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点乍现!《吐槽大会》出品方被列为被执行人,李诞、王思聪加持,竟还不上30万欠款?公司这样回应

原标题:糟点乍现!《吐槽大会》出品方被列为被执行人,李诞、王思聪加持,竟还不上30万欠款?公司这样回应

时至年底,笑果文化或许有些笑不出来了。

日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仅为30.1万元,立案时间为12月3日。区区30万金额仍待法院执行“催债”,笑果文化怎么了?

不过,在被纳入“被执行人”消息传开后,笑果文化第一时间发布声明称,公司在收到判决后一直积极与对方沟通具体付款金额,目前双方已经就具体金额达成一致,将尽快完成付款。网络“催债”效率之高可见一斑。

在近年影视圈连番遭遇“限集令”、“限古令”之下,行业不免有萧瑟之感。而脱口秀却凭借丧文化盛行、短视频崛起原因迅速盛行,从《周六夜现场》到《吐槽大会》,在获取大量流量的同时更成为一种新型的造星模式,李诞、池子等90后段子手随即脱颖而出。

作为行业佼佼者,笑果文化在2019年完成B轮融资,彼时有报道称笑果文化估值达到30亿元。除创始人叶烽为笑果文化持股34.73%的大股东外,李瑞超(李诞本名)也在笑果文化中持股5.04%。而在2017年首轮跟投中,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即已参与,目前持股2.16%。

无论是对司法判决有异议,还是真的囊中羞涩,笑果文化都需正视“欠债还钱”的司法判决。对于笑果文化这笔投资,王校长是否又看走了眼?

笑果文化30万标的待执行

受益于此前王校长陷入“薛定谔的老赖”处境,吃瓜群众们对“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的科普已经比较熟悉。此次笑果文化尚未沦为失信被执行人,不过被列被执行人,一方面意味着官司败诉,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未及时履行法院判决。

日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仅为30.1万元,立案时间为12月3日。

券商中国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今年10月,笑果文化与一家视频制作公司(鑫麟文化)的承揽合同纠纷二审判决落地,二审上海市二中院对一审上海市黄浦区法院的判决结果予以维持,判决笑果文化向该公司支付27.50万元项目尾款,并支付违约金及律师费损失。从金额上来看,与此次执行标的金额相对接近。

在被纳入“被执行人”消息传开后,笑果文化第一时间发布声明称,公司在收到判决后一直积极与对方沟通具体付款金额,目前双方已经就具体金额达成一致,将尽快完成付款。网络“催债”效率之高可见一斑。

从判决书来看,双方因拍摄《周六夜现场》节目样片片头视频产生纠纷,鑫麟文化认为其按照笑果文化确认的执行脚本所拍摄制作的视频,符合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要求笑果文化支付尾款。

笑果文化则以鑫麟文化最终拍摄完成的视频在运镜、场景、明星和卡司的服化等各方面质量低下,不符合《周六夜现场》节目的艺术标准,且远未达到笑果文化预期等为由,拒绝支付合同尾款并反诉主张解除合同、退还之前已经支付的合同款项。

在二审上诉请求中,笑果文化强调,笑果文化作为一家致力于脱口秀内容制作与传播、市场口碑良好的专业综艺文化公司,一直以来都以追求内容精品、艺术审美为宗旨。对于涉案这款视频,笑果文化并非吹毛求疵、恶意找茬,进而达到拖欠尾款的目的。相反,笑果文化支付了更多的费用聘请第三方重新制作视频,“质量高下立见”。

对此,一二审法院均认为,对视频制作艺术水准以及时尚度的判断难有统一的标准,难免带有主观色彩;抛开双方合同的约定,单纯以一方当事人的认可作为最终标准,则就无所谓标准,将致使双方权利义务严重失衡。

此外,由于工作人员所称“我们叶老师比较意向化,他脑海里有一个自己的世界,我们领悟不到他的”、“我们现在没办法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标准的答案”等表述,也是法院未能支持笑果文化的证据之一。

资本寒潮下估值逆袭

在近年影视圈连番遭遇“限集令”、“限古令”之下,行业不免有萧瑟之感。而脱口秀却凭借丧文化盛行、短视频崛起原因迅速盛行,从《周六夜现场》到《吐槽大会》,在获取大量流量的同时更成为一种新型的造星模式,李诞、池子等90后段子手随即脱颖而出。

作为近年来风头无两的年轻态喜剧文化产业公司,在2017年因《吐槽大会》而风靡全网之后,笑果文化陆续推出《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冒犯家族》、《吐槽大会2》等,多成为爆款节目,这也是笑果文化此次被列被执行人令业内猝不及防的主要原因。

天眼查信息显示,笑果文化成立于2014年5月,创始人、董事长、第一大股东均为叶烽,也正是上文所提及的“叶老师”。联合创始人、CEO贺晓曦持股6.7%,联合创始人张瑛婕持股5.04%,而曾经头顶粉色染发的李诞,也以李瑞超的本名出现在股东名单当中,持股比例同为5.04%。

从定位来看,笑果文化是“一个喜剧脱口秀内容提供商”,旨在培育新的脱口秀艺人并孵化新的更高势能的喜剧脱口秀类节目,并以覆盖全渠道的大型喜剧脱口秀卫视综艺节目、网络综艺、网络 大电影以及动漫形象、大电影内容开发的内容产品和IP为核心,努力开拓线下脱口秀表演的产品类型。

无论是西方的Stand-up Comedy,还是本土化的脱口秀,在2017年之前,国内熟悉的人并不算多。笑果文化的崛起对脱口秀市场颇有布道效果,这也让其在走红后迅速得到资本的青睐。

天眼查信息显示,笑果文化历经多轮融资,游族网络、南山资本纷纷投入资金。有消息称,笑果文化最近一轮估值(2019年4月)达到30亿元。而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在pre-A轮即已加入,目前持股2.16%。

2018年3月底,游族网络发布公告称将持有的包括笑果文化在内的四家公司股权出售,彼时游族网络以600万元的价格转让笑果文化1%的股权,被业内认为是“贱卖”。而笑果文化2017年1.82亿元营收、1707.49万元的净利润,也出乎业内预料。在脱口秀火速崛起之际,这个行业是否真的赚钱,也被打下一个疑问号。

对此,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对媒体表示,虽然数据肯定经过了双方审计,但是财务年度计算的方法不一样。笑果文化从2017年开始进行常态化运营,贺晓曦对此评价称:“我们公司正常运营一年,收入1.8个亿,我觉得对于一个新公司而言还挺好的,体现了成长性。”

不过,《吐槽大会》并非具有绝对优势的脱口秀产品。从各个角度来说,《吐槽大会》、《奇葩说》、《火星情报局》凭借各自的视频网站平台,都可说是“三分天下”。而在新的节目不断出炉之际,《吐槽大会2》口碑也无法与此前相比,被“反吐槽”缺乏爆点话题。

被列“被执行人”的消息,就这样被笑果文化以“尽快付款”的回应盖过。笑果文化和脱口秀这门“生意”的后续发展如何,市场还将持续期待。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