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热爱》出现婚前性行为,编剧宋方金过分直面,是否可取

原标题:电视剧《热爱》出现婚前性行为,编剧宋方金过分直面,是否可取

文/马庆云

北京卫视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热爱》当中,在第11集的末尾,出现了男女主角的“婚前性行为”桥段。这场戏,也引发了一定量的争议。编剧宋方金老师对于这场戏的表现,还是较为克制的,并未出现明显过火的内容。

在这场戏之前,张晨光饰演的女主父亲角色,从外边回家,却听到家中有动静,明显是准女婿和闺女的声音。这位父亲警觉起来,画外音则是男主角禁止女主角胡闹等等。张晨光饰演的父亲角色猛地推开门,却发现闺女和准女婿正躺在被窝里边。

这场戏,在画面尺度上,并未超过上星电视剧播出的审核标准。当画面给到女主角的时候,虽然她躺在被子里边,但上身的衣物则是穿着的。显然,电视剧《热爱》选择了点到为止的表现手法,既让观众知道已经发生的“婚前性行为”剧情,又不至于让画面过分大尺度,避免了客厅观众的尴尬。

在第12集的开篇剧情当中,张晨光饰演的父亲角色,给了准女婿一个过肩摔,直接把准女婿打成胳膊脱臼了。这位父亲甩袖而去,男主角只能找救援,正骨复位。这个“婚前性行为”的剧情,并未对后续的剧情内容造成太大影响。稍后,只有一场父女之间座谈的戏码,算是对这场戏的首尾。

在稍后,父女二人出现在医院的长椅上。女主角批评了父亲的行为,并未告知,自己已经成年了,正经的恋爱就这么一次,不能因为父亲的阻挠便如何了,希望父亲尊重未婚夫,并且以后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在台词剧情当中,女主也首先承认了自己“把人往家里领是不对的”等。

在明线剧情当中,男女主角的这次“婚前性行为”只有这么三两场的戏码。而在暗线剧情当中,这场引发一定量争议的戏码,其实在反应一个父亲在女儿结婚过程当中的整个心理活动。在《热爱》更早的剧情当中,男主角以心理分析的方式指出,女主的父亲过分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从而造成了某种过分的溺爱,因此敌视女儿的所有男友。

这一心理分析,显然是很多有闺女的父亲的常态心理。而稍后的“婚前性行为”戏码,则是对这种“溺爱”关系的“故事总攻”。明面上,这只是岳父和准女婿的一次行为冲突,暗线内容当中,则是准女婿冲破了准岳父的最后一道防线,等着男主角尚晋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打造这场戏,有无必要呢?我们以往的现代都市剧当中,对这类戏码还是较为避讳的,既然存在争议,就不如不写不拍。不过,最近一年多来,国产电视剧当中对于那些有所争议的戏码,都采用了正确的直面态度,不再“王顾左右而言他”。编剧宋方金在《热爱》当中,选择了对这种“婚前性行为”进行直面,没有过分的道德批判,而是更多的情感上的同情。

类似的例子,则是《小欢喜》当中对普通观众“难以启齿”的几件事情的直面。第一次,是黄磊和海清在剧中的夫妻角色,欲行好事,儿子方一凡却突然闯进来。黄磊饰演的父亲角色,用插科打诨的方式将儿子驱逐出去了,避免了不必要的尴尬。

第二次,则是大人们发现孩子可能有早恋的倾向的时候,对方一凡等人进行心理辅导。这一次,《小欢喜》当中甚至于把如何“造小孩”都讲得明明白白了,方一凡更是把精子、卵子等等的活动方式都讲出来了。这种直面,也是以往的电视剧当中没有的。

显然,无论是《小欢喜》,还是《热爱》,都在做一种有效的直面工作。这些内容,在我们以往的电视剧当中,是很难被呈现出来的,大家都避讳谈及这些内容,仿佛它们是不可触碰的一般。而到了这两部电视剧里面,都不再视这些内容为“少儿不宜”,相反,都在用最佳的处理方式去呈现这些内容,一面巧妙呈现,一面又引发思考。

回到《热爱》当中来,其实,是否应该“婚前性行为”,观众们也必然众说纷纭。作为女孩的父母们,绝大多数的应该都是希望没有这种行为存在。而适龄的男女青年们,估计会有一批人嘴上说的,和实际上做的,是不一样的。严厉禁止,甚至于进行道德谴责,显然是不妥的,但大肆鼓励甚至于鼓吹,更是可恶的。

电视剧《热爱》对这种行为的态度则是,冷处理,不表明过度的立场——首先,是通过剧情的方式承认这种行为的存在,其次,则是通过父女谈话的方式,彼此打开心扉,不吹捧,不鼓励。这是一种典型的剧情表达当中的辩证观念,这种辩证观,在《热爱》当中更是大量存在,具备启示价值。

比如,在《热爱》刚刚播出的剧情内容当中,尚晋的父亲去参加一个电视调解节目。节目当中,女孩去男友山东老家过年,因为是农村,不让女孩子上桌吃饭,女孩子怒了掀翻了男孩家的桌子。这个电视节目当中,让大家发表看法。绝大多数的现场观众认为,掀翻桌子,打掉陋俗,是可取的。

但尚晋的母亲,山东人的媳妇则表示了相反的看法。尚晋的母亲认为,应该首先入乡随俗,然后在用温和的方式去慢慢改变这种陋俗,直接掀翻桌子,在全村人面前不给男孩家面子,是缺乏教养的。当然,尚晋的母亲也认为,这种不让女人上桌子的做法,是陋俗。用温和的方式去慢慢改变陋俗,则是电视剧呈现出来的辩证态度。

优秀的现实主义的电视剧,都是在呈现编剧自己的正确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无论是《热爱》还是《小欢喜》,对我们以往避而不谈的一些内容,敢于直面,并且用妥帖的辩证观的方式呈现出来,是非常具备积极价值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