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人】连庆锋:找准新能源车的底层逻辑

原标题:【汽车人】连庆锋:找准新能源车的底层逻辑

过去的方式方法,以往的成功经验,在新的消费需求和行业趋势面前,很难有效果。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底层逻辑是什么?能否进入新的高速增长景气周期?连庆锋提出了他的深层思考:“北汽新能源,必须二次破局。”

文/《汽车人》管宏业

冬日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在书柜上,折射出五彩的斑斓,温暖而和煦,书柜里的书籍繁多,从党工团到经营管理,似乎很难判断主人的身份。连庆锋笑着告诉《汽车人》,看的书是多了些,都是工作需要。

作为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新闻发言人,连庆锋分管板块包括党委办公室、党委组织部(人力资源部)、党委宣传部(品牌与公共关系部)、党校(商学院)以及纪检监察部,这样的设置在大多数汽车企业并不多见。由一个细节倒是折射出北汽新能源的两个特点:第一,发展速度快,用十年时间即已成为国内新能源车龙头企业;第二,节奏密效率高,连庆锋举例,以出差来说,去外地出差能当天来回的,绝不会拖到第二天。常有人对连庆锋笑言:你们偌大一个国企,风格倒更像是初创企业。连庆锋说,一岗多能,把人力压到极限,北汽的领导班子都是这样。

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新闻发言人连庆锋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英特尔前总裁安迪·格鲁夫的这一判断,实际上也成为新能源产业的信条。而在“偏执”之前,首先得要想清楚未来的路径,发力之前到底该向哪个方向走。“北汽新能源十年,不仅是中国汽车行业这十年发展的一个缩影,更由于它一直处于行业里领头羊位置,所以更需要想明白,未来之路到底该如何走。”

三大矛盾,二次破局

连庆锋认为,得益于政策推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在过去的几年里,走过了从无到有、从零到一的发展阶段,现在正进入到了依靠内生发展动力来实现平稳增长的2.0阶段。这个阶段里竞争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在今年,由于国家的补贴退坡幅度比较大,包括在近几个月里,市场的同比负增长,在行业内外以及社会各界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未来开始出现一些悲观的情形。他认为,在当前这个关键阶段,如何判断未来发展方向至关重要,倘若看不清楚很容易迷茫,甚至让很多人当了逃兵。

虽然市场遭遇意外滑坡,但连庆锋并没有丝毫气馁,他认为,只要把握住了基本面,就不会产生不必要的摇摆。

“一方面,要坚定战略自信,保持战略定力。”连庆锋说,自信和定力不是无稽之谈,来源于对方向的把握和判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新能源汽车就是汽车行业的大势,而且势不可当。不管从行业自身的进步,还是消费市场对新能源汽车逐步的认可,特别是国家政策,虽然说补贴政策退坡了,但是在非财政政策里还是能看出国家政策方面的坚定不移,特别是最近新的规划版本里,对于整个市场占有率、渗透率提出更高的要求。

另一方面,必须正视新能源汽车发展到现在的矛盾和问题。必须在一个全新的起点思考格局。他认为,未来新能源车一定是高质量发展,但首先需要克服行业面临的三大矛盾,必须一个矛盾一个矛盾地解决、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突破。

首先,补贴政策退坡后,如何尽可能地平衡成本。按照行业普遍看法,电动车需要到2013年至2025年左右才能够平衡。在不能平衡之前,亏损在所难免。

其次,是市场正从不成熟期发展到成熟期,对产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下消费者对新能源车的要求,已经是从过去的第二辆车变成了第一辆车,对于整个续航里程、电池寿命的要求、安全的问题、电池的全生命周期或者全气候的要求以及充电的便利性等有大幅度提高,这意味着电动车与燃油车相比,不能再有短板。

最后,供需平衡的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美国是以特斯拉为代表,一个企业做电动车,但在中国,上百个品牌、上千万的产能一起涌上来,远远超出了市场的容忍度。

过去十年,得益于政策补贴、限行限牌、分时租赁等因素,国内新能源车市场得到快速发展,但从2019年开始,过去的红利已经释放得差不多了。过去的方式方法,以往的成功经验,在新的消费需求和行业趋势面前,很难有效果。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底层逻辑是什么?能否进入新的高速增长景气周期?连庆锋提出了他的深层思考:“北汽新能源,必须二次破局。”

跳出传统,多维升级

与2013年刚刚启动市场销售时遭遇的市场冰点相比,当下的消费意识和市场规模都好了许多,仅北汽新能源就累积产销达到47万辆,积累了一定市场口碑和成熟度。但连庆锋认为,当下新能源车市场遇到的难题,一点都不比十年前少。“二次破局是在没有补贴政策的底下,在更高的起点与燃油车直面竞争。没有庇护,没有遮挡,只能凭硬实力。”

按照前10个月国内新能源车近90万辆的规模来看,新能源车大概占据5%的市场份额。“如果能够做到10%,这个蛋糕就能大到所有人都能吃饱。”连庆锋说道。倘若能够推动市场占比从5%增长到10%,基本也就意味着进入了成熟期,甚至带来井喷式爆发。

连庆锋认为,能否推动新能源车市场再上一个台阶,关键在于回归国家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初心,去和燃油车抢市场,带动实现经济、环保、市场三个维度的升级。

第一,推动经济升级。虽然说新能源汽车的购置成本比燃油车要高,但是在全生命周期的实验成本里,可以做到比燃油车低。在出行领域,特别是在10万元以下的市场里,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趋势。

第二,环保升级。限行限购背后的逻辑是整个国家生态文明的建设,属于政府净化的结果,并不是为保护新能源,而是因为传统车可能是负作用。未来关于出租车、网约车公共出行市场里,电动化肯定是主要的群体。

第三,消费升级。新能源的发展不是简单的电动化,带来的是整个产品属性、生态属性、用户体验属性的根本变化,这三个变化导致新能源汽车会成为燃油车最终消费升级的解决方案,只有做到这方面,新能源才能够得到真正对燃油车的渗透和替代,在一些国家,特斯拉对传统豪华车形成的威胁,背后就是这个逻辑。

连庆锋说,这三个维度的升级是对二次破局的一次探索,会涉及产品、品牌、技术的所有内容。具体怎么落地?关键在于推动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改革一般是从不成熟市场到成熟市场、不成熟行业到成熟行业必然要走过的阶段。未来3年里,如果这个行业不进行残酷淘汰和洗牌,也就很难二次破局再出发。”

对于汽车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连庆锋有三点深入思考:第一,汽车行业本身现在碰到的困难是存量竞争、淘汰赛阶段;第二,新能源汽车是汽车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方向;第三,新能源汽车的供给侧改革,除了传统内容,还需要在新维度上实现新突破。

如何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实际就是回归、聚焦、效率。连庆锋说,在行业赛道调整期的时候,一定要保证足够活下来,实现可持续发展。只要我流的血比别人流的少,就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天。基于这一点,北京新能源从技术降本、规模降本、管理降本,做了大量工作。比如技术降本,前段时间和宁德时代联合开发的电池,整个成本降低了30%。

补短板,就是要解决新能源当前存在的一些痛点,来促进行业的成熟。比如围绕里程焦虑、充电焦虑,包括全气候低温的焦虑。今年7月,北汽斥资20多亿元投入建成了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新能源检测中心,涵盖18个实验室。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在视察后对北汽集团在贯彻高质量发展战略中的积极表现给予高度评价,他表示,北汽新能源在短短时间内利用一个旧厂房腾笼换鸟,建成一个世界领先、国际最高水平的新能源汽车整车全新试验验证体系,充分体现了北汽集团对于高质量发展的追求。

通过过去的实践和总结,连庆锋更加确信一点,那就是,发展电动汽车不是简单的电动化,而是以电动化为突破口带来全新的理念、制造工艺和商业生态的大变革,由此带来汽车行业的大变革。“我们始终认为,干新能源汽车如果还是过去那套思维没有任何出路。汽车业连接了4个万亿级市场,包括整车制造、能源管理、智慧出行、智能网联,一定会带来人类出行方式的大变革。”

撬动新增长,品牌走上去

很显然,在行业激烈动荡、市场跌入冰点变革的背景下,北汽新能源正在围绕通过“找短板、促转型、求突破”方法,撬动新一轮的增长。瞄准问题找短板,认准方向促转型,精准发力求突破,通过逻辑缜密环环相扣的认知与实践,从而完成新能源二次破局的点题、破题与解题。正如徐和谊所说,市场压力下,必须要有“换道的信心、选道的智慧、筑道的能力”,这三点,实际上也高度概括出北汽新能源的过去十年,正在进入的新十年以及未来的愿景。

连庆锋说,未来十年若保持继续领先,并不一定说你的规模能力和体系需要做到多大,有时候你的思考、探索走的比别人快,那就能赢得先机。在他看来,未来的大发展要让新能源汽车去破题,必须让新能源车参与到更大的变革中去。

首先,是出行生态的变革。分时租赁和网约车,这个领域还有很多课题,比如最后一公里,比如关于农村市场的消费升级,以及低速电动车的升级,都是出行层面大的课题。

其次,是能源结构变革。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电动化和国家能源结构的优化、绿色化是相辅相成一体化的,北汽新能源正在通过“擎天柱计划”把电动车、充电桩、换电站组合在一起,从而把整体利益做到更有效的平衡。

第三,引领其他产业的转型升级。连庆锋说,新能源汽车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北汽是集全集团之力全力以赴,包括已经建成了亚洲一流的试验中心,但北汽新能源不会独享成果,而是联合科技公司、电信运营商、业内伙伴,共享新能源基础设施、大数据等,目的就是携手共进、联合做大。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至今,北汽新能源的一系列转型调整已收到了初步成果。集团在2018年动了“大手术”,对中端以下产品进行整合梳理,当年也确实遇到了很大压力,虽然销量上没有什么反映,但产品结构调整基本到位,向着高质量、高效益产品迁移。在行业转型之前,主动实现了品牌向上。

不久前的广州车展上,北汽集团高端品牌ARCFOX正式发布了面向新能源汽车2.0时代的创新商业探索模式——无界生态。诞生于IMC智能模块标准架构的三款车型首次亮相。连庆锋介绍,ARCFOX是北汽集团“高、新、特”战略的承载,将体现北汽在三电技术及智能网联技术方面长期积累的优势。它集成了全球顶级资源,系北汽与麦格纳合资公司的产品。目前,镇江工厂正在做投产前的最后准备。连庆锋说,熟悉麦格纳的人都知道,这家为奔驰、捷豹等高端品牌代工的企业,本身也意味着品质保证和高端形象。

也正是一步一步推动实现品牌向上、跨界共赢、体系升级,让连庆锋对未来的判断更有底气。他说,新能源汽车遭遇发展的冬天并不可怕,实际上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企业寒冬”和今天很相像,寒冬过完会死掉一大批企业,但是洗牌之后,互联网产业真正赢得了蓬勃向上大发展,留下的企业脱颖而出,成为一个个世界级企业。他相信,明天的新能源汽车也会实现类似的凤凰涅槃。

不忘初心,知行合一

以十年之力,成就新能源汽车企业领跑者之功,走过了从无到有、从零到一的初创历程,进入到依靠内生发展动力来实现平稳增长的2.0阶段,这个阶段里竞争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竞争态势变得更加激烈,但十年前后,北汽新能源的内核没有发生太大改变。连庆锋说,通过新能源创造美好世界的初心不改,创建世界一流汽车企业的使命感依旧强烈。

企业十周年,实际上也是每一个人的十年,连庆锋想起了自己的十年前。毕业后他首先进入北京市人民政府研究室,2009年进入北汽,先后担任北汽集团董办副主任、经济研究所所长,在宏观行业研究、企业战略发展等方面颇有造诣,曾参与北汽集团及北汽新能源公司多项重大战略项目研究与执行。

2017年来到北汽新能源后,连庆锋的个人职业也发生了转向。他颇有感慨地说,无论是在北京市政府还是北汽集团经济研究所,当时承担的都是一个智囊参谋的角色,更多地是“知”;如今在北汽新能源,则是不折不扣地“行”,最大的体会就是“知行合一”,知易行难。他深有感触地说:“‘知’虽然很难,但相对来说还算容易,研究行业发展趋势,还能够有一定的判断。‘行‘是最难的,要先让‘行’能够落地,做下来、做起来,比什么都重要。”

回想起两年多前刚到北汽新能源时,连庆锋坦诉,他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第一,我思考给这个组织留下什么?我要把我所有的经验、才能、智慧和探索,沉淀成北汽的一个体系;第二,这个组织能给我带来什么?”

连庆锋认为,不论风雨还是彩虹,顺境还是逆境,三年下来,他个人也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大变化,“包括工作状态、对事物的认识、处理问题的风格,都有很大改变。应该说,北汽新能源给我身上打上了深深的印记,推动自己不断成长。对我们每个人来说,珍惜你的职业,善待你碰到的每一个人,不过于追求什么,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这就是我十年来最大的体会。”

2019年对连庆锋个人来说也有着特别意义,迈入了人生中的不惑之年。但而立也好不惑也罢,回想起来,与十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大不同。“初心不改,经过磨练后,更加坚定了!我们都处于一个伟大的新时代,每个人只要把自己的路走好,保持初心向前走,也许中途会停下来思考一下,但思考完了后继续前行。只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最后一定能到达终点。”(文/《汽车人》管宏业,本文原载于《中国汽车界》杂志2019-12月刊)【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