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印钞厂陷破产危机,马云的“锅”?

原标题:世界最大印钞厂陷破产危机,马云的“锅”?

我没钱了!世界最大印钞厂发出破产警告:手机支付已成主流

▲德拉鲁网站截图。图/新京报网

现在,我经常出门忘带钱包。除了极少数“遗世独立”的停车场还需要现金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个商家,我的意思是,包括农村里,不用手机支付了。经过了一场复杂的蝴蝶效应,我们这样的“无钞一身轻”行为,终于导致了全球历史最悠久、同时也是最大的印钞厂陷入破产危机。

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我相信人民币并不在英国印制,因此我们甚至马云也背不了这个锅。但是世界上最大的印钞厂——英国的德拉鲁公司面临倒闭的境遇,这倒是真的。

“印钞厂”要破产?这听起来像个悖论,在网上也有不少网友调侃:“本人长期承接设备技术转让业务”“实在不行,用产品抵工资吧”。

据悉,德拉鲁公司为全世界142个国家印制钞票,在全球流通的纸钞中,差不多有1/3在德拉鲁印制,它还印制甚至设计许多国家的护照。BBC的报道里说,它每周印制的钞票垂直摆放叠起来,能有两座喜马拉雅山那么高。在最高峰的时候,德拉鲁的股价曾经达到过1500多英镑。

德拉鲁这么广受信赖的原因,是它的印制安全性和防伪技术,为全球央行所认可。

这么一家神乎其神的公司,如何说倒就倒?

浏览了相关新闻,纷纷扰扰许多商业元素,包括失去了英国新版护照的合同、委内瑞拉的负债等等问题,这当然都是商业公司所面临的风险。但关键问题在于,在德拉鲁198年的历史之中,面临过的商业危机也不止这些,这次怎么就到了“发出破产警告”的地步?

其实,其核心的原因只有一个:现钞业务减少了30%。

多数央行都会自己印制钞票,而整个世界的商业印钞需求只有11%。德拉鲁公司减少了30%的印钞业务,也就意味着德拉鲁传统的商业模式已经面临致命威胁。

▲德拉鲁研发印刷的聚合物钞票,也称“塑料钞票”。德拉鲁网站截图

这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德拉鲁的命运基本上已经被锁死了:它不过是传统制造业中比较特殊的一支而已,但它还是传统制造业。

我说的蝴蝶效应是真的。移动支付已经在全球之内盛行,恐怕德拉鲁公司流失的许多央行的印钞业务中,就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基于移动支付业务的变动。

新闻里也说,实际上全世界的现钞需求在增长。不过增长的部分,是用来满足生产力大爆发所需求的增长而已,而并不是真的钞票使用率在增加。

全球性的移动认证运用,已经在改变传统的纸质习惯。护照的电子化,恐怕也会在不久时间内实现。事实上,实体的钞票、证件、文件需求,都在电子化的浪潮中步步退却。

电子化比纸质产品更加容易保存,移动、加密、通过云技术,还能实现全球化的任意移动,这是纸质产品无论如何也无法达到的境界。而且,它还环保。

这是新时代对旧时代的蝴蝶效应,新工业对旧工业的蝴蝶效应。我杀死你,与你无关。

但电子化也不过是新工业杀死旧工业的一部分而已。Facebook的Libra计划披露的时候,整个世界的央行如临大敌,恰恰因为连旧有的央行体系的金本位制,都已经岌岌可危,人们通过区块链技术,进入的是以信用本身所产生的货币体系,而不是绑定在国家占有的稀有资源作为货币体系的基础。

所以,不要给德拉鲁的行将逝去唱起什么挽歌,因为第一个音符还没有响起的时候,新的死亡宣告就即将来临。

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革命式的爆炸每天发生的时代,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所以,旧世界每天都在坍塌。

我并不对德拉鲁公司可能性的消失而感到悲伤,每一场新旧之间的交替,都伴随着一系列的死亡通告。但既然我们都这样热切地期盼着新时代的如约而至,我只有一个小小的隐忧:当我们告别德拉鲁之后,移动支付和虚拟货币,他们能带给我们更加美好的世界吗?

换句话说:德拉鲁给了我们这么多年值得信赖和美好的钞票,这些新人们会如德拉鲁一样,继续为我们守护安全、防伪和希望吗?

□连清川(专栏作家)

编辑 孟然 校对 何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