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2年30名留美幼童合影:21人考入大学,2人早退2人病亡1人逃跑

原标题:1872年30名留美幼童合影:21人考入大学,2人早退2人病亡1人逃跑

历史现场:30名留美幼童百年前的合影

1872年8月,即将从上海搭船赴美留学的首批30名幼童,在轮船招商总局门前拍下了一张大合影,他们随后远行32000里到重洋之外的彼岸,在异国他乡度过了将近10年的寒窗生涯。

1872年8月,首批留美幼童在轮船招商总局门前的合影

这一切的机缘始于更早之前的1854年,一名广东香山的26岁年轻人在那年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了。这位名叫容闳的年轻人在回国多年后,向江苏巡抚丁日昌提出了一个官派留学生的建议,这个建议最后得到曾国藩、李鸿章等人的支持和力推。

在风雨飘零的清末那个大兴洋务运动的时代里,选派赴美留学的幼童们被曾、李等人视作洋务事业的后继者。他们在递交清廷的会奏中说:“古人谓学齐语者,需引而置之庄岳之间,又日百闻不如一见,此物此志也!”

就这样,肩负大清帝国师夷长技终极使命的30个孩子,以幼小的身躯拜别了故土乡亲,在父母至亲的泪水和叮咛中,踏上留学异国的未知之路。在临行前的合影上,统一着装的30个孩子整齐地注视着镜头,16岁的广东少年曾笃恭是里面年龄最大的,而年龄最小的容尚谦和邝荣光都才只有10岁。

1872年首批30名留美幼童籍贯及赴美时年龄

实际上,他们传奇般的故事从接受招选时就已经开始,一位留美学童在多年后回忆当年招选情形时说:

“当我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有一天一位官员来到村里拜访各住户,看哪一家父母愿意把他们的儿子送到国外接受西方教育,由政府负责一切费用。有的人申请了,可是后来当地人散布流言,说西方野蛮人会把把门的儿子活活地剥皮,再把狗皮接种到他们身上,当怪物展览赚钱,因此报名的人又撤销了。”

由此可见,清廷招选赴美留学幼童的工作遭遇了非常大的阻力,招选也因此主要放在与外洋接触多、风气开化大的东南沿海,并在当时《申报》上刊载报道大力宣传。尽管如此,幼童招选工作仍旧进展缓慢,容闳专门回到家乡以私人关系和乡谊做动员,最后成行的30名幼童中来自香山的多达13名。

幼童们接受招选不仅要有冲破束缚的莫大勇气,也更需要自身资性聪颖出色。清廷虽然遭遇了招生难,但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并没有因此放低筛选要求。参加招选的幼童们需要接受一系列严格的筛选,并在留美预备学堂进行一年的专门学习,再通过最终考核录取才算真正入选。

他们的父母家人则需要写立文书,言明事出自愿。在安徽徽州幼童詹天佑的父亲詹兴洪亲笔画押的文书上,是这样写的:“兹有子天佑情愿送赴宪局带往花旗国肄业,学习机艺回来之日,听从中国差遣,不得在外国逗留生理。倘有疾病生死,各安天命”。

各安天命:赴美幼童的留学经历

经历一个月的海上漂泊后,幼童们搭乘的船终于驶到了旧金山大桥下,他们登岸后又坐了几天火车到达哈福德城。30名幼童随后被以两人一组,寄居到康州及麻省西部城镇和村庄中的15个美国家庭里。

然后幼童们按照年龄大小,分别入读美国当地小学或中学,他们除在学校里学习英文课程外,还需到设在当地的“幼童出洋肄业局”学习中国文化。出洋肄业局以每年1700两银子的租金,在当地租下一栋三层小楼作为办公楼。楼内设有翻译房、教读房、书室,并在顶楼设至圣殿供孔子牌位,幼童们定期到那里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并在楼内的拜阙所望阙行礼。

广东南海的潘铭钟赴美时只有11岁,但他的学习成绩相当出色,被誉为“天才少年”。他最初与詹天佑一同就读于西海汶海滨男生学校,后又与罗瑞国一同考入哈特福德市郊高级中学,并于1877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仁塞利尔理工学院。但仅仅一年后,年仅16岁的潘铭钟因病去世而埋骨异国。首批赴美幼童中同样病逝于美国的,还有来自福建同安的黄锡宝

1877年之后幼童们陆续入读大学,詹天佑、欧阳庚等14人先后考入耶鲁大学读书,邓士聪、吴仰曾、黄仲良、邝荣光等7人则分别考入麻省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理海大学、瑞萨莱尔理工学院、拉法耶特学院等大学读书。

1872年-1881年,首批30名幼童赴美留学经历

而与此同时,最年长的曾笃恭在入读耶鲁大学两年后被提前召回。史锦镛则因为自行剪掉了辫子,被出洋肄业局认为“习化过于严重”而在1877年被遣送回国。入读耶鲁大学的谭耀勋则因为私自加入基督教会而被勒令回国,不过他在遣返途中跳车逃走未归,但他在1883年毕业后不幸病逝,葬在了康涅狄格州的库布鲁克镇。

除去提前回国、病逝和逃走的五个人,剩下二十五名首批赴美幼童与后三批赴美的幼童们在1881年迎来留学命运的大转折。这年6月28日,远在美国的幼童出洋肄业局接到总理衙门的命令,他们被下令尽速携全体师生返回国内。

中途撤回:在冷落中走向全国

他们中间有的人还在读高中,有的人才刚刚考入大学,更可惜的是有的人即将迎来毕业。前后四批120名赴美的幼童中,此时仅有詹天佑和欧阳庚两人完成学业获得了大学文凭和学士学位。但一切已经无可挽回,在此之前清廷和出洋肄业局早已在酝酿撤回幼童终止留学计划。

1878年,留美学童组建的“东方人”棒球队

为此,时任美国耶鲁大学校长朴德给清廷总理衙门写了一封长信,并联络一百余位美国各界人士签名联署,信件由美国驻华公使送交总理衙门,信中力劝清廷收回撤回幼童的决定。首倡幼童留学的容闳也做了最后努力,他通过好友马克·吐温请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给李鸿章写信,劝说清廷继续执行留美幼童的计划。

但当时身在美国掌管出洋肄业局的官员陈兰彬和吴嘉善,他们思想顽固自恃得到总理衙门的支持,已经不再把李鸿章的话当回事。而当初力推幼童留美计划的另外两位高官,实力派的曾国藩早已去世,丁日昌也已入暮年而且已不在其位。李鸿章虽有心将幼童留美计划推行下去,但孤掌难鸣的他已经是有心无力。

在此种情形下归来的留美学子们,迎接他们的是国人怪异的眼神和官兵严密的看管,他们下船后先是被送往上海海关道台衙门,然后又被看管在已经荒废许久的求知书院,并遭到官吏们粗暴和轻蔑的对待,形同囚犯

而他们留学数年所学才能直到北上天津,才得到施展。梁敦彦到北洋电报学堂担任教习,黄仲良去了天津机械局,蔡锦章去了北洋舰队,吴仰曾、邝荣光、陈荣贵等人去了开平煤矿,蔡绍基等人随穆麟德去朝鲜组建海关。何廷梁去了天津医科学堂,后来成为海军军医。

留美幼童们的晚年合影

罗国瑞、钟文耀、牛尚周、程大器等人则回到上海,分别去了上海港务局、江南制造总局和江南兵工厂。欧阳庚则在不久后重回美国担任见习领事,后来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担任驻外总领事。

容尚谦、詹天佑等人去了福州水师学堂,容尚谦后来成为海军军官,参加过中法马江海战和中日甲午海战。詹天佑则转入中国铁路公司,参与和主持了京津、京张等铁路的修建。而去了天津水师学堂的张康仁,又在两年后重返美国入读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后成为第一位获准在美国执业的华人律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