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人太难了:素颜出门有罪 全职太太是“寄生虫”

原标题:韩国女人太难了:素颜出门有罪 全职太太是“寄生虫”

| Seni 图 | NYU

韩剧之外,生而为韩国女性,是怎样的体验。

我们的邻居泡菜韩国下半年出了一部神奇的电影。据说看完后韩国男性都骂骂咧咧打了差评,而女性纷纷流泪点赞。

(韩国网站NAVER上男女用户对该电影的打分)

这部神奇的电影就是《82年的金智英》,由“韩国女爱豆看了就会挨骂”的同名“禁书”改编而成,主要内容是平淡地叙述了一位普通女性的生活。

韩国观众为什么如此激动?因为荧幕上,金智英在被社会规训成得体的女儿、妻子、母亲的过程中压抑到丢失自我,从小到大因性别遭遇到各种隐形歧视;荧幕外众多韩国女性在智英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众多男观众则认为这是被害妄想。

(电影中因没有收入受到嘲讽的全职妈妈金智英)

事实究竟如何?一般来说,女性社会地位和社会文明程度成正比,而韩国作为全世界出名的“大男子主义”代表国家,在这方面却似乎一直是一个矛盾体。没有了韩剧中光鲜亮丽的浪漫滤镜,现实中韩国女性身上的枷锁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素颜出门也是种“罪”

当韩系妆容成为各国众多时尚女孩模仿的潮流时,韩国女性在化妆上受到的约束却日益令人窒息,出门不化妆会被认为不尊重人。曾有一位星巴克女店员甚至因上班没化妆遭到顾客投诉。

总之任何需要外出的场合都要化妆,为了能体面出门,许多女性甚至需要早起2个小时化妆打理发型。而有些家庭主妇出门倒垃圾、或者仅仅是待在家中都要画一个完整的妆……

如今这种对于“美丽外表”的规训甚至已蔓延到小孩子身上。在韩国一项小学生化妆品使用行为调查中,小学5、6年级的学生里有76%使用过化妆品。化妆的孩子越来越多,孩子们开始认为“不化妆看起来病恹恹的没有生气”,家长甚至也担心“别的同学都化妆,自己的孩子不化妆会不会受到排挤”……

(韩国初中生化妆教程)

当整个社会将化妆等同于女性懂礼貌的表现时,所谓化妆只为“取悦自己”已无法成立,因为她们已没有其他的选项。

“外貌至上”使韩国女性在生活中增加了无数的时间、金钱成本。2018年,许多不堪忍受的韩国女性在网上发起# EscapeTheCorset(逃离塑身衣)活动。她们扔了隐形戴回眼镜、剪去长发、杂碎化妆品。她们将审美规范形容为塑腰胸衣,鼓励更多的女性摆脱束缚,接受自己原本的美,夺回外貌自主权。

上好大学=嫁入豪门做贵妇?

“你毕业后打算做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普通学生来说这可能是他人生宏伟蓝图的起点。然而对很多韩国女性来说,良好的教育却并不一定换来美好的职业前景,因为辅佐丈夫、养育子女才是社会对她们人生价值的期待。

2018年,经合组织(OECD)36个成员国中,韩国25岁-34岁的女性群体高等教育水平最高,然而就业却只排在30位。这意味着很多韩国女性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毕业后她们远离职场,直接走进婚姻回归家庭,即使不谈女性个人发展,这对于社会教育资源来说也是一种浪费。

作为韩国百年名校,梨花女大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当做是韩国豪门太太制造机。如今,这种社会强加的标签让不少梨大的学生感到不满,她们打出标语“I’ m your future boss, not your future wife”(“我是你未来的老板,不是你未来的老婆”)来对抗社会偏见,也鼓励更多的女性在家庭之外创造自己的人生价值。

不过在这样一个男权社会,进入职场,身为女性的她们依旧要面对重重阻碍。

再厉害也只是个女人

多年前曾有调查显示,韩国7成白领女性遭受过各式各样的性骚扰。尽管早在1999年韩国法律就已明文规定性骚扰有罪,然而多年过去后情况并未有太大的好转。近两年韩国体育界、政界、商界、文化界相继爆出各种性骚扰、性侵害案件,诺奖候选人、著名导演、下届总统热门等众多名流牵涉其中引起轩然大波。

而比起明面上的性骚扰,遭遇无形的“玻璃天花板”更是韩国职业女性遭遇的常态。除了严重的同工不同酬,轻视女性的风气也蔓延在职场的每个角落。接受着“男女平等”教育长大的她们,进了企业后却发现,即使能力过人,也很可能“因为是女人”而得不到加薪、晋升机会,如果是在传统大企业,这种情况还会更加严重。

“没有什么未来”是众多韩国职场女性的写照。而且一旦结婚生子,留在职场打拼所带来的压力更是会呈几何倍数增长。

(韩剧《未生》)

2018年开始,韩国的国有企业必须登记求职者的性别比例,比如银行必须公开招聘数据,来保证企业没有歧视女性。此外法律界也积极推动针对招聘中性别歧视的惩罚条例。不过不论法律专家还是普通民众都认为比起法律,改变社会观念才是更重要也是更难的一步。

职场之路艰辛,那么回归家庭就能获得安宁吗?

自己的名字都不再存在

在众多韩国家庭中,已婚女性通常被称作“xx的太太”、“xx的妈妈”,而非她们原本的名字。综艺节目中,有妈妈谈到这种现象时说:“像我们主妇都是忘记名字生活的。”可是她们忘却自我、将人生奉献给家庭时(韩国男性的家务时间在经合组织36个国家中垫底),却并不一定能得到家人社会的理解。

《83年生的金智英》中有个非常经典的场景诠释了韩国家庭主妇们的社会地位。做了全职主妇的智英在咖啡馆中稍作休息时,听到旁边的职场男评论她:“我也好想用老公赚来的钱买咖啡喝,整天到处闲逛……妈虫还真好命……”

韩国网络流行语“妈虫”经常被用来讽刺带小孩的妈妈无所事事,要依靠老公养活。一方面大家习惯性地认为女性就该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做全职太太,一方面却鲜少给予他们该有的尊重,将没有工作、经济来源的她们视作蛀虫。社会现实就是如此滑稽而矛盾。

把墙上所有小洞堵住才能安心

除了来自职场、家庭的长久压力,普通韩国女性可能即使出门逛街也不能放松。今年有韩国媒体通过实地走访记录了公共场所偷拍现象有多猖獗,比如下面这张图,你能认出这是什么吗:

(韩国媒体图片,一扇塞满纸巾的厕所门)

偷拍者利用无孔不入的微型摄像机肆意在公共场所偷拍视频上传色情网站,甚至直接进行视频直播。于是上厕所时将墙上、门上、任何一个缝隙都塞上纸巾成了很多女性无奈之下的举措,因为你永远无法想象偷拍者有多丧病。今年4月,韩国警方曾拘捕一名男性,他躲在繁华地段的卫生间长达40多个小时,用手机偷拍了超过120名女性。

以为回到家就可以放松了?殊不知家中可能也有个“小恶魔”。

据韩国媒体MBC报道,为了成“网红”,小学生中开始流行偷拍妈妈的生活隐私,他们在妈妈们换衣服、熟睡时偷拍视频上传,来获得高浏览量,并以此向同学炫耀。

韩国家长们纷纷哀嚎“现在变成了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相信的世界了”。而更多的网友则批判韩国法律对偷拍的惩罚轻到不值一提,大环境如此才让孩子也有样学样。

根据韩国警方统计,2010年偷拍事件有1100起,2017年飙升到了6600起,2018年偷拍者数量达到了2008年的8倍。

而另一方面,不论是偷拍还是性骚扰,对受害者的羞辱却从未停止过。韩国女星具荷拉生前被偷拍、遭遇家庭暴力,本是受害者的她却被网暴,即使道歉后,公众对她的辱骂也依然在继续,直到她结束自己的生命。

电影中的金智英幸运的有一个理解她、支持她的丈夫,而现实中并非每个人都能拥有这份幸运。影片主演郑有美甚至在决定接演金智英这个角色后就遭遇各种谩骂和恶意攻击,韩国女性面临的社会压力可见一斑。

如今,韩国生育率成为全球唯一一个跌破1的国家,既是韩国女性长期生活在压抑中的表象也是结果。首尔市长曾说:“‘低出生率社会’这个名词,代表的是一种现象。其本质却是女性一有孩子就要牺牲未来人生的问题。首尔将会改变 1982 年出生的金智英小姐的人生。”

韩国女性需要面临的困境远不止孩子与未来人生的矛盾,社会观念的改变更非一朝一夕。不过即使困难重重,当越来越多人敢于正视不公,未来总会更好。

最后送大家一个彩蛋,

浏览韩国网站NAVER时,我们点了浏览器自带翻译,于是得到这么一个翻译结果:

男孩是人,女孩是女孩,

这令人哭笑不得的翻译BUG和这文还挺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