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车,两个人,近三万公里,9个月追着夏天的环澳旅行

原标题:一辆车,两个人,近三万公里,9个月追着夏天的环澳旅行

今年2月,我住在墨尔本的朋友喜喜突然宣布,自己要开始一次为期长达9个月的环澳旅行。旅行开始后,我在她的朋友圈会看到她时不时的更新,也会收到她在路上写给我的稿件,也就越来越好奇这次长途旅行的全貌到底如何?现在,她的环澳旅行已经结束一个月了,也正是时机,能够回顾这次漫长而惊喜意外不断的公路旅行。

喜喜在路上的留影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 提供

澎湃新闻:说一下开始这次旅行的动机吧? 下了很大决心吗?毕竟需要9个月的时间。

喜喜:我先生在12年前和朋友环澳过,从悉尼开始,到墨尔本结束。但他当时开的是两驱的车,很多地方去不了。他一直告诉我说西澳特别美,让我很好奇。所以我们这次去就买了一辆四驱车,重新走一遍,顺便去他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其次,墨尔本的冬天实在太冷了,而我当时又正在在等临时居民的签证,不能离境,索性就在澳洲玩儿。

澎湃新闻:旅行计划做了多久?

喜喜:我们先买了一辆车。特别选了一辆能睡得比较舒适,还能二驱四驱切换的车。买来之后还要改装,包括怎样在车里尽量多地存放东西等等。十月份买的车,断断续续改装到一直到2月份才出发。

澎湃新闻:那这一次走的是怎样的路线?

喜喜:基本上,我们就是追着夏天走。从东海岸往上,到北领地,再到西澳,从那里去南澳。然后回墨尔本。路上我们碰到了一对自驾的中国情侣。他们从墨尔本往西开,和我们反方向,把气候全部弄反了。他们遭遇了沙尘暴,以及38度的气温。往东海岸走时又正好到冬天了,遇到了零度的天气,还要睡帐篷,最后他们只能直接从布里斯班开回了墨尔本。

路上遇到的距今已经14000年的原住民岩画

而我们到西澳时就没有那么热,而且雨季和沙尘暴天气也过去了。不过,我们旅行的时候也碰到东海岸一直下雨,悉尼都要发大水了,所以我们在内陆断断续续扎营了一个月,等雨停了再向海边走。总的来说,我们没有明确的具体的计划,就是哪儿不下雨去哪儿。

澎湃新闻:在路上的生活是怎样的?

喜喜:以免费营地为主。因为要睡在车里,所以买的床板和床垫都比较好。有时候找不到免费营地,所以需要收费营地,但我们总共也只去过三四次。免费营地有的有厕所,有时是旱厕。但大多数是什么都没有。如果天热,就扎帐篷。睡在车里的话如果开窗会有蚊子,不开窗的话太闷热。

Karijini国家公园的营地可能是一路上的最美营地如果去大城市,比如布里斯班,阿德莱德,不可能找到免费营地,停车也很难。就会做沙发客。

澎湃新闻:可以描述你在路上典型的一天吗?

喜喜:根据当天是否赶路分两种情况。开车的话就要开一天车。如果不赶路的话,早晨一般天一亮,大概五点多钟我们就醒了。起床后先用酒精炉烧开水,那就要准备很久。然后我会来一杯蜂蜜柠檬水,再用摩卡壶煮咖啡。一般来说我们因为没有冰箱,所以也没有条件加牛奶,所以只能加一点水和糖。再吃点饼干,就是早饭了。刷牙洗脸的话,只能用桶里的水。免费营地没有自来水,所以我们需要提前打好水。

在营地临时安顿下来

结束这一切之后大概也只有7点多,我就回床上看书,也会去周围溜达溜达。然后就要准备午饭了。做午饭需要生火,就要去捡树杈和树枝。一方面是省酒精,另一方面用柴火做出来的菜更好吃。做饭要花两三个小时,吃完饭洗碗也要两个人配合,需要一个人用桶倒水。

用捡来的树枝燃烧柴火做出的饭很香

午饭后会睡个午觉,再看会书。然后捡树枝,生火做晚饭。晚饭后可能会看手机里的电影,大概9点多就可以睡觉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澎湃新闻:路上读了几本书?

大概25本左右吧。

澎湃新闻:出发前,你最期待的和最害怕的分别是什么?

喜喜:最期待的是可以写出好的稿子。之前觉得墨尔本已经被写烂了,所以这次希望可以看到我六年前在澳洲旅行时看到的不一样的澳洲,一般旅行者看不到的东西,可以写出有不一样经历的文章。

害怕的就是这里的人工很贵,万一车子抛锚了需要找人帮忙拖出去,那就要花一大笔巨款。还有万一错过了加油站,也许下一个加油站在两三百公里以外,没油了就得叫救援把你拉出去。所以我们非常怕在路上就破产了。

Broome的红色岩石

澎湃新闻:不怕遇到毒虫猛兽,或是特别艰难的地理条件吗?

喜喜:澳大利亚的野生动物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怕人类的。不过,我们特别害怕涉水。万一在水里熄火,我们是没法下车去推的,因为澳大利亚的河里会有鳄鱼。

这次也见到了淡水鳄鱼

另外澳大利亚确实有很多路况不太好的路,我们叫搓板路。其中一条特别臭名昭著的就是Gibb River Road,全部都是搓板路。它位于西澳,本身是一条土路,由于沿路风景很美,很多人走,所以就越来越难走。听说,北领地的人如果有10天假期,就会来专门走这条路,以挑战这条路为乐,甚至在游客中心还有卖T恤衫上写着“我走完了Gibb River Road”的。我遇见的一个沙发主说,他知道有两个人开两辆车走这条路,爆了5个轮胎,悬挂系统也坏了。他们开到最近的小镇修理,一共花了人民币大约五万五左右。

澎湃新闻:那你们走了Gibb River Road吗?

喜喜:走了一点吧。为了省汽油我们就不敢开空调,又因为是土路,所以只能关着窗户走,一路颠簸,连说话的声音都是抖的,除了开车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完全体验不到驾驶的乐趣。觉得这有什么意思,在路上颠簸三天,然后又要花几百澳币去检查,万一坏了还要花钱修。所以只走了一小段。

澎湃新闻:最失望的情况发生在哪里?

喜喜:特别有名的西澳的金伯利(Kimberley),以峡谷闻名。这里的路很难走,要爬很多大石头。好不容易走了两三公里,终于走到尽头,可能会碰到一片水,可以游泳,再走出来。几次之后我觉得和北京郊区也没什么区别。

金伯利的峡谷和池塘

澎湃新闻:那有什么惊喜吗?

喜喜:Bongil Bongil国家公园。里面都是3.5亿年前天然形成的石头。你知道北京的银河SOHO吗?简直跟它一模一样。

是不是很像银河SOHO?

另外就是在北领地。我本来以为那里会特别荒凉,什么都没有,到了之后才发现那里有许多天然水池。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特别好的营地。只要在当地酒吧或超市买点东西就可以用,但不是强制性的。营地里可以洗热水澡,还有免费无线网络。白天我们就去水池游泳,晚上回营地洗个澡,还能用WIFI看电影。我们在那里住了整整五天。

北领地的天然水池

澎湃新闻:这次旅行带给你什么心态和观念上的改变吗?

喜喜:我深切地感受到环保不是一句空话。记得六年前我在澳大利亚旅行,去的都是最著名的景点,比如悉尼、大洋路、塔斯马尼亚等等,虽然游客很多,但那时候觉得这些地方都配得上纯净两个字。而这一次我去的地方,大都是一般游客很少涉足的地方,即便如此,在很偏僻的海域我都能见到污染物。我们去布鲁姆(Broome)浮潜的时候,也看到大片大片白化的珊瑚。

气候的变化也很明显。我先生12年前自驾时,说海边很干燥,一路都没有雨。但这次我们为了等海边雨停不得不在内陆扎营很久。包括现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大火,一直没有降雨,也是气候变化的一个反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