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雨晴:定窑白釉童子诵经壶

原标题:王雨晴:定窑白釉童子诵经壶

每当我站在透明的展柜前,仔细端详着一件件文物,我都能感受到我与它跨越千年的触碰,而在我心中,唯独对它的喜爱是无可比拟的,它带给我的触动是让我无法忘怀的。

展馆内熙熙攘攘,游客来往匆匆,大家都奔着欣赏自己心中最美的藏品,并无一人愿为你停留。你质白如玉,釉明如镜,头戴莲花瓣式冠,双手执书卷,闭目端坐,似乎心如止水。在展厅中央静候那个愿为你驻足的人,初见你并没有惊鸿一瞥的惊艳,我心中不禁一阵疑惑,不过是个普通书童像罢了,远远看去并无精妙之处,但又为何被放置在展厅中央?我怀揣着一颗好奇心向你大步靠近。

“定窑白釉童子诵经壶”几个大字赫然现于透明的介绍牌上,“壶”!我不禁惊叹道。“可壶嘴又在哪里呢?”这时,童子向我缓缓言道:“表面现象不一定决定一切,别看我只是一个简单的童子像。我身上可倾注了数十个工匠的心血哩,当年,北宋的制瓷匠师经过精妙的构思,将我的身体与头部,制为中空,然后拼接,我手中的经卷也并非实心,甚至头顶的发冠也另有玄机。”一番探查后,我终于解开了奥妙所在:人体中空为壶腹,双手所捧经卷为壶流,经卷中心孔作壶嘴,我不由得惊叹于它的构思精巧与匠心独具。

岁月的深沉沉淀,让你显得更加庄静儒雅,你仿佛一位贤者,端坐着向我讲述:不是所有东西只能靠第一而就能取决于它的好坏,无论面对人或事都要进行深入了解才能再下定论。

你虽未带给我惊鸿一瞥的开篇,却带给我回味无穷的续言,从这件定窑白釉童子诵经壶中,我看到了中国瓷器的精美,看到了工匠们匠心的注入,更从中读出一段令我久久不能忘怀的感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