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业资本退潮:横店群演改行直播,“餐馆十年来最冷清”

原标题:影视行业资本退潮:横店群演改行直播,“餐馆十年来最冷清”

3333影视行业资本退潮,露出横店式萧条: 横店群演改行做直播

“央视财经”微信公号12月5日消息,近来,关于影视行业入冬的声音不绝于耳,有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全国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

日前,央视财经记者前往中国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横店进行了探访,现在那里的情况如何呢?

群演改行做直播,浙江横店开机率下降

这位正在直播的主播名叫易灿,2017年他从湖南老家来到横店开始做群众演员,剧组见闻一直是他直播中的最大卖点。

易灿每周开四次直播,每天更新两次视频,在短视频平台上,他积累了90多万粉丝,在横店群演中小有名气。

前不久他从横漂村里搬了出来,不再接戏了,专心做视频。

横漂演员易灿:这一片区域就是我们平时群众演员拍段子的地方,很多群众演员转型拍视频就在这个环境。

易灿告诉记者,横店的群演里,现在有相当一部分都转型拍起了短视频。今年戏不好接,群演纷纷组建了临时的团队,抱团取暖。

央视财经记者:你在拍戏是吗?

横漂演员:拍段子。

记者:现在拍段子多?还是拍戏多?

横漂演员:拍段子多。

横漂演员:以前拍戏,现在不拍戏了。

群演不拍戏,扎堆拍段子,这是今年横漂村最显著的变化之一。他们说,如果等戏,可能好几天都等不到一个,赚的钱负担房租都困难。而如果拍段子一天可以拍十到二十个,每月收入一万多。

记者了解到,在横店影视基地,目前有三十个剧组在这里开机,比最多的时候少了一半。

浙江横店影视城影视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赵永清:我们最火爆的时候,大家晚上拍的时候打灯可能就背对着打,因为你只要同一个方向打可能就穿帮,特别好拍的府,像这种府,可能一个府里面两个剧组背着拍。

横店只是目前国内影视行业的一个缩影。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剧集数量下降了30%。这其中,古装剧同比下降明显,只占到一成左右。

过去主打古装实景的横店影视城,也开始了转型之路,未来,这里将计划组建200个高科技摄影棚,适应更多题材和场景的拍摄。

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天福:我们前几年应该说是光从量的方面去取胜,所以横店接下来就是全产业链发展走,从创作基地到高科技的摄影棚,到影视制作内容,到影视发行,到衍生后产品主题公园的开发,整个闭环。

餐饮业冷清、道具堆积,影视行业资本退潮

前些年涌入影视产业的热钱从去年开始纷纷离场,这无疑给曾经火热的影视行业浇上了一盆冷水,也让周边配套产业受到波及。

这面照片墙,记录着横店餐厅老板骆华东格外怀念的一段时光,来横店做生意十年了,这是他开的第二家店,但今年的冷清,还是第一次遇到。

餐厅老板骆华东:我们主力客人都是剧组的,我感觉现在至少少了三分之二。

餐厅冷冷清清,道具库房却堆得满满当当。在当地几家大型器具租赁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今剧组不仅数量少,规模也大不如以前。

浙江横店器具租赁制作有限公司员工陈益锋:剧组最多的时候基本上没东西,反正是库房里,我们都要借到剧组里,然后我们自己去调节,把东西从剧组里重新借出来,借给另外组。

横店某器材租赁公司库房管理员栗慧贤:这边是我们出库的地方,现在基本上是没有人。打开账本张数少,每张的量也很少,基本上只有几页。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A股传媒板块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4亿元,同比下跌21%,同时,企业应收账款高企,囤积的大量待播剧也阻碍了资金周转。盈利能力的下降,带来资本退潮。

截至10月份,今年国内影视行业仅16起融资案例,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下滑。

影视行业不再是资本的香饽饽。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怀念那个资本狂奔的年代。

北京小糖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振华:我不是特别怀念,一些头部的IP改编权,会从两三百万上升到八千万、一个亿。这种成交额都是在过去几年中产生的天文数字。小影视公司在当时是觉得,版权买不起了。

不仅是版权,前些年在资本的裹挟下,演员的片酬也直线上涨,各个环节都价格虚高,行业吹起了泡沫。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教师刘天池:虽然大家都知道说这样是违背创作规律的,但是钱已经到了,然后项目已经马上就要上马了,前两年出现出三集剧本就开机的现象。其实最终买单的既是这些平台方,同时受损的一定是观众。

市场渴望优质内容,挤出行业泡沫

资本离场,泡沫散去,经过这一轮的优胜劣汰,影视业将如何实现规范、健康的发展呢?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教师刘天池:这个冷却期特别需要,因为前两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现象,包括我们这边的高额片酬,包括我们时间压缩得特别短的这种仓促制作状态,现在进入一个冷却期,大家又开始重新在说故事、内容、作品。

业内人士认为,资本退场不代表行业退步,如今随着平台采买规则和播出方式的更迭,影视剧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人们为优质内容付费的意愿增强,市场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有增无减。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教师刘天池:肯定是上行,从电影的票房就能够感觉得到,这个行业规范度越来越高之后,他们也习惯了消费,我们的电影屏数会变得越来越多,更多的艺术作品通过电影这样的一个形式获取了它们自己应有的一个价值。

近年来,促进影视繁荣发展的政策也频频出台,国产电影票房的占比逐年攀升,爆款频出,今年50.5亿的国庆档票房更是创造了历史新高。

随着票补时代结束,内容将成为观众选择影片的决定性因素。专家认为,泡沫散去后,影视行业的集中度和专业水平会进一步提升。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比如说中国电影去年生产所有的电影加在一起超过1000部、故事片超过900部,实际上这些电影有一半以上是进不了电影院的。所以如果泡沫挤去的时候,挤掉了这样一部分电影,其实对中国电影业,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益,对我们大片做得更大,好片做得更好,它可能会有一些好处。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影视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一套新的评价体系的建立尚需时日,而行业要实现规范有序发展,也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我们这个行业未必是真的缺钱,其实是因为钱(资本)缺信心,还是由于我们整体行业的规范性,包括它的方向性,包括它在未来的可预期性,还会有一些不明确的地方,要让行业觉得有规可循,未来的方向是清晰的,边界是明确的,这个行业重新获得社会信任之后,它可能就会有更专业的资金来做更专业的事情。

(原题为《影视行业资本退潮:横店群演改行做直播 “餐馆十年最冷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