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步步紧逼,《鹤唳华庭》无奈之下终于放大招了

原标题:《庆余年》步步紧逼,《鹤唳华庭》无奈之下终于放大招了

今天,你被《鹤唳华亭》虐了吗?

托《庆余年》的福,自开播以来就“难产”的《鹤唳华亭》终于摆出了打擂台的阵势,一口气更新了8集,对于我等追剧党而言,真的是喜大普奔。

不过,虽然该剧目前已更新到23集,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虐死人不偿命,在最近更新的8集中,实力演绎了什么叫——“没有最虐,只有更虐”

虐点一、卢世瑜身死

对于喜欢《鹤唳华亭》的观众而言,太子太傅卢世瑜绝对是大家心目中的“白月光”。

皇帝出于对储君的忌惮,从小到大没有给予过太子萧定权一丝的父爱,是卢世瑜待其如亲子,弥补了萧定权缺失的父爱。卢世瑜不仅教会了他如何做人,更是在他每一次身处险境的时候都挺身而出,相当护犊,师生情谊让人泪目。

而在最新的剧集中,谏臣们听闻萧定权即将被废储而自发前往请命。

但,万象归心的景象却触动了皇帝的逆鳞,让刚刚化险为夷的萧定权再次陷入皇帝的猜忌。

皇帝怀疑萧定权密通外臣,所以他要被罢黜的消息才会不胫而走,勃然大怒之下决定送萧定权去给先皇守灵,此举无异于废黜。

得知消息后的卢世瑜紧急赶往皇宫,拦下了押送萧定权前往皇陵的马车。

他自称是自己走漏了消息,煽动了御史台的众人,承担下了所有的罪责,并自尽于皇城之下,死在了萧定权面前。

一次次地庇护、一次次地保全,卢世瑜终于还是在这场皇权之争里为了萧定权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当看到萧定权为了阻止老师而焦急地脱簪破车,以及看到老师死在自己怀里那份绝望时,真的让人叹息不止。

虐点二、恩师与爱人难两全

虽然卢世瑜想揽下所有的罪责,但是皇帝依然决定斩杀御史台首领陆英以儆效尤,甚至株连全家,就连他的女儿陆文昔和幼子也不放过。

萧定权恳求皇帝放过陆英一家,皇帝却让他在卢世瑜和陆英一家之间做选择。

原来皇帝为卢世瑜拟了两个谥号:贞和谬

贞是表里如一的意思,用来形容一个人的忠贞品行;谬则完全相反,指一个人表里不一,不堪其德。

选了,就说明卢世瑜无罪,那么所有的罪责将由陆英承担;选了,虽然保全了陆英,却会让恩师死后还要背负着不仁不义的骂名。

皇帝给萧定权留下了一个世纪难题,一边是视之如父的恩师,一边是心爱之人的家眷,萧定权再次陷入两难。

而此时,陆文昔躲过重重追兵带着完成的双鹤图找到了萧定权,以献图为由试探萧定权的意思。

却不想,萧定权已经做出了选择,以画工不佳不得入东府暗拒了陆文昔救父的请求。

就此,两人之间所隔如山海。

虐点三、萧定权与陆文昔终是错过

明面上看,萧定权在陆英与卢世瑜之间选择了后者,陆英一家已经走入了死局,但是其实萧定权另有打算——牺牲自己的婚事,来保全陆英一家

萧定权心里清楚,自己与陆文昔之间已无可能,皇帝忌惮陆文昔的义父手握重兵,也忌惮陆文昔的父亲站在萧定权一边,断然不会让萧定权娶陆文昔。

所以为了救陆文昔一家,萧定权主动向皇帝提出交易条件——求娶刑部尚书之女为妻。

娶刑部尚书之女,一则可以帮助皇帝组织刑部尚书与中书令成为一丘之貉;二则消除了皇帝忌惮他结党的忧虑——对于皇帝而言,百利而无一害,自然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就这样,因为萧定权大婚在即,天下大赦,陆英父子延期问斩。

而陆文昔也从义父口中得知父兄的性命最终能否保住,主要还是要看东宫接下来如何动作,为了拯救父兄,陆文昔在五皇子的帮助下潜入了东宫,成为了太子妃的贴身女使。

因为,她每次与萧定权相见都隔着面纱,所以萧定权并没能认出她来,就这样,陆文昔亲眼看着萧定权迎娶了别人,而自己只能抱憾终生。

《鹤唳华亭》从开播起就走虐心路线,几乎每一集观众都会被虐得死去活来,到了最新更新的8集,各种生离死别更是让观众看得揪心不已。

为此,有很多网友纷纷求太子黑化,变得强大起来以摆脱任人欺凌的现状。

其实早在故事开篇,编剧就已经通过女主的口透露了故事走向:“鹤,实为猛禽,可以搏鹰啊!”

恩师身死、爱人远离——萧定权已经失去了一切想要守护的人,心里的顾忌越来越少。

在卢世瑜去世的时候,他邪魅一笑,对中书令说:“我记住了”,然后在8000多个日夜里,第一次没有来给皇帝行昏定礼。

而在皇帝要求他搬回宫中时,考虑到回宫后会与外臣交流不便,他又多了个心眼,火烧新宫,继续留在宫外……

一系列举动,都说明萧定权正在改变,囿于金匮玉堂的他终于开始有了搏鹰之心。

否极泰来,虐了23集之后,想必接下来的剧情将会逐渐好转,大家想看的黑化、反扑应该都不远了。

希望《庆余年》能加把劲,逼得《鹤唳华亭》多多加更,大家一起期待接下来的剧情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