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名酒期货”骗术?经销商购酒踩雷 或涉逾10亿元

原标题:遇“名酒期货”骗术?经销商购酒踩雷 或涉逾10亿元

低价钱买高档酒的要小心了!基本都是假酒,飞天茅台也不例外

每经记者:朱万平 王琳 每经编辑:魏官红

图片来源:摄图网

“散装飞天(茅台)陆续到货,接受大量预订,价格实惠。”11月19日,酒水经销商孙小东(化名)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段视频并如此配文。在视频中,至少有10箱茅台酒正在被相关工作人员打包整理。

然而,仅10余天后,孙小东便开始极度“焦急”。因为,他向重庆集创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集创家)酒水事业部总经理秦伟购买了1600多万元的茅台酒,可如今出现了问题。

“货突然断了,人也联系不上了。”而在全国,有类似遭遇的经销商至少有上百名。

据了解,重庆集创家并非各大白酒品牌的经销商,其通过高价从其他渠道收酒,再以相对“低价”卖给孙小东等经销商。如此一来,经销商看似捡了个大便宜的背后,是“提前一个月预付款而形成的巨额资金池”。事实上,这一模式并不新鲜,业内多形容其为“危险游戏”,一旦资金被挪用,下游经销商便会踩雷。

对于眼下孙小东等经销商的境遇,重庆集创家方面对外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

低价购酒遭骗

在发现货断了、秦伟“失联”之后,孙小东便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没有犹豫,决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重庆。但在当日,已经没有从兰州到重庆的航班,孙小东便绕了一圈:先从兰州乘飞机前往贵阳,再从贵阳乘高铁到重庆。“我压力很大,心急如焚。”他说,这些购酒款都是其多年来辛苦积攒的血汗钱。

次日一早,孙小东便来到重庆集创家,在公司,他还遇到了不少前来“讨说法”的经销商。“重庆集创家的高管没有露面,(他们)只叫我们去派出所报案。”孙小东表示。

踩雷的经销商们也组建了一个维权群,据记者了解,维权群内的经销商达上百名,而记者采访的多名经销商的打款金额在50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我们在维权群内,粗略统计了一下,涉及总金额超10亿元。”孙小东称。

这些经销商们欲向重庆集创家“讨说法”,但重庆集创家方面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

11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重庆集创家总部,公司大厅的墙壁上张贴了一则《公告》。“我公司(重庆集创家)发现职工秦伟有严重损害本公司及其他社会主体利益的行为涉嫌犯罪,已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已对秦伟涉嫌犯罪立案侦查。”该公告的落款日期为11月28日。

张贴在重庆集创家总部的公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重庆集创家为何自称“受害者”?这或与秦伟涉嫌侵吞公司公款有关。“秦伟遭警方拘留,是重庆集创家报案的,罪名是他涉嫌侵吞公司公款。目前,秦伟名下的豪车、别墅等财产都已遭冻结。”有知情人士称。

据记者了解,包括孙小东在内的不少经销商,此前在购酒时并未将钱打到重庆集创家的公司账户上,而是打入了秦伟的个人账户,且多数只获得秦伟口头或微信的交货承诺,没有签订正式合同。

图片来源:受访经销商提供

“有时是把钱打到秦伟的私人账户,有时是打到秦伟提供的账户。”孙小东称,不过,也有部分资金打到了重庆集创家的账户上,但货没有拿到,重庆集创家也没有明确的说法,“他们想撇清关系”。

遇上期货骗术?

将购酒款打到个人账户上,可谓是商业大忌。孙小东等人为何能如此放心?对此,孙小东表示,“秦伟告诉我们,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避税’的考虑。”

孙小东还称,秦伟在接待他们时,“故意”在公司总部进行,对其身份经销商们深信不疑。而与秦伟前后合作了一年多,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所以比较放心。

“与重庆集创家合作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之前从来没出过问题。”一位来自四川绵阳的酒类经销商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11月3日其还给秦伟筹集了2600万元的货款,但随后不久就听说可能要出事,于是他便到重庆“压着”秦伟发货,目前仍有500多万元的货款没有着落。

重庆市渝北区嘉州协信中心一楼大厅的重庆集创家和重庆锦晖投资控股集团的导示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琳 摄

孙小东等经销商向重庆集创家方面购酒,主要是因为近两年国内高端白酒市场火爆,茅台酒、五粮液等名酒市场价格不断上涨,名酒货源紧俏。虽然孙小东也清楚,重庆集创家并非正规的茅台酒经销商,但对方能“搞”到真货,且在其看来,价格也较为“厚道”。

“拿货(茅台酒)价格随行就市,但肯定都高于1499元/瓶。”一位经销商称。但事实上,重庆集创家的货往往是从其他商家加价购得。

“我们买的是期货,要拿货的话,钱要提前一个月打过去。”孙小东表示。值得注意的是,这便形成了一个“资金池”,一旦池内的钱遭挪用,便会出现爆雷的情况。

在部分以往的爆雷案例中,名酒已演变为金融道具,“名酒期货”等同于变相融资,“高买低卖”成为吸引下游经销商打款的手段。而这一危险游戏一旦链条中断,“名酒期货”就很可能涉及诈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10月,茅台方面便下发通知称,有不法分子利用公司有关产品进行所谓“期货”交易,行为涉嫌诈骗,造成相应社会影响,要求各经销商与省区、部门工人员,高度警觉,不能听信、参与上述活动,避免上当受骗等。

启信宝显示,目前秦伟还是重庆锦晖酒类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锦晖)的股东之一。而五粮液早在2017年就下发通知,宣布终止与重庆锦晖等6家经销商的合同。

购酒款去向成谜

如今,重庆集创家建议相关经销商去公安机关说明情况和提供资料。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现在是分两步走,第一步,(重庆)集创家说(要)什么我们给什么;第二步,经侦那边该报案的报案,不排除采取其他措施。”对于后续的打算,一位来自四川绵阳的经销商表示。

另外,部分经销商要求重庆集创家法定代表人张民出面并承担相应责任。启信宝显示,目前,张民持有重庆集创家55%的股权,是该公司的实控人。

记者注意到,近期,重庆集创家的股权也有不小的变动。启信宝显示,12月3日,张民持股58%的重庆锦晖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晖陶瓷)退出了重庆集创家股东名单。其中,锦晖陶瓷对重庆集创家45%的持股,由自然人刘天运接手。这在孙小东等人看来,“他们是在做切割”。

相比于2016年成立的重庆集创家,锦晖陶瓷称得上是张民旗下的主要资产。在公司官网上,锦辉陶瓷自称是“重庆消费品工业代表性企业”,产品外销全球40多个国家与地区。锦辉陶瓷还持有重庆巴南浦发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4%的股权。

图片来源:摄图网

对于孙小东等经销商而言,拿回自己的钱或者拿到酒是他们的主要诉求。而这又涉及到一个不得不提的疑问:逾10亿元的购酒款去哪里了?

“秦伟一直没有‘吐’钱的去向。”孙小东表示,对于资金的流向,目前警方正在查,“我们也不知道资金具体的去向,有可能被挪用到其他地方了。”

“大部分资金都是打给了5家公司,我们只是其中的一家,但所有人都冲着我们来了。”重庆集创家的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

12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尝试电话联系重庆集创家实控人张民并发送了采访短信,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