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文化圈 | 600亿!国产电影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

原标题:一周文化圈 | 600亿!国产电影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

一周文化新闻速递:截至12月6日22点,2019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超600亿大关;12月5日,《半夜鸡叫》作者高玉宝因病逝世,享年92岁;12月2日,《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 2019 年十大流行语”,区块链、硬核、融梗、“××千万条,××第一条”、柠檬精等上榜。

2019中国内地电影票房突破600亿

据国家电影专资办“中国电影票房”APP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22点41分,2019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超600亿大关,较2018年提前了24天,同比增长5.2%。

来源:国家电影专资办“中国电影票房”APP

据悉,2019年全国累计票房在10月3日18时45分突破500亿,用时276天,比去年突破该节点提前了1天,创造年票房最快破500亿纪录。

据艺恩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国内地电影票房过亿影片80部,其中国产影片41部,占比超50%;过十亿的15部,国产占10部,占比更是达到了67%。国产电影在2019年依旧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目前内地电影票房排名前十中,国产电影共占8部。前五位的分别是《哪吒之魔童降世》(49.74亿)、《流浪地球》(46.55亿)、《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42.41亿)、《我和我的祖国》(29.90亿)和《中国机长》(28.70亿),其中四部都为国产片。

纵观2019年的中国院线,一方面,票房领先的影片普遍质量上乘,另一方面,动画电影和文艺片等多种类型电影取得的突破进一步显示了中国电影在产出上的日益成熟。获得年度票房亚军的《流浪地球》更是被誉为开启了“国产科幻”的大门,并获得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最佳录音两项大奖。影片上映后,在国内刮起了一股科幻热,对科幻文学、影视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推动力。

卫冕年度票房冠军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迎来国漫高光时刻,也是它让更多人对国漫重燃信心。《哪吒之魔童降世》今年10月份通过奥斯卡最佳动画初选,将代表中国大陆竞争第92届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在电影还未上映前,大众普遍对“哪吒”此次的形象接受度不高,认为画着烟熏妆的哪吒太过颠覆传统,对电影并未报很大期待。然而,上映的《哪吒》凭借扎实的剧本、精致的场景、丰满的人物形象,成功获得大众的喜欢,口碑票房双丰收,成为今年暑期档最大的亮点。

作为国庆献礼片的《我和我的祖国》,采用七位导演按照时间线各拍一部短片的形式进行创作。这种种结构上的创新,满足了不同年龄层次的观影需求,让人们看到主旋律电影创作的更多可能性。拥有“小人物、大情怀”的“新主流电影们”,在唱响主旋律的过程中,能够主动贴近观众审美、并积极追求一定程度的艺术审美、讲好一个个故事,这无疑是时代的进步。

今年春节档报收票房58.3亿,暑期档报收135亿,国庆档报收50亿。暑期档的稳定表现,国庆档的超长发挥,成就了内地影市的“弯道超车”。毫无疑问,这三大档期的产出也直接影响到全年的成绩。

《中国电影报》副总编辑张晋锋表示 ,用 “主旋律”“现实题材”“创新突破” 三个关键词,来总结2019年的中国电影较为合适。“无论什么题材的影片,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人和故事上来。你不能不下功夫、没有创新,就用原来的套路。毕竟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态,是有门槛的,需要有创新有突破,才能把故事讲好,才能受到大众的认可。”

创作“周扒皮”形象的作者高玉宝病逝

2019年12月5日16时12分,《半夜鸡叫》作者高玉宝因病逝世,享年92岁。

来源:中国军视网视频截图

高玉宝出生于辽宁瓦房店孙家屯村,15岁起做劳工、17岁学木匠,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跟随部队南征北战打了许多大胜仗,高玉宝先后荣立六次大功,两次小功。

高玉宝的入党申请书,翻译过来是“我从(虫)心眼里(梨)要入(鱼)党(铛)”

被称为“战士作家”的高玉宝仅上过一个月的学,却先后写出总计200多万字的作品,除了自传体长篇小说《高玉宝》,还有长篇小说《春艳》《我是一个兵》《高玉宝续集》,并发表100多篇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高玉宝》中的《半夜鸡叫》《我要读书》等章节编入中小学课本,《半夜鸡叫》还曾被拍成木偶电影。

美术片《半夜鸡叫》海报

谈到创作《高玉宝》一书,高玉宝曾说:“我跟着部队从北方打到南方,一直打到湖南、广西、广东,一路行军作战,一路艰难地写书。写书过程中他遇到的最大困难是识字太少,不会写的字他就用图画或符号代替。那篇著名的《半夜鸡叫》就是一半写一半画出来的。

“当时‘半夜鸡叫’四个字我都不会写。‘半’画了半个窝头代替;‘夜’字画了颗星星;‘鸡’的繁体字最难写,我画了一只鸡表示;‘叫’则画了一张大嘴,张着口大叫的样子。” 高玉宝不畏艰难,历尽心血,经过一年零五个月的创作,完成了25万余字的初稿,小说可谓“图文并茂”。小说《高玉宝》手稿,如今陈列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

《高玉宝》 书封

《半夜鸡叫》是高玉宝自传体小说《高玉宝》的第九章,讲述的是绰号“周扒皮”的地主为了让长工早起干活而半夜钻进鸡笼学鸡叫,最后反被长工们戏弄。 1964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将《半夜鸡叫》被改编为木偶动画片,让“周扒皮”的形象从此家喻户晓。

美术片《半夜鸡叫》海报

1988年,61岁的高玉宝正式退休。年高德劭的高玉宝依然笔耕不辍,从事文学创作,出版了长篇小说《高玉宝》的续集,报告文学《家乡处处换新颜》等数十部文学作品,受到中外读者喜爱。他说:“文学是一块净土,又是一座高山,也许我不会攀上巅峰,但我会全力以赴,奋力拼搏。”

除了写书,他还把旧社会普通百姓的苦难生活和新社会的巨大变化讲给大家听。几十年来,他先后作报告5000多场,听众达500多万人次。

83岁时,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每每想到已牺牲的战友,就觉得自己能活到80多岁,能够工作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他说:“我就觉得我不能停下来。”

2019年十大流行语揭晓

12月2日,《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 2019 年十大流行语”。分别是文明互鉴、区块链、硬核、融梗、“××千万条,××第一条”、柠檬精、996、“我太难/南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

2019年十大流行语中,有5个来源于电影、综艺节目。其中 “硬核”、“××千万条,××第一条”都来自于年初热映的《流浪地球》。

在影片中反复出现的行车安全提示语“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并不合辙押韵,读起来甚至还有点拗口;但贴近现实,能唤起人们的安全意识,在人们心中产生了共鸣。随后,使用范围扩大,衍生出了新的造句格式“××千万条,××第一条”,由此在社会上广为传播。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这句话出自2019年暑期热播的综艺节目《中餐厅》第三季的嘉宾黄晓明之口。

节目中,作为“店长”的黄晓明在有关餐厅菜式、采购等事情上常常不顾及其他人的意见,除了这句话,他的“这事不需要讨论”“听我的,我说了算”等也在网上广为流传,被网友调侃为“明学”。

《咬文嚼字》编辑部认为,“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流行,反映了人们对霸道、蛮横人格的嘲笑和反感。

“柠檬精”的字面意思是“柠檬成精”。柠檬味酸,与嫉妒他人时“心中酸溜溜”的感觉相合。因此“柠檬精”最初用在他人身上,是用来嘲讽他人的, 其含义与“嫉妒”类似。近来,它的贬义色彩在不断淡化,有时也用在自己身上,即 用于自嘲,表达对他人或外貌或才华,或物质条件或情感生活等各方面的羡慕。

比如,“我柠檬精了”就相当于“我羡慕了”。有时也说成“我柠檬了”,或“我酸了”,表达的都是同样的意思。还出现了“酸甜柠檬精”的说法,多用来形容被别人的浪漫爱情甜到又不禁产生羡慕的“酸”意的复杂心情。

有人还用这十个流行语造句在区块链硬核这片,有人提出文明互鉴,有人主张霸权主义,有人反映柠檬精融梗……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996这玩意儿,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我太难了!

流行用语的来源及成因多种多样,但这些词语都具有感染力强、易于传播使用的特点。当然还有很多流行语也没能上榜,比如“盘”、“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雨女无瓜”、“可/我可以”、“阿伟死了”等。

近日“2017和2019对比”在网上火了,人民日报也制作了份2017和2019网络流行语对比图。

这么多流行语,你都用过哪些呢?

参考来源:1905电影网、CCTV6电影频道、中国新闻网、人民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