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PISA第一了!“金智英”并不快乐

原标题:夜读|PISA第一了!“金智英”并不快乐

PISA又第一了!

在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18)中,中国四省市(北京、上海、江苏、浙江)作为一个整体参赛,阅读、数学、科学三项关键能力素养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均排名第一。阅读兴趣方面,中国四省市学生是参测国家(地区)中最喜爱阅读的学生,阅读兴趣指数达0.97,排第一位。但中国学生学习时间较长,总体学习效率不高,学生幸福感偏低。

何谓PISA?先来做个小科普,这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于2000年发起的对基础教育进行跨国家(地区)、跨文化的评价项目,主要是对15岁在校生的科学、数学、阅读素养等核心素养进行测评,目前已成为当前最具规模与影响力的国际性教育监测评估项目。

PISA最引人关注之处,在于会以排名的形式呈现参测国家(地区)的测评结果,从而反映参测国家(地区)的总体教育质量状况。

尽管近年来,倡导素质教育,不搞排名、不唯分数论占据了主流舆论场,然而对于陪娃写作业心力交瘁的中年老母、咆哮老爹们来说,分数才是“硬通货”,升学才是硬指标。应试教育指挥棒的作用,在现实生活中并未减弱,反而有愈加疯狂之势。

从这份PISA测试结果来看,中国学生高居全球榜首,结果并不出人意料。这一点,从网络上流传的幼升小入学数学测试题的变态程度上就可见一斑。

有道数学题是这样出的——从前的题是这样的:1到9这几个数,将它们分类,例如:1,3,5,7,9;2,4,6,8,问分类的依据,答案是按照奇数和偶数分成两类。

现在的题是这样的:1,3,7,8;5,9;2,4,6请问是按照什么将它们分成三类的呢?答案是:按汉语拼音声调分类,第一类是一声,第二类是三声,第三类是四声。

试问,这种题目的存在,除了让孩子陷入题山卷海中难以自拔,又有多少智力启发的意义?

三年一放榜的PISA测试,每次都能引起舆论轩然大波,似乎从分数排名上能窥视到一国教育质量的潮起潮落,让不少专家写出数篇反思基础教育优劣势的研究文章。

作为一名学生家长,反而更关心“中国学生学习时间较长,总体学习效率不高,学生幸福感偏低”这样下里巴人的判断。

从测评结果上看,成为全球学霸的中国学生并不幸福,并不快乐。这不是矫情的忧伤,而是比分数排名更值得重视的问题。

前段时间,深圳一所中学的校运动会上,初二学生打出横幅——“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妈快乐”,被成年人看做是令人捧腹的忧伤。实际上,就中国目前教育现状而言,“不学习,母慈子孝,一学习,鸡飞狗跳,孩子挠头,家长咆哮”的现象非常普遍。

大多数中国家庭,都有一位家长专心致力与学生的陪读事业上,这一点从PISA测评中也有反映,“家长高度重视学生教育,学生家庭教育资源有保障,情感支持待提高。”

东亚地区普遍重视教育,而我国目前的教育更是走向了家校不平衡的极端,家长在学校微信群里疲于回复,工作之余还要耗费大量精力监督孩子打卡各项作业。以家庭为单位,去参与这场教育的“军备竞赛”。如果从家庭教育的投入产出比上计算,恐怕,我国的教育账是亏本赚吆喝,投入举家之力,往往让孩子赢了考试,没了幸福。

最近有一部名为《82年生的金智英》的韩国电影,引发不少争议。这部片子讲述的正是现在社会女性面对职业家庭的双重困境。社会对女性的需求和认知,还停留在相夫教子的传统地位上,家务理应由女性承担,一旦家庭添丁进口,教育后代的责任也似乎理所应当地压在女性肩上。

这部电影里就有这样的细节,有一个妈妈是首尔大学理科生,她被调侃道:“当时那么拼命学习干嘛,现在还不是在教孩子九九乘法。这种折损女性权利和价值的氛围,加剧了当代韩国女性不愿生育、不愿结婚的现实。”

电影中更是出现了一个异常残酷的语词——妈虫,用来贬低无法在公共场合管教幼童的妈妈或是无收入的全职妈妈。

育儿和教育压力,更多地压在女性身上,还造成多起社会悲剧。此前,媒体报道过陕西武功县一位妈妈在辅导儿子家庭作业时,因孩子不用心,对儿子进行殴打,致使其子头部多处受伤,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这位母亲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知识应该是长久的陪伴,如果学习既不让孩子快乐,更不让孩子的妈快乐,那教育的路肯定是跑偏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