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不脏故事易懂,做减法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可看的不仅是胡歌的肉体

原标题:文艺不脏故事易懂,做减法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可看的不仅是胡歌的肉体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在做12月片单时,叔曾经提过本周将会有一个精彩的PK局面: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与入围威尼斯主竞赛的《兰心大剧院》即将同期上映。

可惜娄烨的《兰心大剧院》无宣传无通知默默撤档,PK局面看不到了。于是《南方车站的聚会》成为这星期最受关注的国产片。

看到导演刁亦男,就不得不提5年前的《白日焰火》。这部犯罪悬疑片在2014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大放异彩,一举拿下最佳影片金熊奖,廖凡也拿到最佳男演员银熊奖,从此晋升“柏林影帝”。

5年后刁亦男带着《南方车站的聚会》回归。同样是犯罪剧情片,也延续了桂纶镁、廖凡这对“白日焰火组合”,看起来还是熟悉的配方。

比起《白日焰火》,这一次《南方车站的聚会》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升级。就从明星阵容来看, 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黄觉、曾美慧孜,既有流量咖也有演技咖,几乎可算作国产文艺片的顶配。

“有钱”也直接体现在了电影画面上。《白日焰火》中的哈尔滨还透着一股质朴↓↓

《南方车站》在保留了武汉老街道样貌的同时,也对光影有了更为细致的设计

同时导演也极力发挥了自己的个人趣味,可以说整部电影都是他自身审美偏好的体现。

比如在《白日焰火》中,他就很喜欢用霓虹灯制造各种强烈的色彩↓↓

《南方车站》索性80%以上的场景都安排为夜戏,把“霓虹灯美学”发挥到极致。即使非深度影迷,也能迅速捕捉到电影强烈的视觉风格。

这样的武汉,竟然也有了一丝“赛博朋克”的味道。

动作场面上,导演对昆汀式暴力美学的运用也是非常直接,影片中就不止一次出现了血浆喷涌的场面。据说昆汀在戛纳观看《南方车站》期间笑声热烈,大概也是感受到了这些暴力血腥中的审美趣味。

此外导演刁亦男也非常不吝惜加入一些具有隐喻性的电影语言。野鹅塘边的数个动物特写连贯快切,寓意警察与匪徒之间狩猎与被捕猎的关系↓↓

受伤后的胡歌用枪指着墙上旧报纸刊登的一个个照片场景,与该场景相应的声音开始不断叠加。晃动的镜头和嘈杂的音效体现了此时胡歌在身体痛苦中出现的精神错乱。

飙摩托车时小喽啰的脑袋被叉车飞速砍下的画面也刺激感十足。

这些具有设计感的部分,都为电影增加了不少记忆点。对于国产片而言,《南方车站》这样风格强烈的尝试也很有意义。

当然,导演虽然有自己的个性表达和迷影情结,不过总体也遵循着当下国产犯罪电影最喜欢的某些套路:城市破败,边缘人在其中挣扎,以及对城乡结合部特色生活方式的挖掘。

像是这场发光鞋配广场舞的戏,完全可以算是电影中的标志性场面之一↓↓

而《南方车站》最显著的优点在于,既没有让艺术性和形式感的部分过于故弄玄虚,以至于阻碍观众对剧情的理解,也没有让以边缘人为主角的城市环境陷入“农村审美”脏乱差的“刻意真实”。

这部电影的故事还是很好懂的,预告片里已经说得非常清楚: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偷电动车团伙的一个小头目,后牵涉袭警杀人案,成为警方三十万重金悬赏的抓捕对象。

周泽农一直躲避警察的目的是想让妻子杨淑俊(万茜 饰)揭发自己,这样就能获得赏金,维持生活抚养儿子。

饰演妻子的万茜和饰演警察的廖凡

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 饰)因为熟人关系网被卷入周泽农的计划中,她劝说杨淑俊配合周泽农,事成之后自己也能从奖金中分到一笔。

片名“车站的聚会”,指的就是桂纶镁和胡歌相约车站,共同商量这个计划该如何进行。

因为这三十万,胡歌、警察廖凡、陪泳女桂纶镁、妻子万茜,以及胡歌小偷组织的其他成员,都面临着不同的人性抉择。影片的转折与看点也在于此。

在5月戛纳展映过后,一部分影评人对《南方车站》的评价比较消极,认为奇观元素的堆砌使得电影又是过于风格化、观感晦涩的那一类“艺术片”。

实际上导演还是留足了让普通观众了解这部电影的入口。首先故事主线比《地球最后的夜晚》这类同样玩形式的艺术片,简单明了得多。即使采用了部分的非线性叙事,观众也能自行拼凑好线索,理解每一个人物的动机,不需要额外的解读来帮助理解电影究竟发生了什么。

枪战、动作、情欲戏等商业元素也打破了文艺片的沉闷感,带来一定的视听刺激。

其次导演对于城乡结合部的表现,相对于很多同类国产片来说算是克制且“高级”。虽然《南方车站》也是警察、妓女、匪徒的老三样配置,也不能免俗地要加一些土味元素。但至少没有丑化底层,土味也尽可能和故事本身产生了关联。

像是广场舞的安排,其实也和抓捕胡歌有关。

城市里满是灰尘污垢的角落,也融入到了导演给电影制造的美学中。

霓虹灯配上脏旧出租车,也别有一番韵味↓↓

《南方车站》镜头里的武汉,有着不少生活气息,某些镜头甚至模仿出了欧洲文艺片风格的情调和氛围。

比如身为“出台”陪泳女的桂纶镁,在湖边的穿着和镜头设计,竟然有种在南法明媚海边的感觉。

一场和胡歌的“猫鼠游戏”,棚里棚外,光影交错,空间艺术感非常足。

当然在这样浓稠的艺术化的气息之下,想降低观影门槛的代价就是,故事线和人物关系显得太过直白简单。

影片中看似有大量角色出现,实际上大部分配角都是功能性的,发挥空间极其有限,不请明星来凑阵容也完全可以。

前期为男主角胡歌安排了大量戏份,让他发狠,也铺设了他和桂纶镁的纠结情感线,而真正的高潮部分来去得猝不及防,整体显得虎头蛇尾。

到底怎么兼顾形式好看、内容易懂,整体结构又不失饱满,只能说导演还需要再尝试吧。

对于大部分观众而言,《南方车站》还有一个最具认知度和吸引力、也最值得关注的疑问:第一次挑大梁演文艺片的胡歌,演得究竟怎么样?

从影片上映前大量的各类宣传中,我们了解到胡歌确实为这个角色做了非常多的准备、改变和努力。但呈现效果,直接一点说,他可能是所有角色里唯一让人无法完全入戏的。

与胡歌有大量对手戏的桂纶镁,比《白日焰火》中的吴志贞更具说服力。或许这也和环境有关:作为一个南方女演员,还是很难演出东北女性的气质。武汉这样的环境相对更适合她。

尽管还是所有“陪泳女”中一眼望过去最干净的那一个,但朴实的当地口音和土味穿着、惊惶不安的神态,已经非常接近相对底层的普通人。

饰演胡歌妻子的万茜戏份不多,但小镇妇女的形象也具有可信度。

能与胡歌形成直接对比的,是饰演警察的廖凡。在饰演普通人方面,廖凡无论是说话的方式还是动作都很接近糙老爷们儿的日常。

胡歌明显还没有摆脱掉自身的“文艺儒雅”,他的沧桑只在于妆发,骨子里还是透着一股天然的精致。

这个问题在他《你好,之华》饰演渣男时已经出现过一次,《南方车站》依旧没有完全解决。

不知道是因为大银幕经验尚浅无法完全融入人物,还是太受导演影响不敢自己额外再设计一些细节,导致他饰演周泽农时还比较机械。只能说对于目前的胡歌而言,转型的努力和决心都值得肯定,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当然他在为电影增加热度方面,还是起了重要作用。

无论如何,从推动文艺片普及这个角度来看,《南方车站的聚会》是有意义的。

这部电影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去年贺岁档上映的《地球最后的夜晚》(不止是因为片名字数一样)。导演刁亦男和毕赣在前一部电影获得成功之后,都获得了更多资源,于是延续了自己的风格,打造了一部豪华版影片。

不同的是,毕赣的表达走向了更为极端的个性化,对普通观众来说观影门槛太高,十分劝退。“跨年最后一吻”这样与电影内容毫无关联的营销方向也让观众产生了被欺骗的反感。

《南方车站的聚会》兼顾了导演的作者性表达和观众的观影习惯。另外请了有流量的胡歌来演主角,又在宣传时比较克制,尽量不造成错误的期待以免形成落差,还是很拉好感。

即使最终票房成绩没有特别惊喜,但让更多观众感受到“国产电影还能这样拍”、“电影审美还能有这样的方向”,也算是一次良心创作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