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场一线手记 | 阿布扎比,收官也漫长(下)

原标题:围场一线手记 | 阿布扎比,收官也漫长(下)

漫长赛季 落下帷幕时,令人感到依依不舍 (👉 )不过,引擎声在阿布扎比并未停止,为2020做准备的测试又已开启。

2020已经启动

亚斯码头天空撒了烟花,意味着2019赛季战斗大幕全部合上。然而一个转身,两天后赛车的轰鸣声再次响起,为2020赛季进行轮胎测试。

总共17位明年的正式车手参加了本次测试。在 梅赛德斯坐了一年“板凳”的奥康,首次在公开场合穿上雷诺队服,坐进RS19赛车出场。对他来说,坐进雷诺赛车比梅赛德斯赛车更容易,因为按照里卡多和霍肯伯格身高打造的驾驶舱空间大了很多,适合腿长的他。

以色列年轻车手罗伊·尼萨尼第一次驾驶F1赛车。第一天下午因为调整脚踏板位置等工作,他只跑了两个小时。尽管第二天上午一开始他就出场,但是开销算下来,六小时的出场时间,平均每小时11万欧元。明年他可能在威廉姆斯车队承担更多的模拟器工作。

除了勒克莱尔因为撞车而提前收工,其他车队都工作到了倒计时结束。最后几分钟里,很多人激动得就像考完试就要放假的学生。塞恩斯最后一次驶出车房时,稍稍有点打滑,结果他大胆地做了一个“甜甜圈”,伴随着维修区里的尖叫声,扬长而去。

Racing Point的技师们戴上了圣诞帽,欢迎斯特罗尔驾车回来。另一边,红牛二队的加斯利回到停车点,却发现一个技师也没有,车房大门紧闭。眼看隔壁的威廉姆斯正在收工,法国人等了许久。突然车房门打开了,技师们一涌而出,但是他们什么装备也没拿,而是围在赛车边鼓掌,欢迎法国人爬出驾驶舱。

终于,从第一天季前测试至今,整整290天后,直道上和维修区通道的红灯亮起,让2019赛季所有的赛道阶段就此完工。

奖杯时刻

赛车运动一直有些特立独行,尤其最有价值的锦标赛奖杯不在胜负揭晓的第一时间颁发。所以,英文报道中最常见的就是用“seal”(锁定)来形容车手夺取世界冠军。

上周五,2019年国际汽联颁奖典礼在法国巴黎卢浮宫内的卡鲁塞勒廊举行。阴雨绵绵和大罢工没有影响庆祝的氛围,这个夜晚,国际汽联旗下所有赛事的冠军得主齐聚一堂,而最受瞩目的自然是汉密尔顿第六次捧起F1世界冠军奖杯。

颁奖典礼前照例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新科WRC世界冠军奥塔纳、上赛季FE总冠军维尔恩、2018-19赛季WEC世界冠军伯尔米/中岛一贵/阿隆索等悉数到场。唱压轴的是F1年度前三名汉密尔顿、博塔斯、维斯塔潘和年度冠军车队领队沃尔夫。但是受到大罢工的交通影响,四人没有同台,在保罗·里卡德参加拉力赛的博塔斯更是错过了采访。

维斯塔潘不是第一次参加年度颁奖,但第一次成为年度前三名。随着在围场里与媒体打交道积累的经验,在这样的场合下,22岁的他愈加老练。

汉密尔顿比预定时间稍稍来迟。不知他是否提前获悉当晚主打深蓝色主题,一套蓝绿松石色西服格外出挑,而他的耳钉和戒指在聚光灯下闪闪发亮。有那么一刻,他对台下的摄影师说:“你可要拍得好一点啊!这套打扮花了我好久时间。平时的照片都很一般!”然后他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颁奖典礼分为晚宴和仪式两个阶段。第一个特殊时刻,是劳达当选媒体评选出的“年度人物”——准确一些应是为他的终生成就。国际汽联主席托德向劳达的遗孀Birgit颁发了奖杯,同时他也借这个机会,向今年所有逝去的国际汽联“家庭成员”和他们的家人致敬。

终于来到最后的奖杯时刻,这是2016年后第一次有三个梅赛德斯人登上舞台。博塔斯赶上了晚宴,驾驶W10赛车华丽地驶上舞台。芬兰人穿了一套深蓝色西装,既配合队友,又不抢风头。随后,在担任司仪的“勒芒先生”克里斯滕森“六届世界冠军”的介绍下,汉密尔顿走到台前,在全场的注目礼下,从托德手里接过了这个标志性的锦标赛奖杯。“家庭照”时刻,英国人当仁不让地站在正中间。

在克里斯滕森一声“圣诞快乐,祝所有人拥有美好的2020”中,我们正式向2019赛季作别。大多数人完全投入到度假模式,只有博塔斯马不停蹄地回到保罗·里卡德,坐进拉力赛车。

2019年已经只剩20多天。距离2020赛季第一个赛道阶段,只有70多天。

(文 / 图 :茅为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