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期盼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更不想有人为我立黄昏

原标题:我不期盼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更不想有人为我立黄昏

我不期盼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更不想有人为我立黄昏,我只是人海中的一粒沙子,我有我的故事。

千百年来,我们重复地听着,重复地讲着别人的故事。

从前,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与一个小和尚。有一天,老和尚对小和尚说,来来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庙……

也许,很多年以后,别人也会重复着我们的故事。我们既是那个爱念叨的老和尚,也是那个不安分的小和尚,需要故事来安抚我们躁动不安的灵魂。

很多人的故事让我们重复地讲,重复地听,只因为他们活成了我们的故事。

诸葛亮对周瑜说,因为我与你的故事不相同。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故事讲的是诸葛孔明。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故事讲的是周公瑾。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我们知道这是金庸讲的故事。

小李飞刀成绝响,人世不见楚留香。我们知道古龙再也不能给我们讲故事了。

路遥用生命为了我们讲述了《平凡的世界》,平凡的人原来可以这样活,而他活得一点儿都不平凡,“辛苦”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别人把沈佳宜追到头晕目眩;郑微却把别人追到死去活来。于是,我们知道,她们是不一样的女生。

我们因为相同的故事,而得到了相互认同。

君自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

来日倚窗前,

寒梅着花未?

这是共同经历了一段故事而产生的认同。

因为诸葛亮足智多谋,鞠躬尽瘁,对他我们无法掩饰内心的敬佩之情。

因为周瑜气量狭窄,表里不一,对此人我们不想掩饰那一份幸灾乐祸。

因为沈佳宜,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回忆起学生时代暗恋的那个女孩。

因为,不是因为,是如果。如果有个女生像郑微一样追你,哥们,你就从了她吧。

这是故事使我们对素昧平生的人物产生了情感认同。

当故事已然尘埃落定,费尽力气的沉默也埋葬不了过去。满身风雨的我从海上来,打算隐居在这沙漠里。

下面是我的故事,似梦幻泡影又真实存在。

想隐瞒的事总是那么清晰,半生回忆堆积成千言万语,却只能强作无语。迷信中的天时地利只欠一个谁?在千山万水人海里相遇仿似梦境一般。这是我对爱情的呼唤,曾经你也应该有过,或者正在经历着甜蜜的折磨。

冬去了春来,雪化了云开,用我的爱对你说一个故事。

从前,有座城,城里有个院子,院子里住着你和我,有一天,你对我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说好啊。你说,很久以前,有座城,城里有个院子,院子里住着你和我,有一天,你对我说......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我们急于倾诉自己的故事,为的是寻找一种心灵的救赎与情感的认同,以证明自己的存在。

《活着》中的徐福贵对老黄牛重复着他的故事,《祝福》中的祥林嫂总是重复着“我怎么那么傻”?《平凡的世界》的中孙少安站在东拉河上诀别了田润叶,孙少平看着田晓霞的日记在思念亲爱的她。

故事感动了我们,但是书中的故事却不是我想要的。

《孔雀东南飞》、《不负如来不负卿》、《罗密欧与朱丽叶》等等,我怎么突然发现书中的故事好多都是凄美的悲剧。这么故事曾经骗了我们多少眼泪。

我们经历了或者创造着故事,但是我的故事和他们不同。

我们的爱情是那么的简单,没有荡气回肠,更没有生离死别,都是些狗血的儿女情长。

我们的生活没有“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壮烈,也没有“采菊东篱下”的依然自得。现实的生活平淡而世俗,我们念叨着诗和远方,苟且地在工地上“搬砖”。面朝大海是好,可是海景房多贵你知道吗?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想简简单单的活着。

下面是我的愿望:我想有一所不大的房子,一个温暖的家。我不期盼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更不想有人为我立黄昏,有人问我粥可温。我只想守着我并不富裕的家,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携手终老。

时光溯洄者,愿汲一缕清辉和你一起回味经典,品读人生。

愿君在平凡的世界过得幸福!

爱吾爱以及人之爱,如果您喜欢,请点赞、分享!

关注我,您不但能读到更多精彩的文章,还能获得一份精美礼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