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挑起“中国威胁论”对台湾问题解决之影响与局限

原标题:美国挑起“中国威胁论”对台湾问题解决之影响与局限

柳金财(资料图)

作者 柳金财 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助理教授

12月2日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指出,美国需为两岸未来朝非和平统一方向行进做相应准备。事实上,在中美关系格局下,台湾议题并非首选,一旦贸易冲突获解决,台湾议题可能再次成为中美关系的引爆点,特别是现任领导人蔡英文获得连任。

同时,薄瑞光指出两岸之间的大门“并没有完全关上”,但中国大陆对蔡英文和民进党已没有任何期望,因为重要的是政策而不是谁赢。同样是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在报告直陈,若蔡英文连任,下一代民进党领导人2024年继续胜出,这将意味着统一之门正在关闭。 从上述两位美国已卸任官员所言,两岸安全风险逐渐提高。然最近美国政府一方面宣称中美两国陷入“安全陷阱”,制造“中国威胁论”,声称中国为威胁者;另一方面又提出中美军事冲突不可避免、台湾不是国家,若中美军事冲突不可避免会是因为台湾地区为引爆点吗?

首先,美国宣称中美陷入“安全陷阱”,呼吁美国之盟邦界定中国为“威胁者”,然盟国并未呼应之。最近美方官员竭力游说和施压欧洲国家,将中国界定为“威胁者”,然12月4日北约峰会发表《伦敦宣言》并未定位中国为“威胁者”,多数欧洲国家并未认为如此界定符合其自身国家利益。究竟中国是和平崛起的大国或新冷战时期敌人?中国澄清指出“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信奉的是天下一家、和而不同,倡导的是相互平等、相互尊重。中国力量的增长是和平力量的增长,是公平正义力量的增长”,反指“当前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和挑战是单边主义和霸凌行径,就连美国的盟友都深受其害”。 此指涉美国的单边行动欲型塑中国为“威胁者”,然北约盟国未必认同之。

其次,美国宣称中美间的军事安全风险,已扩展至科技安全风险,中国则评论美国是裁判兼球员。针对华为可能带来的网络安全问题,特朗普在参加北约峰会时直指“华为是一个安全隐患”,也是安全威胁。12月4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宣称,允许中国电信企业如华为、中兴等参与一国5G网络任何部分的建设并不安全,皆将对该国公民的隐私、人权和安全构成重大风险。美国敦促包括伙伴和盟友在内的所有国家,防止不可信赖的供货商参与5G网络任何部分的建设。然中国却批判美方所谓 “安全陷阱”是“乍听很堂皇,实际很荒唐”,直言美方动辄诉诸于安全,然安全的标准为何?由谁来裁定和判断何谓是安全或危险?美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欠缺公平的比赛规则。

复次,美国军事将领宣称“中国威胁论”,军事冲突已不可避免。12月5日美国军事将领倡议“中国威胁论”,中美军事冲突不可避免。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吉尔代上将(Admiral Michael Gilday)认为与中国间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美国必须做好与中国开战的可能性准备。吉尔代注重中国对美国构成的近期威胁,而非长远挑战,不会以2035年发展的预期估算来考虑中国;督促美国海军抛弃不会与中国发生冲突的想法,要求海军随时做好战斗准备。甫上任美国海军部代理部长莫德利(Thomas Modly)则提出,未来处理海军事务将会以防范“中国威胁”做为首要任务,美国海军必须随时面对这项问题,“如果与中国的冲突明天就发生,我们怎么办?”一时之间,美国军方将领成为“中国威胁论”的倡议者。

再者,美国学术界、实务界辩论两岸关系发展,其初步结论是和平统一高于武力统一。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针对“如果北京和台北无法在2035年之前达成统一协议,中国将使用武力侵略台湾”议题,进行正反方辩论。事后全场人士对这个命题正反意见进行投票,认为中国会对台动武的有38%,认为中国不会对台动武的有61%。尽管认为和平统一大于武力统一机率,但武统机率高于三分之一。

美国内部质疑不应与中国进行军备竞赛,期待美国协防台湾不切实际。12月4日隶属共和党美国联邦参议员蒲度(David Perdue)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演讲表示,如果中国因为某种原因攻打台湾,美国因为协议必须协防台湾,但可能需要向中国贷款来帮助台湾抵御中国,蒲度宣称“事情就是这么荒谬可笑(ludicrous)”。中美关系面临两个选择,究竟是进入新冷战关系或选择合作,选择与中国“脱钩”将是“巨大的错误”。中国正大力投资于国防现代化,且持有1.1兆美元的美国国债。美国支付不起与中国展开新冷战和军备竞赛,也觉得盟友应当分担防务负担。若是台湾地区期待中美对抗,便需要支付更多代价与成本。

但最近美国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表示:台湾不是国家。宣称“美国遵守《台湾关系法》和三个联合公报,我将服从并支持那个政策。但我不会把台湾当作一个国家。(I will not refer to Taiwan as a country.)”。然而在蔡英文竞选广告却指出:“很希望有一天,台湾这个国家,可以被当作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显示美国并未将台湾视为国家,美国是否愿意为非邦交国的主权独立付出多少代价,其实令人不无疑问。

总结而论,尽管美国官方宣称“中国威胁论”,甚至军方将领表示中美军事冲突无可避免,希望盟邦也如此界定中国为威胁者,然北约国家并未接受之。美国强调中美关系不仅陷入 “军事安全”,也转移至“科技安全”陷阱。美国学术界、实务届也认为和平统一声浪高于武力统一,甚至国会议员认为美国欠缺足够财政基础去发动与中国间军事冲突,尤其是为捍卫非主权国家的台湾。

中国大陆是否或在何时对台武统,端赖台当局的两岸政策是否触及大陆对台政策之底线及红线,也就是“台独”行径及外力介入程度。根据《反分裂国家法》第七条表明主张通过协商和平解决两岸问题,并提出两岸可在包括结束敌对状态、台湾当局政治地位、台湾地区的国际空间等六方面来进行协商谈判。第八条则列明在三种情况下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三种情况是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目前中国大陆“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并无变化,主张武统的意见并非主流,强调融合渐统、融合和统应属对台政策主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