互联网行业融资额出现断崖式下跌,前三季度VC/PE融资额同比下降56%,VC/PE融资数量下降58%,寒意逼人。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5次发出寒冬警告,称“外部融资环境比较恶劣,融资难度无限加大,对于投错了且我们彻底失望的经纬系公司,不再把更多的新钱浪费”。

既是资本的寒冬又是泡沫的终结,3-4年前的互联网行业赚钱太容易,不管本身盈不盈利,找准风向不用做太多,整个PPT公司就能飞起来,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当资本退去只能是怎么飞上去的怎么掉下来。

这些倒下的公司大都有这一统一特征:盈利能力低和资金需求高,全靠一轮轮融资支撑,在资本寒冬下,这些公司将过起苦日子。

企业纷纷裁员过冬

互联网从业者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倒下去的不用说,活着的大公司也纷纷面临裁员潮。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京东曾被曝裁员8%而后公开宣称不要“三类人”,滴滴裁员15%,ofo裁员50%,科大讯飞裁员30%,腾讯裁员10%,华为停止社招,阿里裁员优酷团队,联通强制提前退休,美团(上海点评技术部)裁员50%,知乎裁员20%,36氪裁员30%,此外还有趣店、58到家、人人车、唯品会、锤子科技……

如此大规模的裁员潮,怎么会没有大的负面新闻爆出?

996工作制引发一轮又一轮争论、网易把加班5年加出绝症的员工赶出公司上了热搜、华为把前员工送进看守所关了251天、刘强东不加班不是我兄弟……层出不穷,好不热闹。

当你在房间发现一个蚊子的时候,那么房间里至少存在三个蚊子——来自人生感悟。

总结:世间再无低垂的果实

2019,互联网很惨,但不是只有互联网惨,地产行业一倒就是几百家,影视行业2019年1884家公司倒闭,迪丽热巴8个月拍不到戏,横店影视城开机率锐减45%,连群演都不愿意去了。

说到底是还是“差钱”,在资本寒冬下,过去躺在树下摘果子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为什么会“差钱”?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这就又回到鸡生蛋、蛋升鸡的往复循环。回到2015年不差钱的最后一年,到处都是资本泡沫,很多多出来的钱被投在了无法产生利润的项目上,资本是逐利的,没有好项目就自己杜撰风口,生态闭环、VR虚拟现实、共享经济、P2P、区块链一个个被资本捧上了天,能真正产生利润的没有几家,最终总是要有人要接盘的,砸了这么多风口,收不回利润,资金必然要趋紧,资金一趋紧天上飞的那些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最终还要回到企业的最终目标上来——赚钱,当资本泡沫退去,能赚钱养活自己并扩大再生产是一个企业活下去的最基本准则。靠钱砸出一个市场,或者只是砸出一个噱头等人接盘的可能性会越来越低

潮水来时,大家都在浪花上happy,潮水退去剩下一堆裸泳人士搁浅在岸边,大家都想要潮水一直都在别走,然而这是不切实际的。

站的更远一点看,我们怀念的过去的“好日子”其实是不正常的“资本泡沫”时代,现在才是回归理性的时代。但是没有迹象表明未来十年会更好,毕竟经济危机还没来。(本文作者Bob,来源于互联网钉子户,IT大佬已获得作者授权、经IT大佬编辑发布,文中观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IT大佬观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