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领导风格是“CEO型”,和特朗普一样很有生意头脑

原标题:金正恩的领导风格是“CEO型”,和特朗普一样很有生意头脑

权起植。摄影/本刊记者 汪许凯

握住金正恩伸出的“开放之手”

——专访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秘书权起植

本刊记者/李静 邱宇

发于2019.12.9总第927期《中国新闻周刊》

据朝中社11月29日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观摩了国防科学院进行的超大型火箭炮试射,并对试射结果表示极大的满意。

近期,朝鲜军事动作频繁。10月2日,朝鲜今年第一次试射远程弹道导弹。11月25日,金正恩视察西部前线炮兵阵地时,现场命令海岸炮部队执行射击任务。有分析认为,在朝核问题磋商进入2019年底的“窗口期”时,朝鲜正在“不破局”的前提下试探美国所能承受的压力。

另一方面,朝鲜对美团队高层密集发布讲话。韩联社报道称,虽然谈话对美国敌对政策表示不满,但是总体上强调与美对话意志。

就朝鲜半岛局势的现状,曾担任韩国总统金大中秘书的权起植近日在北京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表示,金正恩已经在以往的谈判中展现了他“最大的诚意”。

今年57岁的权起植,于1988年至2002年担任韩国总统秘书室国情状况室局长,并在2002年担任总统候选人秘书室副室长。对如今僵持之中的半岛局势,现任韩中城市友好协会会长的权起植颇有些着急。在他看来,留给半岛问题相关各方进行直接磋商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金大中、金正日密谈50分钟

中国新闻周刊:2000年6月13日至15日,韩国总统金大中访问朝鲜,并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举行首次朝韩领导人会晤。有媒体报道称,在与金大中会谈时,金正日表现得很幽默。你对此有印象吗?

权起植:2000年南北首脑会谈和《6·15共同宣言》是20世纪朝鲜半岛历史上最戏剧性也最引人注目的事件之一。

6月13日金大中总统抵达时,金正日亲自到平壤顺安国际机场迎接。我们根本没想到他会去机场,更没有想到金正日会邀请金大中坐同一辆车。

金大中曾告诉我,他也没想到金正日会邀请他坐同一辆车,当时感到很惊讶,也很迟疑,因为这并不寻常,如果他上了这个车,韩国的反朝鲜集团和美国方面会在政治上攻击他。不过,他最后还是接受了金正日的邀请。

两位领导人在一辆车上共度了50多分钟,没有任何工作人员,除他们以外只有一位司机。到现在为止,很多人都很好奇当时他们俩之间的交流,没有人知道详细内容,金大中也没有透露过任何具体的对话和细节。这是半岛南北双方交流历史上从没有过的事情。

虽然没有关于当时对话的直接记录资料,但金大中总统后来回忆时说:“我们进行了毫无保留的对话,讨论了南北交流和统一。”我认为,金正日是计划了这件事的,但是金大中事前并不知道。

金大中总统评价金正日为“豪爽幽默的领导人”。在2000年首脑会谈上,金正日还开玩笑说“金大中总统把我从隐居状态中解放出来了”。在达成共识之前的会议、行程和参观中,金正日都对金大中总统遵守了对年长者的礼仪。虽然他们见面时间很短,但是因为金正日的品性,他们成了好朋友。

在结束访问回程时,金大中曾表示希望通过陆路回韩国,但金正日担心军队的强硬派有可能突发行动而带来不必要的风险,因此反对金大中陆路回国,我想这也体现了他的坦率的一面。

还有韩方的随行工作人员对我说,感觉金正日内心很开放,为了表示欢迎,他还给了工作人员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听说,当年有一个俄罗斯记者去平壤采访,金正日还和这个记者一起跳华尔兹。

金正日喜欢电影、音乐、文化艺术,喜欢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是一个内心比较敏感的人。金正日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用我们韩国人的话说就是“贵公子”。

中国新闻周刊:当时为了签署《6·15共同宣言》,朝韩双方在谈判过程中的最大分歧是什么?金正日当时在弃核上的主要顾虑是什么?

权起植:关键的分歧在于,韩国方面想要逐步渐进式的合作,但朝鲜方面想要十分迅速的达成双方更进一步的合作。

朝鲜想先签署合作协议,然后再来商议后续的具体细节。但韩国政府不能签署这个协议,因为很多韩国人仍然很反对。韩国认为,首要的事情是停止军事攻击,建立军事信任,保证商业贸易和人口流动的自由,再来讨论进一步的联合。

由于当时朝鲜的核开发处于初期阶段,所以关于无核化的讨论并不是中心话题。而且,朝鲜方面不想谈论这件事。

在两国领导人见面前,工作人员先碰头谈过这个问题。但是,当时朝方坚持表示,如果要谈论核武器这个问题,那我们无法进行首脑会谈,不能签署协议。而金大中总统是个很务实的人,我不知道两位总统在车里有没有讨论这个问题,但韩朝双方政府工作层面没有涉及这个问题,《6·15共同宣言》中也没有关于核问题的内容。金大中总统认为,如果能通过经济合作提升相互依存程度,紧张局势就会缓和。因此,经济合作和离散家属会面等是主要话题。

当时金正日最关心的是政治体制的保障,特别是韩国对朝鲜经济发展的支持。我听说,他们讨论了统一后驻韩美军的撤离问题。金大中总统曾表示,为了朝鲜半岛的和平,有必要在一定规模上建立美军基地,金正日也接受了这一观点。

正是由于金大中的务实与金正日开放的性格,两人才最终促成了《6·15共同宣言》的缔结。

金正恩的领导风格是“CEO型”

中国新闻周刊:根据你的观察,和当年金大中总统访问朝鲜相比,去年文在寅总统访问朝鲜时朝方在接待上有些什么不同?

权起植:当年,在宴请金大中时,金正日开了很多酒,大家一边喝着酒一边笑着,就像个节日一样。

文在寅总统访问朝鲜时,金正恩在接待上也很热情,但他没有像当年父亲金正日那样进行破格的礼宾活动接待,朝方的热烈程度也没法和金大中总统访问时相比,气氛不一样。

当年,金大中总统的访问是带着商业机会以及对朝鲜经济发展的实质性支持去的。金大中在年轻时就有自己创业的经验,这在韩国总统中是很少见的。在这一经验的基础上,他以金刚山和开城工业园区为代表项目,主导了半岛南北双方之间的商务谈判。此外,他还通过现代汽车向朝鲜提供了5亿美元的支持。这是一笔有些商业性质的交易。那时候,金大中知道朝鲜政府需要钱,但是不能采用非法途径挪用预算,所以他说服了“现代集团”的主席。他知道现代汽车当时非常想发展朝鲜市场,就帮韩国企业和朝鲜政府搭上了线。

金大中的政治哲学就是韩朝要统一,半岛要和平,然后他用非常实用的像商业谈判的方式去推进,所以他成功了。

由于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文在寅总统的访问几乎是空手而去,似乎很难得到朝鲜领导层的信任。两次韩国领导人访问接待上的差异也是因为有这种背景,给两国关系带来的作用也有很大区别。

今年6月,金大中总统的遗孀去世,金正恩向遗属致唁函并且送了花圈。10月,文在寅的母亲去世,金正恩仅仅发来唁电。从韩国的民族传统来看,仅发唁电在礼仪上并不是非常重视的表现。

中国新闻周刊:与金正日相比,金正恩的执政风格、外交政策有哪些变化?

权起植:金正日是个“贵公子”,而金正恩的性格不同于金正日,是个很慎重的人。

用一句话来表述,金正恩的领导风格是“CEO型”, 思想开明,支持企业发展。金正恩和特朗普虽然是不同国家的领导人,性格也不同,但有一点很像,就是都很有生意头脑。如果他去做生意,应该会做得很好。

和金正恩在欧洲的学习经历有关,他对西方政治和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虽然联合国对朝鲜进行了高强度的制载,但朝鲜的经济条件还是有所好转,加上核武器的完成使他恢复了自信。他在朝美谈判中表现出的强硬态度,也反映了这种情况。

金正日在2000年金大中总统访朝时,要求金大中参拜安放有金日成遗体的锦绣山太阳宫,在2007年卢武铉总统访朝时,要求卢武铉首先见一下名义上的国家首脑金永南,这些都展现出一种传统而权威的领导风格。

相反,金正恩很小就在西方国家留学,受此影响,展示出一种实用、商业型的领导风格。不管是坐中国提供的飞机去新加坡,还是接受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出的会面邀请去板门店举行朝美首脑会谈,这些行为对金日成和金正日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

过去的两年间,在朝鲜半岛局势的转变中,金正恩务实的领导风格发挥了很大作用。他能接受领导人也会犯错的事实,推动朝鲜特色的改革和开放新模式,如果需要他做出一些让步他就会做出让步,展示出一种全新的领导风格和灵活性。

对金正恩来说,坐飞机去新加坡是一个很重大的事。在朝鲜内部,其实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但金正恩仍然去了新加坡,长时间不在国内,从这点已经可以看出他的诚意,以及他是一个非常实用主义的人。金正恩想的是和美国把核问题谈好,从而获得国内经济的发展,使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政权得以稳固。

美国要求的是彻底的无核化,即便这样金正恩也没有再发射导弹,没有再进行核武器开发。我认为,金正恩已经在谈判中表现出最大的诚意了。我也相信,如果他认为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去美国。美国等国家应该握住金正恩伸出的“开放之手”。

文在寅似乎太看特朗普脸色了

中国新闻周刊:你本人近些年和朝鲜方面接触多不多,朝鲜方面对半岛问题的看法有没有什么变化?

权起植:在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我曾五次访问朝鲜,与朝方高层官员进行会谈。在卢武铉执政时,有一次我去开城,当时跟朝鲜党内排名前三十的一位官员见了面,吃饭时喝了点酒,他告诉我,朝鲜方面对金大中总统的政策和为人都非常认可和尊敬。

最近,我通过金日成大学的外国教授以及韩国的企业家,正在了解朝鲜的氛围。我听说,平壤至少展现了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面貌,人们对核武器计划的完成相当自豪。

中国新闻周刊:最近一段时间,朝韩关系出现了一些重新陷入僵局的迹象,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权起植:金正恩似乎对文在寅作为调解人的角色感到失望,认为他过分在意特朗普的想法。文在寅没能解决金刚山开放旅游和开城工业园区中断的问题,金刚山旅游不属于联合国制裁范围,朝鲜也希望有更多现金流入。我听说金正恩对此也感到不满,并拿文在寅同对朝鲜提供了切实经济支持的金大中相比较。

当年,金大中总统年龄比较大,在国际上也比较有影响,在半岛问题上,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会听取金大中的建议。金大中把美国也拉到了六方会谈中来,推动了六方会谈的进展,成为解决问题的主导一方。

而现在,文在寅总统似乎有点太看特朗普脸色了,在朝美两边更像是中介,作用不大,所以朝美两边就直接对话了。可以说,朝鲜一直在等韩国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要么说服美国要么说服联合国,但是都没有。

在对朝问题上,韩国人认为建立和平制度和无核化是最重要的。同时,经济合作和离散家属团聚也是重要的问题所在。从目前的民调来看,文在寅总统对朝政策的支持度还比较高。

金大中的阳光政策是文在寅现在对朝政策的一个根基,在今天仍然有价值,有可行性。但是文在寅的风格和金大中不一样。金大中从20岁就开始自己做生意经商,他认为在解决双方关系上,经济是突破点。而文在寅是律师出身,对经济的关注度就比较小。

打个比方,这就像和一个姑娘约会一样,金大中见面都带礼物,而文在寅是每次都空着手去,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姑娘肯定不会愿意了。

中国新闻周刊:尽管有了历史性的金特会、文金会,但半岛局势却并未朝着国际社会共同期待的方向发展,你认为目前的根本障碍在哪里?应该如何去解决?

权起植:其中存在着一些问题。首先,美国和朝鲜之间的不信任是最大的问题。另外,各方对实现无核化路径的分歧和联合国实施的过度制裁等等都可能是阻碍。

现在应该开启多边对话,不能仅仅进行朝美对话,因为双方一旦谈崩了就没有余地了,需要有韩中日以及六方的会谈同时进行。当朝美之间谈到“打架流鼻血”的地步时,是需要周边国家出来发挥作用的。

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至少要在今年年末或是明年春天,韩朝之间要拿出具体的协议来。文在寅有这种热情在,但是缺乏战略和勇气。韩国政府曾提出希望金正恩能来釜山谈一谈,但是金正恩肯定想“我凭什么要去呢?你能给我什么呢?”

我认为,至少应该尽早解决金刚山旅游和开城工业园区问题。金刚山旅游项目已经中断很多年了,很多设备已经老旧,现在哪怕不大规模地开发金刚山旅游,也可以先小规模地维持着这个项目,这需要联合国和相关国家灵活应对。

另外,在“东北亚和平铁路”等连接朝鲜铁路和公路的项目方面,需要建立负责开展调查和相关讨论的国际机构。

金大中总统曾说过 “如果再出现两三个开城工业园区这样的地方,南北之间的经济就将难以分割,南北就不会再发生战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