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抢的小学生英语考试”开考,有孩子考完还要接着去上课

原标题:“最难抢的小学生英语考试”开考,有孩子考完还要接着去上课

12月7日,2019年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开考,这场考试被家长称为目前全国最难抢的英语考试。

为了一个考位,许多家长“多人作战”刷网站;抢不到上海的考位,有家长不惜带孩子奔赴外地。

不过,这场考试只是孩子们征程中的一役。一名家长跟孩子核对考试时间后,不忘叮嘱“考好立马走人,上课去”。

上海开放大学考点,家长守候在考场外。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慧 图

抢考位:“两三秒就没有了,就像双十一的秒杀”

当日中午,在上海开放大学考点附近,上午段的KET、PET考试结束后,不少家长带着孩子聚集到快餐厅。餐桌上除了饮料餐食,还有各色练习题,“再练练,找找感觉。”家长督促着孩子。

餐厅里大多是家长与小学生的组合,“赶考”成为相互间的社交语言。

有孩子遇到了同考场的考生,说着“我们是一个教室的学生”,家长打招呼说“我们就是同一个教室的妈妈了”。

同龄人间的比较,也不可避免被提及,“你们上次考得不错”、“有人已经考了FCE”。

根据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MSE)官网,该考试是继剑桥少儿英语后的又一国际英语考试,由初级到高级依次为KET、PET、FCE、CAE和CPE。其中,KET和PET分别是基础和中级英语水平认证。

在考场门外等待时,家长李女士和一位南京考场的家长用微信隔空交流着。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为了一个考位,家长带着孩子奔赴外地,全国赶考成为常事,“高铁方便,去南京考试提前一晚出发。”

说起抢考位的经历,多名家长感叹,抢到就是幸运。网站开放报名后,往往“多人作战”,父母一起不断刷新网页,“两三秒就没有了,就像双十一的秒杀”。

家长黄女士总结抢考位策略,如果网站显示上海没有考位,就不必再看江浙地区,直接选择更远的山东、福建等地。她报了三次,终于为孩子抢到上海考位,这次报考比较顺利。她觉得,相比围棋考级,剑桥英语的抢位难度还要低一些。

当天是2019年剑桥英语的最后一场考试,上海共有3处考点,比以往有所增加,但考位仍是一位难求。不少家长得知,KET、PET考试将在2020年进行改革,因为担心考题越来越难,想让孩子在2019年考下来。

家长黄女士称,因为很多杯赛取消和部分考试有年龄限制,剑桥英语成了小学生不多的英语考试选择。她计划,等读三年级的孩子考下KET,再让孩子尝试“小托福”。

以考促学:“把孩子放到上海、全国范围来看,究竟水平如何”

对于考试的含金量,有家长表示,自己不再“鸡血”,因为升学政策导向变化,“家长对考试的热情应该会减弱,但压力和焦虑永远存在”。

2019年7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意见》提到,“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这意味着小学和初中都将实行公民同招,民办学校报名超额要摇号。

家长陈女士表示,因为政策还未正式实施,不清楚日后的走向如何。多名家长称“没有安全感”,出于“技多不压身”的考虑,还会让孩子继续考。

多名自称“非典型”的家长告诉记者,孩子是“裸考”,或者为了熟悉考试流程,仅报考了冲刺班,“KET含金量没有那么高,不必花太多时间”。

在采访中,多名家长提到“以考促学”,考试是为了检测孩子学习成果。

家长李女士说,对孩子英语能力的培养从3岁开始,现在一年的投入在五六万元,孩子正上二年级,除了针对剑桥英语考试的培训班外,平时还有外教课、英语听说课、语法课等,“多管齐下”。过来考试,是为了检测学得如何。

还有家长说,随着奥赛取消,学科考试越来越少,剑桥英语比较规范,“把孩子放到上海、全国范围来看,究竟水平如何。”

有家长为孩子定下目标,“三年级考KET,四年级考PET,五年级考FCE。”

记者从官网查询到,FCE,适合具备中高级英语水平、达到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CEFR)B2级别的学习者。这位家长告诉记者,她听家长讨论说,这一级相当于大学英语水平,“是不是夸张了?”

走出考场,有孩子担心,口语考试时,说完一句话后,停顿了一秒钟;有孩子告诉家长,有人在考场哭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