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有历史,但也很年轻,230年来它从未远离过我们

原标题:京剧有历史,但也很年轻,230年来它从未远离过我们

京剧就像一座高大而坚固的城池,里面的人对它有多热爱,外面的人对它就有多陌生。

2020年,京剧将诞生230年周年。几多岁月流转,几多故事吟唱。在过去的200余载岁月里,京剧以精致的服装、复杂的装扮以及其将戏剧、舞蹈、演唱和动作融为一体的方式闻名于世。

胭粉上脸,对镜花黄,角儿们穿着精致的戏服,一颦一蹙间是多年功夫的沉淀,咿呀之间是历史的回响。京剧,不可不叹为精致。

当下,年轻人的爱好多元化、垂直化,他们在高压力的职场之余,寻找专业又有美感,能让内心获得某种归宿感的爱好。另一方面,京剧也需要跟着时代的脚步前行,与不同年代、不同时期的思想碰撞,融合、创新,适应年轻化受众的需求。

于是近些年,国内便涌现出不少有关京剧文化的节目。

2004年,CCTV戏曲频道开播。作为面向北美以及亚洲的专业戏曲频道,常年播放各类剧种(中国各民族地区的戏曲剧种,约有三百六十种)。不过,在此节目中京剧所占份额较少,且受众以资深中老年戏迷观众为主。

CCTV-11戏曲频道

2015年,央视网推出京剧传承综艺《叮咯咙咚呛》。节目将戏曲文化与娱乐相结合,中韩明星嘉宾需要分别奔赴北京、嵊州、重庆,拜师学艺,学习京剧、越剧、川剧等。韩国明星安七炫、金钟国等人加盟引来不少青年粉丝关注,但随着“限韩令”的出现,第二季韩国明星就被本土明星取代,最终悄然结束。

从左至右依次为:金钟国、安七炫、曹世镐(三人均为韩国明星)/《叮咯咙咚呛》 画报

2018年,北京卫视曾推出《传承中国》。这档京剧传承节目走学院派路线,京剧名家教明星徒弟,结尾时明星徒弟上台演出。不过因为太学院派,观众仍以戏曲爱好者为主,难言“出圈”。

《传承中国》节目截图

传统文化的回归以及大众对文化的强烈认同感,给了京剧再度“出圈”的机会,催生更多的“中国智造”的文化节目。但是,经典国粹在改变和坚守方面的调和比例,多少合适呢?传统京剧是否可以借助综艺进入更多年轻人的视野?

或许,近日上线的京剧推广节目《青春京剧社》会帮我们找到一些答案。

张国立

该节目由国家一级演员张国立担任社长,邀请王珮瑜、徐帆等嘉宾,通过答题、体验、学戏互动等方式,在青春社员(杨迪、大左、海陆、大锁)中,选出京剧青春代言人。

从左至右依次为:王佩瑜、张国立、海陆、大左、杨迪、大锁 /第一期节目截图

导演为了保证社员对京剧有基础认知和了解,在录制前特别安排京剧专业老师为他们授课。在推出具有时尚感、活力感的年轻京剧演员的同时,将戏曲表演和影视表演结合。一老一新的两个形式,看似南辕北辙,却有着许多共通的内涵。

徐帆在现场回忆学戏经历

我们常常说京剧的传承,一说就要想到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的艰苦培养,但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但常被忽视的一块儿—— 听众的培养。对于这种京剧传统文化的保护,如果只是搞进博物馆,那它很难扩大受众群, 只有将其推入大众生活,为其引入年轻受众,它才能繁荣发展。

王佩瑜在线教学

节目以“京剧角色的当代求职指南”、“那些年,我们追过的京剧爱豆”为主题,切入点颇具现代趣味性与时效性,更容易被时下年轻人接受。以“情景式聊天”形式由易及难普及京剧知识,让没有京剧基础的受众也可以听得懂,从而学到一些入门知识。

京剧角色求职

京剧人物诸葛亮求职时,海陆觉得凭借他舌战群儒的口才能成为现代的“带货主播”,杨迪则认为孔明可以胜任视频博主,现场模拟起了vlogger诸葛孔明:“大家好,我是生活在隆中的诸葛亮。”

“汇千古忠孝节义,成一时离合悲欢”,这档聚焦京剧艺术,寻求传统文化的现代青春表达的综艺,或许可以让古老悠久的京剧艺术通过时下的新技术和新语境焕发新生。

即便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也没必要过于惊慌。就像王珮瑜所说:“传统艺术的演员与娱乐明星相比,最大幸运在于,他们不太容易被时代淘汰。因为‘传统’的力量是强大的。”

每一位京剧艺术大师都有将自己的思考、探索、感悟融入于自己的艺术中,用各种方式讲述京剧的故事,引导大家走近京剧,从而推动着京剧艺术前行。以普及的思路循序渐进的向观众解构京剧,探寻国粹在当代传播的新路径,京剧不只是艺术形式,更是价值观传输的载体。

正如张国立所言:“京剧有历史,但它并不老,京剧很悠久,但它也很年轻。它其实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很近,它很酷,也很潮。”

资料来源:

《2019国潮骄傲大数据》

《青春京剧社》第一期、第二期

环球网《历经200年,京剧仍吸引观众》

(文 / 刘珊珊,审 / 俎燚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