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4岁“歪打误撞”入梨园,舞台上唱足40年,梅花香自苦寒来

原标题:我14岁“歪打误撞”入梨园,舞台上唱足40年,梅花香自苦寒来

我叫梁素梅,已年过半百,广西百色人。在南宁市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担任粤剧旦角,国家一级戏剧演员,第1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 14岁“歪打误撞”入梨园,四十多年了,从对戏剧一窍不通,到获得各种戏剧奖项,这个过程是辛勤汗水凝集而成的。

有一句话好像是针对我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我当年还在读高中一年级,我哥看到粤剧团招聘,就去报考了,没有想到我被老师看中,并成功招进剧团。就是这么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唱就是40多年。

我在1979年顺利考入百色地区粤剧团。对粤剧一窍不通,由于不是科班出身,连粤语也不会说,没有受过专门的戏曲表演培训,怎么办?当时真是压力很大。

我们是粤剧团,不会粤语怎么行?非得下一番苦功不行。进入剧团之后,我只能壮着胆子用粤语和大家聊天、交流,上街买东西也用粤语,碰到不熟悉或难记的音和词,就用拼音把它们标注在小本子上反复练习。勤学苦练之下,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半年时间,我就可以流利地用粤语和大家聊天和唱戏了。

语言关过了,还要进行基本功训练,由于年纪小,练功辛苦还偷偷的哭过好几回呢。 还要学习唱、做、念、打。跟师傅学习唱功,配合不同的角色有各自不同演唱的方式。再就是形体表演。包括手势啊、如何走台步、甩水袖等等表演都要学习。

比如我走花旦的台步是撇步,要表现轻盈。就考虑如何搜索对象等情节时,演员便会运用“水波浪”来表现。就这么简单的动作,我练了很久才能走出轻盈的感觉,汗水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戏剧演员真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是深有体会。

虽然训练很辛苦,我还是非常刻苦用功的,很快被团里认可,让我担任各种角色。1992年,我从百色粤剧团调到南宁市粤剧团担任正印花旦。

我每年都会随粤剧团在广州、广西城乡演出,一年演出量多达120场以上,由我主演的《玉蜻蜓》、《梨花情》《六月飞霜》、《圣洁的爱》、等大型剧目几乎场场爆满, 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在我的事业顺风顺水中,天有不测风云,1996年5月的一天,我们粤剧团赶往玉林乡下演出,途中遭遇车祸,当时我被摔出车外,腰椎粉碎性骨折。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想我追求的艺术生命可能就此中断而痛哭不已。我是一个不甘心地人,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加强锻炼,没想到3个月后,我竟能奇迹般地重新站了起来。图为服装师帮我穿戏服。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四十年的辛勤付出,终于开花结果了。由我主演的古装戏《偷看公主》、《绣襦记》、现代戏《山茶花》、《阿福卖猪》等成为广西电视台的保留节目,经常播映。2002年4月凭借新编粤剧《紫金锤》荣获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演员最高奖项“梅花奖”,同时也获得了中国曹禺喜剧奖的优秀表演(主角)奖。

很多人都会担心,粤剧以后没有观众了怎么办?我认为不常看戏的人总以为戏剧已经走向末日,人们对戏剧市场总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可我依然唱了40年,演了40年,戏剧从未在舞台上缺过席。

其实南宁人对粤剧的喜爱也是从小耳闻目染,爱到骨子里。新会书院有80张座位,每到演出时总是座无虚席,你看台下坐着的戏迷除了老人,中年人,还有很多年轻人和小朋友。

虽然我56岁了,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老了,我的心理年龄只有20多岁。在舞台上我要演各种角色,还要塑造少女,我常提醒自己,心态要保持年轻。有观众说我演什么像什么,其实都是我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我喜欢观察年轻人的行为举止和喜好,运用到表演中,慢慢地就有了一些积累。我相信粤剧和这座有着三百年历史的新会书院一样“永葆青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