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工装修作业受伤,究竟哪方该为此负责?

原标题:临时工装修作业受伤,究竟哪方该为此负责?

11月25日上午9时许,在盘古大道和中南大道交叉口的市场内,一名30岁的装修工人黄正追在该市场办公室内打钉加固围边时,不慎从2米高的手脚架摔下,后脑勺着地。目前已住进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病房。

飞来横祸,工人从手脚架上摔下受伤

12月2日上午,记者来到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病房内,看到受伤的装修工人黄正追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嘴里插着呼吸机,至今仍昏迷不醒,其家属每天都会在病房外等待着一天仅有的一小时探视时间的到来。

黄正追躺在ICU病房内。

“事发时,我还在老家的地里砍甘蔗,接到儿子进医院的消息后我丢下刀马上就往来宾赶。”黄正追的母亲张宽迎说,黄正追是家里的老三,从小吃苦耐劳,通过打拼从老家到来宾生活。当天下午,她赶到医院急诊科看到儿子像是睡着一样,怎么叫都没反应。“前一晚还在和我通电话让我到来宾和他住几天,今天再见到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医生正和黄正追家属讲述情况。

来宾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住院医师覃东翔告诉记者,黄正追出事后先是进入急诊科,通过检查CT后发现是颅脑损伤,于是立即进行左侧及右侧的开颅手术。手术后转入重症医学科科,转入时病情比较严重。

黄正追家属接受采访。

记者走访事发现场 该谁担责各有说法

12月2日中午,记者跟随黄正追的工友韦志存来到盘古大道和中南大道交叉口的市场内走访。记者看到市场高度是2米左右,手脚架的高度是1.3米左右。

事发地点。

“当时我们三个人在不同的地方打钉子,突然我听见‘轰’的一声,我就赶紧问怎么了,连续问三次都没见回应,走过去看发现黄正追已经倒在地上,我就让另一个工友去扶他,我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韦志存说,11月初接到市场老板的电话,说需要找人搭建钢架棚围边,就邀请黄正追以及另一个工友过来一起做工。“我们这些人平时都是靠接零散的装修工作来维持生活。目前医药费我出了4000元,老板出了13000元,工友群里筹到18000元左右,剩下的都是黄正追的家人出。我觉得医药费应该由老板来出,但老板说我们没有和他签订协议,所以主要责任是我。可我现在也无能为力,我也是出来打工的,没有那么多钱。”

黄正追当时用的脚手架。

随后,记者通过电话采访到该市场的股东之一 罗先生。罗先生表示,市场的股东有3~4个人,到底该谁负责也不知道,目前也没有认真的协商过,只能通过走法律程序来判定。

黄正追母亲希望社会爱心人士能帮助他度过难关:

律师说法:工人装修时受伤该哪方负责?

广西品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荣宗告诉记者,该案例涉及承揽关系与雇佣关系这两个法律关系的争议,区分承揽关系和雇佣关系的不同是对本案中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认定的关键。

雇佣,是指当事人约定一方于一定或不定时期间内,为另一方提供劳务,另一方给付报酬的契约。承揽,是指当事人约定一方为另一方完成一定的工作,另一方依工作成果给付报酬的契约。雇佣是劳务提供者以提供劳务本身来换取报酬;承揽是劳务提供者以工作结果来换取报酬,提供劳务只是产生工作结果的手段。对于买者来说,雇佣买的是劳务本身,承揽买的是劳务的结果。雇佣注重的是过程,承揽注重的是结果。

那么,在雇佣关系中,劳务提供者只要提供了劳动,雇用人就得付报酬;而承揽中,劳务提供者虽然提供了劳务,但是没有达到工作的目的,定作人则没有义务支付报酬。

对于市场人与韦志存、黄正追之间的关系,以及韦志存与黄正追之间的关系的认定,应该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认定。

另一方面,虽然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造成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另外,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加之,承揽关系与雇佣关系存在诸多交融之处,所以建议双方在本案中能协商处理,化解矛盾为宜。

来源:来宾日报融媒体记者 曹汐 文/图/视频

【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和保持信息完整性,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刘京平 吴清文 编辑:黄婷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