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泪实在太轻,五月的野花独自成溪

原标题:一滴泪实在太轻,五月的野花独自成溪

本文出自探索诗歌

夜太深了 我承认月色的迷离与静默

风吹过屋顶 吹过词语的背面

沾着露水 我要求一切都保持鲜活

哪怕是在夜里 哪怕你在风声中消融

我要把一些影子藏好 把密室再加牢靠

还要忘记河水的流向 不能向西

不能往低处流逝 像我的长发

我要高高盘在头顶 我要你在人群中

一眼认出我 再大声叫喊

不制造突发事件 故园三千里

一滴泪实在太轻 五月的野花独自成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