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教育家办学,而非资本家办学” | 搜狐教育盛典谈教育创新与未来学校

原标题:“让教育家办学,而非资本家办学” | 搜狐教育盛典谈教育创新与未来学校

看点:12月10日,“2019搜狐教育年度盛典”在北京举办,本次盛典聚集300余位权威教育专家、知名学校校长、教育行业从业者等,共同聚焦教育创新、未来教育以及人工智能带来的教育变革,反思教育现状,探索中国教育面向未来的发展之路。

在圆桌论坛环节,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芬兰驻华大使馆教育参赞 Mari—Anna Suurmune,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探月学院创始人王熙乔,一土中学学术校长韩东就“教育创新与未来学校”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杨东平表示,教育如果要发展,就要开放教育、解放教育,就要让更多的优秀人才进入教育行业,让教育家办学。

前段时间,OECD发表了一个有关教育的榜单,芬兰获得了第7名,这对于一直名列前茅的芬兰来说并不寻常。但Mari—Anna Suurmune表示,稍显落后的排名并不会引起芬兰对教育政策、理念的改变。对于技术对教育行业的影响,她认为人工智能会影响教育行业,进而对所有人产生影响。而在目前一切都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学生也要学会“如何学习”。

对于只有550万人口的芬兰来说,人是最为重要的资源,所以需要为其提供最为优质的教育。目前,芬兰也在对各个层级的教育进行改革,但是一些核心价值如为所有人提供优质、公平和免费的教育是要贯彻不变的。另外,她表示要从小就培养孩子学习的能力、让他们热爱学习、终身学习。

刘坚则表示,对于教育需要提出了三个拒绝,第一,就是拒绝应试教育的成果,中国不缺应试教育,中国不缺用纸笔能够表达学生成长的教育,纸笔成果表达之外才是我们所缺乏的;第二,要拒绝单纯以仪器设备为主导的成果,不是不要仪器设备,而是仪器设备要服务于解决教育教学的内涵。第三,拒绝以写书、写文章、发表学术论文为标志的成果,因为我们发现如果这样,成果主要的创造者、主要的持有者就会更多关注于发表文章本身,而不是关注于教育实践的改进。

谈到芬兰,刘坚称中国高中阶段改革受到了芬兰无班级、无年级走班制的影响,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课程表,其基础是课程的统一模块化,“就像魔方的是变化莫测的,但这本身原因在于每个方块都是相同的,这样才能组成不同的形态。”

而关于教育的创新,刘坚表示,中国教育的创新方阵不仅在民办教育,公办教育也在路上。但问题是,民办学校在一个区域范围内应该占据多大的比例?如果比例过大,那么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学校是一种伤害,所以要对民办学校有所控制,也要让其释放活力。“教育创新需要核心素养引领,社会力量参与,公益精神滋养。”刘坚总结道。

1997年出生的王熙乔创办的探月学院是一个年轻的学校,去年秋季才正式开学。王熙乔表示,探月学院的目标是培养内心丰盈、积极行动的公民。他表示,探月学院将教育分成三个类型,对象是学科的“学科学习”、对象是问题的“项目式学习”以及核心素养和哲学的学习。

另外,探月学院在今年的成绩单系统还可以用于学生正式申请美国大学。王熙乔认为,教育的发展需要提供优秀的教育者能够发育起来的环境。

韩东认为,一土学校的最大特点就是“土”。孩子的生长和植物的生长是很相似的,需要养分和环境,也要进行“光合作用”,自我生长。所以一土的课程体系就像“树”,根基是核心素养的培养。

个性化学习是一土学院一直坚持的一件事,对于技术可以在教育中发挥的作用,韩东表示,很多观众可能看NBA,每个球员都有技术统计,这也可以应用到教育中,人们可以通过技术统计知道学生的长处是什么,他的需求是什么,他应该扮演的角色是什么,需要的训练应该是什么。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

杨东平:非常高兴主持“教育创新与未来教育”的讨论,先请四位嘉宾做个自我介绍。

王熙乔:我是探月学院的创始人王熙乔,1997年出生,15岁之前在四川,后来到北京上学,创办了探月学院。

韩冬:我高中毕业于北大附中,大学毕业于北京大学,后来去加拿大留学,回国后在我的母校北大附中当了老师,五六年以后去了鼎石学校,刚刚入职一土学校,做学术校长。

刘坚:大家好,特别高兴有机会一起见面,特别高兴有机会借助这个平台和大家一起交流。

Mari-Anna Suurmune:大家好,我的名字叫Mari-Anna Suurmune,中文名字时明睿,是芬兰驻华大使馆教育参赞。

杨东平:最近OECD组织刚刚发布新一轮PISA测试的结果,芬兰是第七名,您怎么看待芬兰这次PISA测试的成绩?

Mari-Anna Suurmune:关于芬兰在这次PIS A考试当中的成绩我们感觉比较满意的,因为在过去20年的时间中芬兰的学校表现还是比较稳定的,其它国家也在逐步赶上来,他们也在进行创新。芬兰对于要遵循的教育道路一直是非常坚定,也非常清晰。

杨东平:排名的改变会不会导致芬兰的教育政策做一些调整,更加重视学生的考试?芬兰教育是世界性的品牌,被称为“世界第一”,芬兰教育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成功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Mari-Anna Suurmune:成绩方面的变化并不会改变我们的教育政策和教育当中的关注点,接下来希望用几分钟时间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在芬兰教育中看到的教育中最重要的一些价值。

刚刚我听到前面两位主题演讲嘉宾的发言,都谈到了人工智能会如何影响教育行业,如何对所有人产生影响。世界在变化,我们也在变化,我们的需求也在不断变化,所以对所有人来说都是考验。

但是在芬兰的教育当中,有一些基石一直以来都是非常重要的,并且重要性在不断上升。也就是我们应当为所有人提供优质的教育,要为所有人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无论我们的学生是什么样的出身,来自于哪里,都要保证他们都能够公平地获得更优质的教育,并且芬兰提供的是全民免费的平等的教育。

并且我们明白非常重要的一点,要让学生能够学会学习。在未来的世界当中充满各种不确定性,未来我们的学生需要掌握什么样的知识,掌握什么样的能力,他们未来的工作会是什么样的?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们着重关注的是学生的学习,而不是考试或者老师的讲授。我们怎么样做到这一点?主要还是因为教师教育的支持,只有培养出高质量的教师,才能够让这些教师成为推动改变的人,他们才能够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指导与帮助。

这些是芬兰教育中最为重要的一些核心基石,现在在芬兰我们也对各个层级的教育进行改革,包括儿童早期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都在进行非常密集的改革,但是我们在教育中的一些核心价值是保持不变的。

杨东平:芬兰教育最重视的核心价值能不能用最简单的话来表达一下?

Mari-Anna Suurmune:如果用几个词来描述的话,我相信是全民的教育,针对所有人免费的教育,优秀的教师教育。

杨东平:刚才Mari-Anna Suurmune讲了三个重点:第一,教育公平;第二,学会学习;第三,优秀的教师。国内的考察者看的比较多的是师资待遇水平、学历和硬件资源,看不到第一条教育公平。

芬兰教育为什么世界第一?芬兰一个校长跟中国人说,我们跟中国不一样,我们人很少,我们的教育必须把每个孩子都要教出来,你们人那么多,挑几个好的培养就行了。我想这正是芬兰“世界第一”最核心的秘密。

Mari-Anna Suurmune:我非常赞同您刚刚讲到的几个方面,在芬兰我们有这样一种共同的认识,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人是我们所拥有最为重要的资源,我们要为所有人提供优质的教育。

杨东平:刘坚先生做了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每一届都有上千个创新项目,你对中国教育创新的现状和创新成果有什么样的感受?

刘坚:这是很大的话题,我们也在不断追问自己,连续五年到底收获了什么?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其实跟刚才芬兰的参赞所谈到的,包括东平老师强调的教育公平,如何让已经被实践证明有益的尝试惠及每所学校、每个教师、每个学生,这是我们做这件事很重要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什么是好的、优秀的教育创新的成果?涉及到一系列的问题。但我们强调让每个孩子健康、有尊严、学会独立思考,我们在寻找什么样的成果能够指向孩子的健康成长,能够让每个孩子学会善良,学会合作,学会独立思考,学会沟通。我想这是不管哪个时代都希望去追求的一件事情,无论在原始社会还是今天的人工智能时代。

对于如何评价好的教育成果,我们提出了三个拒绝,第一,就是拒绝应试教育的成果,中国不缺应试教育,中国不缺用纸笔能够表达学生成长的教育,纸笔成果表达之外才是我们所缺乏的;第二,要拒绝单纯以仪器设备为主导的成果,不是不要仪器设备,而是仪器设备要服务于解决教育教学的内涵。第三,拒绝以写书、写文章、发表学术论文为标志的成果,因为我们发现如果这样,成果主要的创造者、主要的持有者就会更多关注于发表文章本身,而不是关注于教育实践的改进。“教育创新需要核心素养引领,社会力量参与,公益精神滋养。”刘坚总结道。

我们从一开始就提出三个不要,我想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能折射出我们的初心。

以2019年为例,教博会最高奖SERVE奖颁发给了中关村三小“重新建构学校生态——中关村三小班组群创新方案”、北师大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基于特殊需求学生发展的协同育人模式的构建与实践”等20项成果;另有14项成果获得SERVE提名奖。

以中关村三小为例,新的校址刚刚建成不到五年的时间,占地面积非常有限,但是在有限的空间中学校的建设完全打破了传统的、单一的方式。我去过两三次芬兰,中国高中阶段的课程改革就我自己的感受而言,是受到芬兰的高中阶段无班级、无年级走班制影响,每个学生有自己的课程表。

要走班,学校的课程形态过于多样,从芬兰的经验来看,不管是什么样的选修课,每个选修课的课时时间都是一样的。时间一样意味着什么?就像魔方的是变化莫测的,但这本身原因在于每个方块都是相同的,这样才能组成不同的形态。

如果课时不同,学分差异过大,就不可能真正实现走班制。走班制最终的目标还是让每个学生能够实现有个性化的课程表。所以,中国很多学校的的课程也在这方面做了尝试。虽然高中阶段很多学校没有实现比较彻底的无班级、无年级走班制,没有实现到彻底的个性化的课程表,但是相当一批学校越来越尊重儿童、青少年个性,让孩子们有适合自己发展的课程表,在适合的土壤当中生长。

杨东平:中国的教育创新主要产生在哪个方阵?

刘坚:来自小规模学校包括一土学校、探月学都有大量积极的探索,但是生存空间非常有限。有一批公办学校也在路上,这些也许在中国是希望所在,大家都希望往前推动,我认为更多有长远探索价值的可能性往往出现在新兴的小规模学校。

杨东平:中国的民办学校没有成为教育创新的基地,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刘坚:就像刚才杨东平老师演讲时一开始追问的事情,如果教育价值观出了问题,再好的技术也会走向反面。如果我们整体的教育方向没有解决,即使倡导民办机制也会出现问题。

民办学校在一个区域范围内应该占多大的比例比较合适,这也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思考的。超过一定的限度之后对义务教育阶段可能是一种伤害。如何保持很好的学生生长的土壤,如何有一个制度化的安排,让有活力的民办学校能够有适合的空间,同时让更多的公办体制也能够看到进一步改革的希望。这个可能是需要整体设计的。

杨东平:中国的教育创新既要防止权利的垄断,也要避免资本的垄断,体制外的小规模学校反而能够做出一些真正的创新,完全非盈利、非功利,我们需要的是教育家办学,而不是资本家办学。

王熙乔:探月学院是一个高中阶段的学校,2018年秋季正式开学,我们的目标是培养内心丰盈的个体,积极行动的公民。

我们做探月学院最早的时候问过一个问题,学校到底是干什么的?教育的目标是什么?我们一直服务于两个很重要的目标,支持人和自我的关系,支持人的成长。

从古希腊时期,甚至更早的时期都在探讨怎么追求幸福,怎么追求对自我的完整接纳,对这个世界的接纳。

另一方面教育体系的建设很一大部分原因是社会发展对人的需求,包括最早的体系化教育之一就是军队,包括近代学校的建立是因为近代的工业革命的背景,需要新的社会人。现在我们的思考也是一样的,下一个时代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我们就培养什么样的人,这是社会体制和社会体系建立的基础。探月学院的学生培养就是在整合这两个目标。

什么样的学习对每个人是最有效的,什么样的学习能够让学习者毕业之后为社会创造价值。这直接对应的是我们培养目标的角度,探月的课程体系里面也有55%左右的时间是学科学习,知识的记忆、理解,这些学习在教育中叫做低阶思维,我们可以借用技术的力量。

所谓的高阶思维,偏向于复杂应用,例如有关分析、评价、创造的工作,或者在现在的高中新课标可能对应到学科核心素养方面的内容,我们把这些学习内容放到线下,因为这些内容的学习需要更多的人与人之间的交互,我们需要构建更加复杂的任务让学习者完成探索。

项目式学习是其中比较有趣的,比较复杂的任务,这是探月学院的学生做的学科学习的部分。还有另外百分之三四十的时间花在哪儿?我们有大概30%左右的时间让学习者基于设计思维模型,基于可持续发展目标和改进之后的设计思维框架去解决真实社会的问题。

学科学习的对象是学科,跨学科学习的对象不应该是学科,这样才能把不同领域的内容结合在同一个语境下面,保证学习的有效性。

杨东平:学科知识的学习通过网络学习,还有深度学习通过项目制学习,那学生的认知培养通过什么?

王熙乔:除了学科学习、跨学科项目,探月越远还有第三块四门荣誉课程,包括中国思想、西方哲学、自我认知还有西方思维。不是说学生能够学完中国思想和西方思维,但是学生会必修其中的某一部分。自我认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包括对自我身心的认识,还有系统思维,以及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思考能力。

杨东平:还有比较炫的事情,探月学院加入了美国高中联盟MTC,这在中国是不是唯一一所?

王熙乔:现在也有一些其它学校成为会员校,但探月学院现在确实是美国以外唯一一家所谓原型工作小组,著名的High tech High,还有美国的天才学校都在里面,我们一共有10个学校组成了原型工作小组,支持美国建立素养成绩单系统。

中国已经开始提倡素养的评价,包括综合素质评价,但是美国素养教育的改革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现在开始已经进入到深化部分,怎么能够让有关素养的数据得到大认可是非常关键的。在原型工作小组里面,现在已经在打造3.0版本,今年开始申请的成绩单系统就会用于第一届学生正式申请美国大学。

MTC的新模式其实是一个系统,学校可以去建立它的素养系统,把每项素养放进去。目的是高可信度、低认知成本和全面的认知一个人,招生官五到六分钟看到这个人以前知识的进度,也能看到创造力、批判性思维、合作能力的发展状态,并且背后能够记录所有过去至少在高中三到四年里面完成的项目和任务,哪些指向这些能力的发展。

杨东平:下面请韩冬校长再来介绍一下一土学校,一个土学校为什么吸引那么多家长?它的魅力或者它的特点到底是什么?

韩冬:一土学校的特点在于它的“土”,我们经常说老师像园丁,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比喻,但教育很像一个培育的过程,培育的“育”和生物学里面发育的“育”是一个意思,需要自然生长。孩子的生长跟植物的生长很相似,需要养分,需要合适的外界环境,更重要的是这棵植物它需要自己进行光和作用,它要生成真正养活自己、自己制造的有机物。

一土学校在做的是给孩子土壤,最后孩子要自己来生长。我们的课程体系就像一棵树,起名叫生长课程体系,一棵树需要有深厚的根基,这个根基像王熙乔刚才说的核心素养,它是一切知识往上生长的根基。我们的课程上面有很多分支,不管是什么学科,真正生成营养的部分像光和作用的那片叶子,那些叶子用来吸收阳光,通过一些机制来合成营养。这些营养反哺根茎,促进它们的生长。

杨东平:据我所知,当时刚创办的时候有些像硅谷Altschool的模式,有一个很强大的工程师团队,做学生个性化学习。

韩冬:个性化学习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一件事情,我们的培养目标是内心充盈的乐天行动者,我们想成全一个人,而每个人的需求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天赋不一样,目标不一样,那我们怎么知道每个孩子的需求?

这一方面需要老师关注每个学生,另外技术可以做很多事情,很多观众可能看NBA,在NBA每个球员都有技术统计,通过技术统计我们可以知道每个球员的长处是什么,需求是什么,他应该扮演的角色是什么,需要的训练应该是什么。

一土学校吸引我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学校没有围墙。我们都希望优秀的人加入到教育中来,用专业的教育者为孩子提供教育。但其实最专业的人往往不一定当老师,很多优质的教育资源在学校外,把校外资源拒绝掉,对学生来说是很大的损失,我们应该张开双臂拥抱它。

社群的建立是一种很重要的载体,也是互相信任的建立,不光是资源的共享,更重要的是信任的一种建立,一种情感的连接,这样大家才会愿意分享自己的智慧、自己的资源,这样才可以使教育可以以很低的成本高效地进行。这种社群的建设是实现教育公平很重要的一个途径。

杨东平:社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价值,有可能吸引到一些志同道合价值观相同的老师和学生家长。

韩冬:是的,这个是我加入一土时间不长以来最大的一个感受。

杨东平:下面请四位嘉宾每个人再说一句华,中国要促进教育创新最重要的需要做什么?

刘坚:第一,核心素养引领教育创新,我们的核心素养有五个关键词,沟通、合作、创新,文化理解和传承。

第二,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教育创新,我们体制内的创新力量可能已经用到尽头,靠教育系统自身推动教育发展很难往前再走一步,所以需要社会力量参与。

第三,公益精神引领教育创新。总结一下是“核心素养引领、社会力量参与、公益精神滋养”。

韩冬:第一,创新是非常必要的事情,就像物种的变异需要有变异的空间,背后有自然选择,但是如果没有变异的空间,那么自然选择是无从选择的。

第二,最重要的是让优秀的人才、教师参与到教育当中。优秀的教师能够站得高、蹲得下,站得高的老师有学科总体的思维,自己本身能够融会贯通所有学科的合作思维。

王熙乔:教师的发展和知识体系的培养非常重要,具体来看我们需要新的教师标准、教师发展体系、教师评价体系、激励体系,我们需要能够让我们有一代一代优秀的教育者能够发育起来的环境。

Mari—Anna Suurmune:从孩子们早期教育的时候就应当培养他们学会学习的能力,让他们热爱学习,这样让他们成人的时候才有这种学习的能力,才会热爱学习。不能只是等到他长大成人之后才教会他们学习。长大成人之后更好地实现终身学习,这也是我们未来非常必要的。前面几位嘉宾讲到的,持续的培养专业的教师也是非常重要的。

杨东平:我认为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开放教育,解放教育,让更多的优秀人才进入教育,让教育家来办学。

点击进入2019搜狐教育盛典专题

除本篇外,搜狐教育还对本次盛典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敬请关注!

点击进入2019搜狐教育盛典专题

据了解,本次盛典共分为“主题演讲”与“圆桌论坛”两大板块,主题演讲环节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建行大学首席学习官、执行校长薛胜利;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兼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美国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机器人与未来教育中心主任蒋里;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等教育大咖共同聚焦教育创新、未来教育以及人工智能带来的教育变革,反思教育现状,探索中国教育面向未来的发展之路。

而在圆桌论坛环节,芬兰驻华大使馆教育参赞 Mari—Anna Suurmune,北京中学校长夏青峰,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育技术系主任贾积有,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呼家楼中心小学校长马骏等重磅将围绕“教育创新与未来学校”、“学校的生长与重塑”、“人工智能与教育变革”三个话题展开讨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