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金王亲述 “也许我是在做梦,但欧巡我来了”

原标题:奖金王亲述 “也许我是在做梦,但欧巡我来了”

马威利克安特克利夫Maverick ANTCLIFF

2017年,24岁的马威利克独自一人远赴中国,他的职业生涯自中巡赛拉开帷幕。

经历了中巡赛39场比赛的他,在坚持的第三个赛季,三冠加冕。

欧巡,你好!

这一年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了。当我确认拿到欧巡赛会员资格时,真的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了,我太快乐了!我用了三年时间去到了欧巡赛,这让我有点意外。第一年决定来中国的时候,我万万没想到这里会改变我的人生。

和很多球员相比,我转职业很晚。现在打球的小孩,几乎都是18-20岁转为职业球员。我在美国奥古斯塔州立大学念完历史政治学后,直到2017年23岁才转职业。我妈妈跟我讲,让我无论如何要有一个学位,以防职业球员这条路不好走。如果不成为一个职业球员我可以选择去做各种工作,但我只想选择我喜欢做的事,即使这会牺牲了其他东西。

为什么不选择在美国打比赛?说真的,我在美国待腻了。我想去其他地方看看,这是作为球员的好处。转职业第一年我选择来到中国,和布莱顿·麦克弗森(Bryden Macpherson)住在一起,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那一年我都在不断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更成熟的球员,也一直在适应旅途劳顿。和他住在一起,学习到很多,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他。

2017年14场比赛我每一场都晋级了,其中11次前20,获得了中巡赛“最佳新锐”奖。对于一个职业新人来说,我对自己职业元年的表现满意。2018年,我的征战重心转到了亚巡赛,最好的成绩是并列第九,但那一年基本就是在犯错,可能前两轮成绩还不错到后两轮就一团糟。不过也有很多收获,至少学会了快速发现问题并迅速纠正。比如那时在打泰国公开赛,我状态很好但就是成绩不太好,想来想去觉得是短杆出了问题,然后立马换了教练去做一些调整,自此之后就有了很多改善。我的教练Grant是我一直敬仰的人,我和他有很多共同点。今年赛季开始前,我还找了心理教练,他们对我的帮助都非常大。

我是一个情绪比较平稳的人。在成为一个成熟球员的过程中,我也有低落、沮丧的时刻,打的不太好的时候,会在场上生闷气,但今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沉住气,即使有什么糟心的事我都尽量让它快点过去。今年有几站,我几乎都是压线晋级,虽然最后并不是前十,但结果也没太差。不论发生什么,一定要沉住气。

11岁的时候,我在练习场里遇到一个老者。他对我说,我需要选择一个目前无法企及的目标,然后一步步缩小范围去实现。我听了他的话,并在这之后一直这样做。我的父母和中国、韩国的很多父母一样,从小带着我四处打比赛,他们对我的付出一点都不少,有时候在比赛的时候看到其他球员的父母背包,我都会想起在澳大利亚的父母。很遗憾他们今天没有在这里,但是我相信,他们一定会为我开心的。

今天(12月1日)是我在中巡赛的最后一天。有很多想说的话,这一年在中国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感谢所有为巡回赛付出的人,是你们让我实现了梦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