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让全世界知道了南京大屠杀,她叫张纯如。早安!

原标题:她让全世界知道了南京大屠杀,她叫张纯如。早安!

今天是12月13日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1937年的今天,南京沦陷,30万以上的中国人在侵华日军长达六个星期惨绝人寰的屠杀中遇难。

30万同胞惨遭杀戮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当时平均每12秒就有一名中国人被杀害。30万不是死难者数字,而是一个人,加一个人,再加一个人,再加一个人……

2014年的今天,中国共产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出席首个国家公祭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公祭日上讲到:

南京大屠杀惨案铁证如山、不容篡改。
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公祭仪式,是要唤起每一个善良的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而不是要延续仇恨。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我们不应因一个民族中有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发起侵略战争就仇视这个民族,战争的罪责在少数军国主义分子而不在人民,但人们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

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日子,有个名字不应被忘记,那就是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

1997年,一位年轻的华裔女子,写出了一本让中国人,日本人都害怕再打开的书,也是这个年轻的华裔女子,将一段发生在中日之间的惊世惨案,彻底展现在全世界面前!她因此扬名世界,可风华正茂36岁的她,却突然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968年3月28日,张纯如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医院,祖籍江苏淮安,父母为她取名“纯如”,在中文里,这两个字是纯洁、天真的意思。

这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祖父张乃藩,抗日政府官员,曾任宿迁、太仓县长;父亲张绍进,是一名哈佛博士,其专著《量子场论》,在美国理论物理学术界颇有影响;母亲张盈盈也是哈佛博士,从事生物科学研究。

年幼的她对父母口中念念不忘的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总缠着父母问:中国是什么样子的?母亲告诉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中国饱受战乱,家人颠沛流离,随时可能丧命……”

母亲还给她讲述了外公的传奇故事:

1937年,日军逼近南京,正在国民政府任职的张铁君(张纯如外公)从水路撤往湖南。他和妻子相约在芜湖会合,可是苦等了4天也不见妻子的身影。最后一天官船起锚了,张铁军绝望地对着江面呼喊妻子的名字,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从远处飘来一艘小船,妻子探出身子喊道:我在这里!

妈妈说:如果那个时候外公外婆没能遇上,世上就不会有张盈盈,更不会有张纯如。

中国人曾经的苦难就这样,以家族传奇故事的形式,在她的内心里扎下了根。可能她的家人怎么都不会想到,饭桌上谈论的事,竟会在日后,促成她写出震惊世界的一本书!

她天资聪颖,品学兼优,是一名妥妥的学霸。17岁时,她被伊利诺伊大学,数学和计算机系同时录取,是少数获得这一录取资格的女性之一。可她在即将获得学位时,发觉自己更喜欢文学,又立刻转去了新闻学专业。

入学几乎三年了再换专业,一定会大大落后其他同学吧,可她却仅用1年半的时间,拿下了伊利诺伊大学新闻系的学士学位,之后又拿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写作硕士学位。

1991年8月17日,她与在大学认识的,白人男孩布瑞特·道格拉斯结婚,组成了一个幸福家庭。

毕业后,她先是在美联社和《芝加哥论坛报》工作,接着成为媒体、杂志的自由撰稿人。后来,她出版了首部作品,描写钱学森传奇人生的《蚕丝》《THREAD OF THE SILKWORM》成为美国少有的在学生时代,即有著作问世的青年才俊,这本书广受好评,赢得了“和平与国际合作计划奖”,并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太平洋文化基金会等的赞助。

优越的家境、成功的事业、幸福的家庭,本来,她的人生应该一帆风顺,可曾经中日那段黑暗的历史,将她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1994年,她参观了一场南京大屠杀图片展,那些毫无掩饰的黑白图像,彻底震撼了她的心灵,她说:尽管在孩提时代我就听到,许多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事情,但却从未作好准备看到这些真实的照片。在这个极度痛苦的时刻,我醒悟到,不仅生命是脆弱的,人类的经验本身也是脆弱的。

而她的所见也彻底颠覆了她的所闻,全世界还有多少人不知道这样的事实?这之后,她开始情不自禁的,调查起南京大屠杀。

在调查的过程中,她惊讶地发现,无数以中国为主题的图书之中,竟然没有一本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专著。西方人都知道希特勒在欧洲的种种罪行,但几乎无人知晓日本人在中国的大屠杀,无人知晓在那场战争中,中国所承受的巨大伤害和灾难。

而日本政府还狡猾地,将这段历史从教科书中掩盖过去,根据BBC的调查,357页的日本教材中,只有19页是关于二战的,整本书中,只有一页的注脚中,出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字眼。

西方人不知晓,不记得,连罪魁祸首的日本也都不记得!这段刻骨铭心的罪恶历史,就这样,被除了中国人以外的全世界都遗忘了。

她当即决定,把记录南京大屠杀,当作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用生命写出历史的真相,她不想再等,立刻踏上了去往南京的飞机。

到达南京后,她四处走访,开始努力探寻那段血淋淋的历史。

南京天气很热,可她不顾身体,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0小时以上。她的工作态度十分严谨,常常将中英材料反复核对。听不懂的方言,她就全程录音。任何一个细小问题都不放过。

在南京大屠杀所有重要的现场和丛葬地,她几乎都进行了拍照与摄像,只为了尽量让自己置身于当年,那个宛如人间地狱的环境中,想象并感受当时的血雨腥风。

她找到那场大屠杀的幸存者们,可让她心如刀割的是,这群战争的受害者,到了晚年,仍是极其可怜,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除了采访被害者,查阅第三方证言,她还勇敢地去面对当年那些恶魔般的行凶者。让她惊讶的是,这些当年的禽兽,犯下那样滔天的罪行,却还能逍遥法外,过着幸福的日子。甚至有许多日本老兵,没有丝毫的负罪感,他们这样看待强暴妇女这个问题:

“或许在强奸时,我们把她们看作一个女人,当杀掉她时,我们只是把她,当做猪一般的动物而已。”

“妇女不论老幼,都逃脱不了被强暴的命运。我们从下关派出运煤车,到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村庄,抓回许多妇女,然后我们将每个妇女,分配给15-20个士兵,任由他们奸淫凌辱。”

从来没有一个作家,在写书时,需要像她这般,面对那么多深重的人性丑恶,她的写书过程,就是一个自我折磨的过程。

她得到的数据显示,仅仅6个星期,仅仅42天,在南京城,集体屠杀28起,零散屠杀858起,强奸和轮奸20000余起,300000人被屠杀,平均一天,就将近一万人死亡!而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几周之内,南京的死亡人数超过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遇难人数的总和。

南京大屠杀中的日军,如同炼狱中的狂魔,他们无恶不作,斩首、活埋、刺杀、溺毙、开膛破腹、纵火烧尸……可这些她都要面对,还要详细真实地在书中叙述出来:

“你们还没有杀过人呢,所以我们今天做一些杀人练习。你们一定不要把中国人当人看,而是要把他们当成猪狗不如的东西…….”

“在他的前面两排俘虏中,有一位孕妇开始为自己的生命抗争,她拼命的抓打那个试图,将她拖出去强奸的士兵,拼命反抗。没有人过去帮她,最后,那个士兵将她杀死,并用刺刀剖开了她的肚子,不仅扯出了她的肠子,甚至将蠕动的胎儿也挑了出来。”

……

什么是令人发指?什么是惨绝人寰?人间地狱莫过如此。

她在《南京大屠杀》,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中,经常被“气得发抖、失眠噩梦、体重减轻、头发掉落”。整理史料时,她面对的是砍头、活埋、活焚、在粪池中溺淹、挖心、分尸这样种种,僭越人类极限的兽行。她本可以将这些人性的丑恶遗忘,可为了彰显正义,她不得不,将这些罪恶与黑暗刻在心中。

有人问她:“你为什么想写这本书?”她回答:“纳粹屠杀犹太人,这件事全世界的人都家喻户晓,但是在美国,在西方,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几乎无人知晓,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后裔,写出它是我的责任。忘记历史,只会增加人权被侵害,种族屠杀的可能性。因为这种遗忘会让有些人认为,他们可以在谋杀之后,还能逍遥法外,不会因为自己的罪行而被后世人审判。

母亲担心她的精神会难以承受,她给自己的母亲写信说:“我现在所承受的这些,与大屠杀中的那些遇难者的遭遇,完全无法比拟,作为一名作家,我要将遇难者从遗忘中拯救出来,替那些喑哑无言者呼号。”

就这样,她的写作,历时三年,删改数遍,1997年,南京大屠杀60周年之际,《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一书,震撼面世。

它是第一部全面记录日军,对南京城所犯暴行的英文著作,她不仅在书中详述日军疯狂暴行的细节,而且分析了在军国主义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日本士兵对人类生命的漠视。

此书一经问世,即震惊全世界!仅仅一个月,该书就打入美国,《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还被评为年度最受读者喜爱的书籍,在随后数年内它被翻译成了15种语言,再版十余次,迄今印数已近百万册。

“她做的是,美国无数以英文写作的男性作家,历史学者都没做到的事。”当地的许多侨领说:以对美国主流社会的影响力来说,很多华人团体10多年的努力总和,都比不上一个张纯如的力量大!而她的一本书,终止了第二次杀戮,刚刚才30岁的她,惊艳了全世界!

能亲手改变历史的人,不多,但她凭一己之力做到了,她让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来到了西方世界,人类历史上残虐至极、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幕,得以曝光于天下!

但各种质疑和日本右翼的威胁,也接踵而来,她不断接到日本人的威胁电话,有日本右翼分子竟嚣张地强辩:“南京大屠杀不存在,我们不承认,你们都是编造的,张纯如的书都是虚构的,是你们中国人串通好的,我们只在你们中国杀过几千人而已。”

但在书中,她却用无可辩驳的证据,用最沉痛的笔调记载:一位历史学家曾估算,如果把南京死难者的手连接起来,可以从南京一直拉到杭州,足有200英里长。他们的血液总重可达1200吨,他们的尸体可以装满2500节火车车厢。

她怒斥妄图扭曲事实的日本右翼分子:无论杀100个,还是1000个,只要杀了1个人,就是杀人!

有一次她去参加,美国旧金山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演讲题目是《强奸南京》,当场就有两个日本人站起来,向她厉声发难,她据理力争,铁证如山的事实,让两个日本人哑口无言,最后灰溜溜地逃离会场。

日本驻美大使公开发表声明:污蔑《南京大屠杀》,是“非常错误的描写”。她接受了“吉姆·里勒尔新闻节目”的访谈,当场驳斥,予以了对方强有力的还击。事后说起这件事,她的母亲语气里还满是骄傲:“她非常强硬,非常正面的回击,她的英语又好又流利,结果那个日本人当场道歉。”

可日本人的威胁越来越过分,一些恶意来信出现在她的信箱,其中有一封还夹着两颗子弹。更让她感到百口莫辩的是,有无数西方人士也对她的努力,进行着各种污蔑,有人说她的出书目的不纯,有人说她夸大了受害者的数量……

尽管她以强烈的正义感,和大无畏的勇气揭露真相,但这本书,让她的精神付出了巨大代价。

但她始终没有停止工作,2003年,身心俱疲的她,又为自己关切的中国人,出版了厚达500页的《美国华人》。

她的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愤怒和悲哀的人,很难在这世上安逸地存活,每一日都会变得无比漫长。那些死难者的魂灵已渗入了她的魂灵,最终构成了她记忆的一部分,对我们而言,30万只是一个数字,对她而言,30万却是,难以承受的生命重量。

2004年11月9日,这个曾为南京30万冤魂,奔走呼号的女子,在一段荒僻的美国公路旁,掏出手枪,解放了早已不堪重负的灵魂,离开了这个她无比热爱的世界,年仅36岁。她的死,震惊了全球。死前,她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曾认真生活,为目标、写作和家人真诚奉献过。

美国230多家报纸、电台、电视台播放了她的去世消息,很少有华裔作家能够像她这样,引起西方世界如此巨大的关注。她被安葬于加州的洛斯·阿图斯镇,一处叫“天堂之门”的墓园里。墓碑上嵌着她微笑如天使的照片,写道:“挚爱的妻和母亲,作家、历史家,人权斗士。”

对于她的父母和孩子,失去的是女儿和母亲;对于中国人,我们失去的,是一个正直的同胞和朋友;而对于整个世界,我们失去的则是一个,勇于说真话并努力让别人相信事实的人。

以她的才华

写风花雪月、儿女情长一样会成功

可她毅然选择了正义

心怀慈悲地一次次地

写下世人的苦难和历史的悲壮

南京大屠杀

30万同胞的鲜血,中国人不能忘

张纯如,如梦如纯,这个名字

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

致敬!缅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