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老报纸记录下北大博士后王永强的家境……

原标题:20年前,老报纸记录下北大博士后王永强的家境……

最近几天,“儿子深造出国20年杳无音讯,常州病危老母亲盼见儿子最后一面”的消息得到了全国媒体的广泛关注。王永强是家人省吃俭用供出的北大博士后,却在走上人生巅峰之后突然出国,一去不返二十年。如今母亲病危,想见他最后一面。很多热心网友为了帮助他的母亲郭巧娣老人完成临终前见儿子一面的心愿,提供了很多王永强的相关信息。

但终于联系上王永强之后,对于是否会和母亲相见的问题,他只答复了七个字:“清官难断家务事。”

王永强小舅舅郭学武的微信截图

77岁的郭巧娣因为病重,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几周的时间了,床边放着一个氧气瓶,不时地为她提供着氧气,因为严重的肾病,医生告诉郭巧娣的家人,她已经进入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但是郭巧娣却一直有一个心结,她希望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小儿子王永强最后一面,1999年,王永强从北京大学博士后毕业后出国,自此与家中再无联系,而母亲和他最后的通话,是因为家里困难不得已向他要钱," 无论怎么样,希望他能够和家里联系,也解开他妈妈的心结。"12月1日,王永强的舅舅郭学武对记者说。

01

父亲靠卖老鼠药供出北大博士后

王永强出生于1969年,老家在江苏常州新北区春江镇新华村,家中一共三个孩子,王永强是最小的,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王永强的舅舅郭学武 12 月 1 日告诉记者,自己比王永强大 12 岁,以前外甥家的条件不好,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住在自己家,和自己的关系也很好。

“他虽然话不太多,但是小时候其实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很爱看书,没事儿的时候就在我们家里找书看,学习成绩也很好,是一家人的骄傲,当时在我们镇子里提到王永强的,没有人不知道。” 郭学武说,“ 他 1987 年考上了苏州大学,然后在那里继续读了硕士,之后又考上了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到 1997 年,又考上了北京大学的博士后。”

王永强的父母和大哥现在仍然住在老家的房子里,房子是上个世纪 90 年代初盖起来的,已经非常简陋,因为三个人常年生病,没有劳动能力,一直靠吃低保过日子。

“以前外甥读书的时候,他爸爸就靠卖老鼠药赚钱,一天能赚个几块、十几块的,就给外甥做生活费和学费,外甥也很出息,经常能够拿到学校的奖学金,所以也能从一定程度上减少家里的负担。” 郭学武说。

02

出国前让家人不要告诉女友自己家境贫穷

郭学武告诉记者,在苏州读书的时候,外甥王永强每个寒暑假都会回家,因为总是住在郭学武家,所以王永强还会把一些学校发生的事情讲给郭学武听。“外甥告诉我说,学校的老师对他很好,知道他家里条件比较困难,看到他冬天衣服单薄,老师就把自己身上的羊毛衫脱掉送给外甥王永强。”

1999 年 3 月,已经在北大读博士后的王永强给家里打来电话,说自己准备和女友出国去日本学习交流,一年还可以赚到 18 万块钱。

对王永强的家人来说,出国两年是件大事,所以家里人让郭学武从老家赶去了北京,在王永强出国前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需要。

“我到了北京后他告诉我说,打算在日本赚钱一年,给家里买套房,让父母和哥哥姐姐享几天福,我当时听了这话还挺欣慰的,感觉外甥挺懂事的。”郭学武说,“但是他带我去见他女朋友的时候,提前告诉我说,不要和他女朋友提家里面条件不好的事情,这让我心里有一点不舒服,感觉外甥是不是嫌弃家人,但是当时也遵从了他的意见。”

03

母亲希望儿子能寄点钱贴补家用

儿子挂断电话后 20 年无音讯

据王永强家人说,1999 年 4 月,王永强和爱人前往日本,在去往日本前不久,王永强和女友在北京结婚,当时家里人希望到北京参加婚礼,但是王永强表示距离太远,不希望家里人太辛苦而婉拒了。

“1999 年 5 月,他从日本给家里来了电话报了平安,那个时候在电话里也听不出什么异常。”郭学武说。

1999 年,王永强的父母身体不好,一直需要吃药,但是因为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收入,所以生活过得比较困难,当年 8 月份,考虑再三,王永强的母亲郭巧娣决定给儿子打一通电话,让他寄一点钱给家里,贴补一下家用。

“当时我家里条件好一点,有座机,电话是打到我家里的,王永强的父母在我家里接电话,和他说出这个需求以后,外甥就说以后不要再和他联系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郭学武说,“那也是他最后一次和家里联系。”

04

怕打扰儿子多年未联系

母亲病危希望见儿子最后一面

王永强的父亲王纪生告诉记者,后来他们曾经托人多方打听过儿子的下落,去找过他的同学、老师,也零零碎碎听到了一些王永强的消息,但是一直未能够和儿子联系上。

“后来我们就想,他可能是怕说了自己的家境影响自己的工作,我们一想也就算了,就没有再过多地去寻找。”王纪生说。

但是到了2019年下半年,王永强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肾病严重,医生说已经到了病危阶段,身体虚弱到几乎无法说话。

“我姐姐只和我说了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再见见她的小儿子。”郭学武12月1日告诉记者,“所以我决定再次寻找我这个外甥王永强,希望他能够最后再来看看他妈妈。”

其实20年前,

就有记者关注到王永强的家境。

资料显示,1999年1月25日的《常州日报》第三版及几天后的《武进日报》头版下方,都刊登了记者在当时的武进市魏村镇采访到的这则社会新闻,题目叫《『博士后』家好清苦》。

『博士后』家好清苦

草窝里飞出金凤凰。武进市魏村镇滨江村17组村民王纪生家,至今住的仍是有近60年历史的两间草屋,让他骄傲自豪的是小儿子王永强,在贫寒的家境中奋发读书,先后考上了大学、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现正在北京大学物理系攻读博士后,将于今年毕业。不久前,现年30岁的王永强给他父母来电话说,他将于1月30日(农历腊月十四)在北京举行婚礼。由于家中困难,王纪生、郭巧娣老夫妻俩掰手指也拿不出这笔上千元的车马费,只得借故身体不适推托此行。两位老人放下电话欲喜又悲,喜的是儿子终于出人头地成家立业,悲的是作为父母竟贫困无钱而缺席儿子的婚礼。

日前,记者到“博士后”家采访,年约六旬的王纪生刚从魏村水闸食堂用自行车驮着两桶泔水回家,老汉边喂猪边叙说家景。现家中有妻子和大儿子王国强三人,除种3.2亩责任田,全靠养猪维持生计。王纪生患有高血压、脂肪肝、胆结石和坐骨神经痛等诸多病症。说到养猪,王纪生叹了口气说,去年养了两茬16头肉猪,由于猪价贱,共亏损6000多元。现圈内还有一头母猪,10头小猪和春节前可出栏的6头肉猪,按时价估算还要亏。他老伴也体弱多病,有严重的胃下垂,大儿子王国强因幼年患大脑炎和胃窦炎等症,无工作单位,至今仍是单身汉。三个人每年看病吃药开销得花3000多元以上,两间草屋内一贫如洗,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唯一值钱的是去年年底常州商厦举办农民艺术节“访贫问苦”而获赠的一台彩电。

王家草屋南侧有两间48平方米砖瓦房,是去年3月从亲戚处凑借8000多元新盖的,原指望养猪还债,没料又亏本,至今还欠债7000多元。为防止猪啃草屋,新房只得用来养猪,一家三口仍在草屋内栖身。

没有正常的经济来源,一家人只得省下口粮换些零钱,平均一个月内要有十多天吃山芋、南瓜、土豆、胡萝卜和秧草等粗杂粮,自秋收的两个月来就卖了1500公斤稻谷贴补家用。王纪生家的贫困也牵动镇村两级政府,1994年,一场大火烧毁了王纪生家,镇政府捐资2700多元给他重新安家。一个月前,镇民政部门开展为贫困户送寒衣活动,又为王纪生送来了毛线衣和8米中长纤维布,可以每人做一套新衣过年了。

说到小儿子王永强成为博士后,王老汉眼里流露出兴奋之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王永强读小学时,因买不起铅笔,他常钻到垃圾箱边捡被弃的短铅笔芯用来写字。在奔牛镇读高中期间,为节省来回车费,每次都肩扛一袋米,拎着咸菜萝卜干,往返步行50多公里……去年,日本国高科技学府筑波学园两次邀请他去留学入读博士后,并享有每月折合人民币2万多元的助学金,但都被王永强婉言谢绝。他牢记父母的嘱咐:国家培养了你,你就应该多为国家作贡献。

王纪生还向记者透露,今年春节,小儿子王永强将带新婚媳妇一同还家,令他不安的是两间草屋怎能让新人入住……

网友热评

转身就是永恒 :对于一件事情的对错在没弄清原因之前谁都么权利妄加评判,或许那人可能真是白眼狼也可能老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偶关心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导致不可原谅自己嫡亲老娘?从文章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矛盾佛是一开始就有的,是从出国过后的一段时间之后而引发的。

琴儿:不管跟家里有多大的矛盾,不说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在母亲生命弥留之际渴望与你见最后一面这个要求不过份吧,二十年不跟家里人联系也只有你这种人做得到,书都白念啦,可悲

半条沟:说实在话,第一学历苏州大学,在那个大学毕业就可以分配工作减轻家里负担的年代,父母能让他一直念下去,足以见得是疼爱他的,念书念到娶老婆,接着出国,会有多大矛盾要到生死不见?5月出国,8月母亲打电话让他寄点钱回来也许确实对于刚落脚的他来说有点难,也许还有其他各种矛盾,只是父母观念不同,不能抹杀了父母这么多年的培养啊,90年代初常武地区农村都起楼房了,他家还是平房,难道不是念书念穷的,不回来,给个电话或视频宽宽父母的心总可以吧!

润物影无踪:不管怎样,改善下父母的生活条件,以他的能力简直太小儿科了。只能说养了只白眼狼,难怪电视上那些凤凰男感觉没一个好东西。

aileen76034: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能家人只是说了一部分情况,还有难言之隐的。

来源:常州驿站综合荔枝新闻、常州日报

更多常州本地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常州驿站(ID:changzhouyz)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