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高晓松的梦中情人,让李健死心塌地35年:他们的神仙爱情,逼疯了娱乐圈无数塑料情侣!

原标题:她是高晓松的梦中情人,让李健死心塌地35年:他们的神仙爱情,逼疯了娱乐圈无数塑料情侣!

作者:Girl

来源:GirlDaily(ID:kaishi09)

最近娱乐圈分手、离婚、劈腿的消息又扎堆了:

漫天的“情变”消息,甚至引起了大众对爱情的恐慌和议论:

在一次次“又分手”“塑料情谊”“逢场作戏”的呼声里,淹没掉的是大众对真爱的信心和憧憬。

幸好,GiGi依然看到了彼此尊重、互相成全的爱情——

李健和孟小蓓。

有人曾问过他和妻子的故事:“你们在哪里度的蜜月?”

李健脱口而出——“我这一生都在度蜜月。”

他还有个给妻子孟小蓓的专属称呼,小贝壳。

李健和孟小蓓的爱情,像是一场世外桃源般的异数,从没被这个世界打扰过。

“你被写在我的歌里”

早年李健上一个节目。

主持人问起他和妻子的感情。

他笑笑: “其实她一直在我的歌里。”

诗人说起情话来,真是要命。

李健的每一张专辑,都有一首歌是给她的。

创作《恋人》的时候,他直接在专辑里说:

写这首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用尽所有的情感专注于它,我的小贝壳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可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总浮现天鹅的形象。

后来我才听说,一对天鹅中如果有一只死去,另一只也会随之而去。

《小鸟睡在我身旁》,他把孟小蓓形容成小鸟:

有一天夜里

我看着窗外树上的鸟窝

想里面的小鸟一定睡得很香甜

我身旁的小贝壳也静静地睡着

就像一只小鸟……

等到李健受邀去俄罗斯,又写了《贝加尔湖畔》:

月光把爱恋,洒满了湖面

两个人的篝火,照亮整个夜晚

李健从来不吝啬表达自己的爱意。

孟小蓓是他的 眼前人,枕边人,心上人。

于是走到哪里,见山是她,见水也是她。

相比起来,反而是孟小蓓的爱,更加温柔,不动声色。

他在台上演唱,她甘愿做他的听众,在他目光所及的角落,安静着不打扰。

在孟小蓓的私人微博里,她总是唤他:先生。

有时候,两人的对话充满生活的幽默:

有时候,又带了些诗意的温情:

她还会随手记录两个人的生活,点滴之间都是趣味:

她对李健的称呼也多种多样,午睡先生,热伤风先生,节食先生,爱干净先生……

他们像任何一对幸福的恋人,一个才华横溢,一个温柔解语。

如果这就是爱情的全貌,好像和旁人也没什么不同——

但,他们的故事,远不止如此。

从少年到青年,从陌生到心动

李健和孟小蓓,是故事里的青梅竹马。

第一次遇见时,他10岁,她5岁。

李健的爸爸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女孩,直夸她“像个俄罗斯小姑娘”。

年仅10岁的李健还没抽条,站在一边,呆愣愣看着被邻居阿姨抱着的孟小蓓。

短短的手,短短的腿,睁得圆圆的眼睛,还有天真的笑容。

他在心里嘀嘀咕咕:啊,她脸可真红。

年幼的小贝壳

再次遇见的时候,他已是少年模样,而她正待豆蔻。

他们在一位长辈的婚礼上意外重逢。

少年漫无目的地顺着楼梯往下走,女孩正拾级而上。

他们各自站在一条线的两端,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局促着没有说话。

后来,他们渐渐熟悉了。

李健读着高中,是出了名的三好学生。而孟小蓓还在啃着中学的教科书。

女孩扎着羊角辫蹦蹦跳跳,遇到不会做的题目,常常跑去邻居家请教品学兼优的他。

等李健高中毕业,被清华保送,她像个小尾巴,继续向他请教。

他上着晚自习,参加社团,组了乐队,写抓狂的论文——还在空余里指导孟小蓓数理化。

直到有一天,孟小蓓也上了清华,变成了他的学妹。

她出现的时候,李健简直措手不及。

邻家有女初长成。

原来印象里还没到自己肩膀的小妹妹,已经变成长发飘飘,笑容恬静的样子。

青梅竹马的好处是,他们总有足够的时间,等一个人跟上另一个人的脚步,从熟悉里酝酿出心动。

一眼万年这种事,什么时候都不会太晚。

可李健还是没追孟小蓓。

他不说,她也不说。

只是见面更频繁了,要请教的问题也一下子多了起来,话总是讲不完,一交谈能聊到饭都忘记吃的地步。

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也分不清是谁的心跳更快一点。

后来回忆起他们的故事,李健说:

“感觉彼此之间相互吸引,是相互向对方靠近,你走向我,我走向你。

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不必追。”

最高级的爱情,是心灵相通

知乎上曾经有个问题:“怎样才能嫁给李健?”

有一个很火的答案是这样:

“你要会泡茶,养花,煮咖啡,懂摄影,要会弹琴画画还要厨艺好,要会翻译叶芝的诗,会做牛排番茄面、地中海沙拉。

要知道玻璃蜥蜴不是蛇,要知道怎么做出清香晶莹最好吃的白米粽,还要成为清华的博士,在路上被星探搭讪。

最重要的是,你还要在5岁的时候遇见他。”

*纠正:小贝壳的博士生导师是清华的李强教授,“清华博士”应为误传

这段话概括的就是孟小蓓。

样貌出众,曾被星探挖掘,让高晓松迷了魂:“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可惜沉迷念书,一口气念到博士。

不仅才识惊人,热爱读书,还喜欢摄影,琴棋书画都有涉猎,闲暇时则莳花弄草,修篱烹茶。

他们的生活,正是荷尔德林那句话的写照: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李健和孟小蓓都喜欢阅读,所以家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房。四面都是书架,李健占了两面,孟小蓓占了两面。

有时候李健闲着无事,也会去孟小蓓的书架上找书——不过都看不太懂。

他们都爱好音乐。

孟小蓓有时候和李健去听音乐会,回来已经是深夜。

但她还是会坚持坐下来,完成每天的学习。

李健也不睡,就在书房熬夜陪她。

她学习,他创作。

等孟小蓓醒来,家里没有人,身上盖着毯子。

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们就煮上一壶咖啡,一起赏读文学,品评音乐,聊谈世事。

碰上有风的时候,花园还会送来一阵恰到好处的花香。

李健和孟小蓓的相处,总让人想起李清照和赵明诚。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她欣赏他的音乐才华,而他惊讶于她的学识、她的谈吐、她的才能。

孟小蓓不是会盲目追随的人,她不需要倚靠丈夫,知性、宁静,又独立。

而李健始终尊重、欣赏、喜爱她。

除却单纯的爱情之外;

他们还有平等的交流,互相尊重的人格,以及融洽的价值观——

既是爱人,也是知己。

这种“棋逢对手”的交融,让他们的婚姻永远充满意趣。

“对你的爱,一辈子都还不清“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

2001年,李健和卢庚戌成立了“水木年华”组合,一首《一生有你》曾红遍大江南北。

可是随即,李健和卢庚戌、唱片公司之间在音乐理念上产生了巨大分歧。

想要名利,就得在创作让步上。 现实和理想,李健总得选择一个。

李健选择了后者。

2002年的时候,李健自愿退出组合“水木年华”。

此后,他重新陷入了漫长的蛰伏期。

他依然坚持创作,却没有人再愿意听他的歌。

李健租着简陋的小屋,里边只有零散的几样家具;用心制作了唱片,却堆了灰卖不出去。

在北京小院的7年时光,陪着他的是孟小蓓。

她从来没有劝过他放弃,也没有指责过他的固执。

孟小蓓就这样陪着李健,一边念书写论文,一边同他看日落日出。

正因如此,李健没有沉寂下去,他写出了《向往》,写出了《风吹麦浪》,后来,又写了《贝加尔湖畔》《假如爱有天意》。

人们惊呼:这是什么神仙才子?!

于是李健再次翻红,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

好多采访和商演找上门,可李健还是慢慢悠悠的,做着游离在世俗之外的音乐诗人。

在李健最红的时候,他消失在大众的视线,和妻子跑去几千公里外旅行了一个月。

他没变,她也没有变。

选择一个人很简单,但要懂一个人是很难的。

孟小蓓成全李健在音乐上的“任性”,而李健守护孟小蓓渴求的安宁。

他们在生活的磨合里步调一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必说。

高晓松曾经很怅惘地讲:

年轻时,我们都想一生穿着白衬衣,一生只爱一个人。可后来发现,我们都做不到。

只有李健做到了。

他还是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衬衣。

他身边站着的,还是那个他10岁时遇到的女孩。

后来,李健第一次在自己的演唱会公开了妻子孟小蓓。

大银幕上放着他们的合照。

一曲《一往情深的恋人》后,李健说: “遇见好的伴侣能让人如虎添翼,而此刻我是飞虎。”

对他来说,孟小蓓给予他的一切,远远多出他的赠与。

因为有了她,生活才加倍美好,它不止是乘以2,它变成了N次方。

曾经有听友问李健:“今生做不成你的小贝壳了,怎么办啊?”

李健特别认真地回答她:“爱自有天意,小姑娘。”

在当今无数的快餐爱情里,还有他们让我们明白:

爱是可以相信和期待的,它依然可以创造出“从开始到结局”都很美好的故事。

如果再把时间往回拨转9年——

2010年,王菲登上春晚。

节目组和她商量:“我们这边希望您能唱代表作《人间》呢。”

王菲一脸酷地拒绝:“我不。”

她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扒出一首歌,“就要它。”风风火火上台去了。

然后,这歌一夜爆火,甭管走哪儿,路过十个音像店,八个都放着熟悉的旋律。

这首歌叫《传奇》,原唱是李健。

它的第一句歌词是: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那会儿好多的年轻人,都争先恐后拿这句情话和心爱的姑娘表白。

而在更早的2002年,这首歌刚刚出世的时候。

李健抱着吉他,在破破烂烂的小院儿里,对着一个叫孟小蓓的姑娘,专注地唱着献给她的歌。

这个女孩,是李健的一生所爱。

她是他真正的传奇。

GirlDaily:国内最优秀女性聚集地,一个高级有态度的女性公众号。专注迷人女子力,品鉴格调人生,分享最精致时尚生活。公众号ID:kaishi09,转载请联系助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