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车站的聚会》剧情有硬伤,桂纶镁是败笔,胡歌像个文艺青年

原标题:《南方车站的聚会》剧情有硬伤,桂纶镁是败笔,胡歌像个文艺青年

文/马庆云

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当中,有一些桥段和镜头语言,属于对国外前辈电影人的致敬。但这些致敬,也没有必要将其吹捧的玄而又玄。优秀的电影,不是致敬了谁几个镜头,甚至于在打光布局上学习了谁,就是如何优秀的。真正优秀的电影,首先就应该有一个故事之上的有价值的社会主题,这个主题具备当代思考性。反观《南方车站的聚会》,除了一个“悍匪”故事之外,很难承载这种有价值的社会思考。

刁亦男导演固执于“白日焰火”式的犯罪故事,尤其在抓捕的阶段善于“做文章”,喜欢找一些“伪”现实主义的内容做桥段,从而让自己的电影仿佛有那么一丝的真实。然而,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当中的真实感,是相当缺乏的。我们甚至于无法品位到这部电影当中的物理环境上的真实。

真正优秀的文艺片,首先便是物理空间环境上的真实。《光棍儿》是张家口山区的真实。《钢的琴》是东北下岗工人的真实。《平原上的夏洛克》是衡水平原百姓的真实。不一而足。这些真实的物理环境,为剧情人物提供了充足的养分,让大家可以比对创作者是否有着严格的现实主义叙事能力。然而,在《南方车站的聚会》这部电影当中,物理空间变得模棱两可。

电影名字当中,以南方笼统而论。是苏杭,还是广深,更或者是川渝?剧情人物要有现实主义的血液,必须要有一个立得住的物理环境才行。到底是哪里人,需要通过剧情的方式为观众呈现出来。而《南方车站的聚会》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显然迷茫不知所措。电影当中的人物,有时候在故意学习一些西南地区的方言,但绝大多数时候,他们更像是一群电影演员的自娱自乐——更像是一群横店的演员罢了。

人物缺少现实的血液,只能靠编剧的假象和手捏,而故事方面,就很难有所成绩,尤其是当代思考价值方面的成绩。一个没有物理背景前提下的“追凶”“逃亡”故事,想要呈现什么呢?刁亦男导演自己,估计也很难说清《南方车站的聚会》想要呈现什么有价值的内容。这是一个典型的毫无态度可言的流水账叙事,更像是某些小报记者搞出来的有噱头没态度的逃亡文字板块。

剧情当中的周泽农,并未被赋予更为有价值的社会形态。在这部电影当中,他是一个地下偷盗团伙的小头目,更是持枪杀警的犯罪分子,这样的人,被尽快抓捕并且绳之以法,才是影迷情感线上的正途。然而,正是这样的人物,在《南方车站的聚会》当中,被创作者赋予了主角光环,能够在警方的布控当中多次逃走,并且最终顺利实现了自己的赏金谋划。

这种毫无正向价值的角色,很难让正常的影迷升起情感认同来。略有理智的影迷,都是恨不得周泽民赶紧被警方抓获的。面对这样一个没有物理真实感的电影故事,观众似乎需要编剧手捏出一些有价值的社会内涵来,然而,《南方车站的聚会》除了“悍匪”屡次玩弄警方布控之外,反向的价值和内容一直在层出不穷,在正向价值上,毫无建树可言。

这类架空物理环境的犯罪题材影片,更像是编剧捏泥人,看似反应中国当下的“现实”,不过是满足编剧导演的讲故事的雕虫小技罢了。人物,没有和现实建立有效关系,故事,更是有着反向甚至于有害的价值理念。用犯罪分子的视角去讲故事,试图让影迷进入这个视角里边来,并且为犯罪分子的不法行径进行情感埋单,《南方车站的聚会》对男主角何以如此,缺少一个有效的情感说明。

周泽农方面,并无任何值得同情的桥段内容。编剧刁亦男过分想当然地处理了这个角色。而这类无法自圆其说的想当然,更是在《南方车站的聚会》当中大量出现。比如,刘爱爱为何要帮助周泽农?这个桥段,在电影当中,被周泽农进行追问。然而,电影选择了火车经过,声音巨大,让影迷听不到刘爱爱说了什么。按着正常的叙事逻辑,稍后的剧情当中,应该对刘爱爱到底怎么回答进行重新的展示才是。然而,《南方车站的聚会》选择回避这个问题,不再展示——这是把影迷当傻子,当作不需要给理由的傻子。

包括最后的收尾部分,刘爱爱已经拿到警方给的三十万赏金,却在存钱的最后阶段败露,这不是刘爱爱智商的问题,而是编剧对手捏故事的仓促收官。这样的结局处理方式,确实有歧视影迷基本审美智商的嫌疑了。角色人物前后的智商能力,也并不统一。

因为主角们毫无生活感可言,不接地气,所以,编剧刁亦男努力增加配菜,帮着自己的电影没有真实价值进行圆谎性的处理。比如,让剧中角色各种吸烟,试图增加所谓的烟火气息。这是编剧极度不自信的表现。廖凡带领的警队开会布局的时候,让不少的警察耳朵上夹着烟卷,这简直成了电影的败笔。我们村的支书开会的时候,倒是会一群耳朵夹着烟卷的,土老帽式的真实。但您很难想象,警队也像农民聚会。这种处理方式,看似真实,实则最大失真了。

再比如,《南方车站的聚会》当中,曾美慧孜饰演了一个陪泳女,基本上她出现的所有戏码,都对剧情的前进毫无价值可言。删除曾美慧孜出场的这些戏码,毫无遗憾。但是,刁亦男导演为何非得让曾美慧孜去承担某些情色的内容呢?不过是主角们已经是手捏得毫无烟火气的玩偶,一定要在配菜当中找一些生活感了。这是强行加入无关紧要的生活内容,但这种生活内容,也是编剧臆想的,是自己的生活揣测,而非真实的生活质感。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情大量硬伤,俯仰皆是。而在男女主角的处理上,也值得商榷。桂纶镁去承担女主角的戏码,是最大的败笔。这部电影当中,即使对真正的物理质感毫无建树可言,但依旧强调,故事发生在南方。可是,桂纶镁首场戏码,就缺乏真实的底层陪泳女的样貌。导演故意让桂纶镁去吸烟,强加一些人间的烟火气,掩盖自己手捏的尴尬。然而,桂纶镁吸烟的动作一上手,就彰显了自己中国台湾女孩的优柔和小资,这不是陪泳的底层女人,这是桂纶镁自己。

整部电影当中,桂纶镁都没有演出底层的陪泳女人物,而是一个自带文艺气息的桂纶镁自己罢了。类似问题,还出现在汤唯主演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当中,汤唯也是只会演文艺的自己,不会演真实的底层女性。与之相对的,则是万茜饰演的杨淑俊更为接近真实。这是演员演技上的问题,更是手捏式的玩偶类剧本必然面对的问题,剧本就没有人间烟火气,让演员怎么演的真实呢?

反观胡歌,对男主角的塑造,其实已经尽力了。胡歌饰演的周泽农一出场,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知识青年正在避雨。稍后,周泽农进入宾馆地下,参与小偷团伙的会议,也缺少小偷的既视感,更像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卧底”。这种角色上的尴尬,主要原因,还是编剧刁亦男把男主角过分移植了自己的情感,把角色当作一个“知识玩偶”去捏造了,角色没有赋予角色自己的小偷性格。

这样的电影,对于并不熟悉中国的影迷而言,异域猎奇,尚可。对于土生土长的中国影迷而言,太假了,且没有任何的现实思考价值可言。电影差,差在刁亦男导演那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