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乾隆,是古今旅游第一氪金玩家

原标题:我,乾隆,是古今旅游第一氪金玩家

我热爱旅游,因为我试图通过不停歇的脚步,

了解这个世界、寻访我统治的国家,也探究我内心深处的那些怅然。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花火。

不过得益于我的帝王身份,

我不用像徐霞客一样背着行囊风餐露宿,

不用像孔子一样出门玩会被当地人围攻。

更不用像今天的驴友们一样忍受乌烟瘴气的旅途。

我可以利用我的特权获得一个舒适的旅途,会有一批“爪牙”为我开辟超宽视角的清净景点,毕竟没有人敢跟皇帝抢路。

我有专门的智囊团为我打造我的独家个性旅游线路,官员会在我出门的时候,往我的包包里放一本“乾隆南巡纪程图”,也就是今天的“小白旅游攻略”。绘制出预定的线路,把沿途经过的名山大川、县府衙役都标出来。最后再标注好每一站休息的距离和时间,简直就是服务到家。其中最著名的攻略就是那份《西湖十景》,足足标出了西湖可供观赏的54个景点。

我也有一群挖空心思只为讨好我的臣民们为我上演一场场精彩绝伦的表演。比如著名的寿山福海,就是当地的官员乡绅一起预备的节目。在船上远看的鲜桃,近看鲜桃裂开,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舞台。数百人齐齐为我上演了新戏《寿山福海》。

所以,我经历的旅行,是超级无敌黄金VVIP级别的。

而我,只用按照计划去玩,然后跟随自己内心的感慨写诗就行了。

看到了这么美妙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做手账呢?毕竟我可是拥有一千多块印章的手账达人。《乾隆南巡图》、《南巡纪道图》等艺术作品,《南巡盛典》都是我的旅行手账。

什么?你问我怎么不是亲自写的?

我赏了那么多银子,是让他们吃白饭的?他们肯定得给我干活!

我在干什么?我这个写诗狂魔怎么可能在旅游的途中不写诗呢?为此我还专门命人打造了一款专属于我的旅行文具箱,可以供我诗兴大发时随时拿出来留下我的墨宝。

毕竟旅游的意义就是为思想接生。

旅行,我不是随便玩玩的。

毕竟我是乾隆,我很忙。

南巡时看到许多美得不得了的景色,让我很想跟宫里的其他人分享一下。

可是美景这种东西,只可意会,哪能言说呢?

想和亲朋分享美景的心情太迫切,我不得已想出了一个办法——

把美景直接复制粘贴,copy一个回家!

这样,不仅可以给别人看,若是我哪天兴起,想重温往日旧景,也能说看就看了。

北京的颐和园、后来修葺的避暑山庄、承德外八庙寺庙群……

这种沉浸式3D全景IMAX式儿的票圈,放在今天,谁敢说我这个不硬核?

美哉,妙哉!

有人说我南巡时的奢靡之风是上行下效,对此我绝不承认。

你们是在搞笑吗?若不是国泰民安,哪里来的那些奢靡浪费的本钱?

我的几次南巡,真是切实的拉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至今还有无数的景点和小吃,打着“乾隆皇帝当年赞不绝口”的名号在蒙骗无知的百姓。以一己之力养活了无数百姓。

比如那个所谓的叫花鸡。

叫花鸡的传说被编排成——乾隆爷一不小心衣衫破烂的流浪街头,乞丐看他太可怜,于是奉上了香喷喷的叫花鸡。

我?乾隆?衣衫破烂流落街头?他在开什么星际都市卧谈会玩笑?

现在的商贩哦,良心大大的坏!罢了,商贩也是要发票圈给自己宣传的,我乾隆心宽体胖,也不跟他们计较。

不止美食,还有景点。西湖行宫、扬州五亭桥这些为我而造的行宫。

没这些行宫,哪来的旅游经济?况且我又不只是去游山玩水的。

南下的过程中,我了解了当地的风俗民情,确实和京师大有不同;兴修了水利运河;免收了陈年赋税,算是为百姓减去了巨大的一笔负担。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我走过无数的城市,但是最令我流连的,是西湖畔的那一抹风光。

不是因为我在西湖湖畔遇到了哪位绝色女子,因为任何朱颜在西湖这婉约的美面前,都黯然失色。

“欲把西湖比西子”,就是西湖最好的广告。

官员为我准备了西湖十景,实际标注了54处景色。然而当我真正到了西湖之后,发现西湖一步一景,处处好风光。

来,众卿跟着皇阿玛歪头,看看朕的路书

现在的西湖,依然带着她的那份娇嗔的美,在喧嚣的市区里,独享一份恬静,犹如遗世独立的一颗明珠。

若不是念着自己的皇帝身份,需要回京主持天下大事,可能我真的就在西湖边买房住下了。

带着这种留恋不舍的心情,我决定在西湖畔留下自己的墨宝,以另一种形式和西湖绑定。至今西湖边还留着御碑亭,背面是我乾隆亲笔写的诗。

这种硬核到全天下都能看到的票圈,怕是现在的谁都做不到的。哈哈哈哈哈,朕心甚悦!

有人说我是个败家子,因为我在旅游上花的钱太多了——

前期预备方案要花钱,出门的交通工具要花钱,没有路修路也要花钱,官员费尽心思为我预备,当然也要赏了……

这钱当然就跟黄河的流水一样没了。

不过我自己挣钱自己花,没啥亏心的。

官田、盐业、关税,哪一个都是我的聚宝盆。更不用说我还有内务府替我整天出谋划策想着法子挣钱了。

所以说我穷、说我挥霍、说我败家的,都是跟风的无脑喷子!

其实刚开始的我,还是秉承着脚踏实地的想法,不断的交代给臣子们:“要保持艰苦奋斗的良好作风,别搞那些有的没的奢靡浪费的那一套。”

哎,结果没想到他们送给我的礼物这么炫酷,我看的好开心。

其他官员意识到礼物能够让我开心之后,纷纷效仿。

而我总不能白嫖他们的礼物吧,只好给那些建了行宫的官员们意思意思,赏了他们两万两白银。

哎,你们总说我旅游的一系列事情太不可理喻,太过分了。

但是你们也得体谅一下我啊。

我是皇帝,什么国家大事都得让我过目,整天批折子忙公事,三更睡五更起,我要是不学着换换口味,肯定要凉凉的。

至于我旅游花钱太多……

我是皇帝哎!就算我出门,啥都不干,自会有无数的百姓以见我一面为他们的无上荣耀,就算我啥都不说,他们也会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进贡到我面前,好等我的一句夸奖。

而且我的钱够多啊,出去玩也没见哪次翻车啊。

后来的后来,在我即将入土的时候,我琢磨着我自己做的那些事是不是有点不像话了。

所以那天内心有点不是味儿的我,和军机章京吴雄光好好检讨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朕临御六十年,并无失德,惟六次南巡,劳民伤财,作无益,害有益,

将来皇帝南巡,而汝不阻止,必无以对朕。

其实我不建议大家像我一样重氪甚至超氪的去旅游。

毕竟你们不是皇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