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除了宝黛爱情,这对有情人也十分出彩

原标题:红楼梦里除了宝黛爱情,这对有情人也十分出彩

《红楼梦》将宝玉黛玉的旷世绝恋写到极致,也许让大家忽视了其他角色的爱情。比如小红和贾芸的互相扶持,薛蝌和邢岫烟的暗生情愫,司棋和潘又安的轰轰烈烈。但这些爱情中,总少了一些人间烟火味,多了一些演义的成分。《红楼梦》里的情侣,我只喜欢贾蔷和龄官。

一、风流的贾蔷

贾府子孙,多多少少逃不过“风流”二字。身居宁国府的贾蔷,同样也是个沉迷于声色犬马的主子。值得注意的是,贾蔷的身份有些特殊。“原来此人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

这样的出身,给了贾蔷一个很尴尬的人生。一方面,他是宁国府的阔少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另一方面,他无父无母,丝毫没有体会到家庭的温暖。虽然有贾珍照顾,但大家想想,贾珍是什么样的人。荒淫无道,把宁国府搅得天翻地覆的他,对亲儿子对粗暴对待的他,又能给贾蔷多少温情。

可是书里却说,贾蔷受到了贾珍的“溺爱”。对亲儿子贾蓉拳打脚踢的贾珍,为何对贾蔷这么好?历来两种说法。

一种是说贾珍和贾蔷的母亲有旧情,贾蔷是他的私生子。这种说法乍一看有点荒诞,但有人从焦大喝醉后,说的“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中分析,养小叔子的人,正是贾蔷的母亲。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贾珍又因为“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让贾蔷搬出宁国府。

还有一种说法,则更让人吃惊。那就是说贾珍和贾蔷之间有着一些“不正当”的关系。虽然书里并没有明写,但从贾珍对柳湘莲“问长问短”可以看出,对于俊俏男人,他是很有兴趣的。作者在描写贾蔷时,说他比贾蓉还要帅。这样的贾蔷,很难保证贾珍对他不起歪心思。

尽管这两种说法都是后人通过蛛丝马迹猜测得出,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是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贾蔷从小生活的环境,不仅是缺乏双亲的,更是缺乏廉耻道德的。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贾蔷,并没有成为栋梁之才,和贾蓉一样,也是个酒色之徒。

甚至有的人提出,焦大口中的“养小叔子”,很有可能就是秦可卿和贾蔷。这种猜测,在近几年兴起的《吴氏石头记》里得到具体的描写。但由于该书真伪难分,在此我们也不做太多讨论,但是贾蔷的风流在书里却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贾蔷并不完全是个浪荡公子,在他的身上,也是有一些闪光点的。比如说在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中,金荣和秦钟起了冲突,按理说,这和贾蔷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秦钟是贾蓉的小舅子,贾蓉也是自己的好兄弟。贾蔷为了维护贾蓉的面子,准备教训一下金荣。

当我们读到这一段时,内心多少会有些温暖。贾府的学堂,明明是要培养未来的期望,可是在这里的学生,却一个个龌龊无比。贾蔷这样的仗义行为,才格外让人钦佩。不过他并没有莽撞行事,而是对学堂里的各个“势力”进行了分析。

金荣贾瑞一干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向日我又与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我们岂不伤和气。

贾蔷出场的时候,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但他却一点都不糊涂,把这些人的心理把握得特别准。与其说他为人聪明,还不如说他有悟性。这一点,是很难得的。

再看看贾蔷最后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既然自己没法出头,但为了贾蓉的利益,他决定玩一出“借刀杀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宝玉的小厮茗烟,让他去和金荣理论。这样一来,自己既行了仗义,又落个干净。

如此贾蔷,颇有点“少年义侠”的风采。有趣的是,从这以后,宝玉离开了这所“肮脏”的学堂。如果他一直在这里待着,很难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宝玉一辈子都不知道,正是贾蔷的“义举”,间接地保护了自己的纯真。

虽然贾蔷也是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可并没有像贾蓉一样,一昧地作乐。在元春省亲的时候,他跑前跑后,为自己找了一份差事。虽然书里并没有明写,但是我们从后来贾芸的经历以看出,贾府子弟想找个活干并不容易。

与贾芸一样,贾蔷不仅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同样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二、认真的龄官

在《红楼梦》的十二戏子里,很多人都喜欢率真可爱的芳官。而最让我念念不忘的,而是龄官。

她们十二个小姑娘,是元妃省亲的时候贾蔷去南边买来的。作为戏子,在封建社会她们并没有太高的地位。作者为何单单给予了龄官宝贵的爱情呢?

其实这和她的性格有关系。当她们十二个给元妃唱戏时,元妃单单看中了龄官,想让她再为自己献唱一首。如果换做别人,估计会激动万分。可是龄官的反应呢?

龄官自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作,定要作 < <相约>><<相骂>>二出.贾蔷扭他不过,只得依他作了.贾妃甚喜,命"不可难为了这女孩子, 好生教习"。

这样的龄官,颠覆了我对戏子的认知。原本她们就像探春口中的“玩物”,可是龄官却活出了自己的尊严。“只唱自己想唱的”,这样洒脱的人生态度,的确让元妃佩服。也许元妃在佩服之余,会更加无奈那个委屈求全的自己。

我们在这个桥段里,往往会忽视贾蔷的反应。当他听说龄官受到元妃赏识后,反应是“便知是赐龄官之物,喜的忙接了”。虽然他是龄官的“领导”,但他为龄官而喜,是否有了一丝别样的情愫。而龄官也敢于忤逆贾蔷的意思,这没准是他俩的“甜蜜”日常呢。

正是一个被人忽视的小细节,把我感动的一塌糊涂。整个省亲过程,明面上喜气洋洋,但背后大家却有着各种难以言说的郁闷。元妃对昏暗皇宫的绝望,贾政王夫人对女儿的思念,林黛玉没有大展其才,贾宝玉仍在思念故友。只有贾蔷和龄官,世上那些浮沉和他俩没关系。

他俩一个“执意不作”,一个“扭他不过”,这样的“小儿女态”,在如此沉寂的晚上,让人感到别样的温暖。

龄官从小学戏,戏里的女子大多都不受封建礼教的束缚,活得坦坦荡荡。龄官也深谙其道,面对具有“侠气”的贾蔷,很容易会产生感情。贾蔷作为风月场上的“行家”,见了太多娇媚的女子,可她们大多都是逢场作戏,像龄官这样的真性情,的确让他眼前一亮。

尽管他们的身份悬殊,也许不一定能走到最后。可是至少,贾蔷和龄官,他们轰轰烈烈地爱过。就冲这一点,就足够让我们羡慕。

之前我们提到过,贾蔷虽然在“闹学堂”那出里表现得比较仗义,往常不过也是个酒色之徒。这样的贾蔷,龄官如何看得上?可我们也不要忽略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爱情可以改变人。

哪怕你之前多么的不堪,只要你认真爱一个人,那么你也会伟大许多。换句话说,贾蔷在追求龄官的道路上,一定改变了自己很多毛病,龄官才愿意和他在一起。

有的人会说,龄官是现代人眼里的恋爱脑,从不考虑自己和贾蔷的未来。而我却认为,龄官对于这份感情,是特别认真,乃至于慎重的。在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中,宝玉看到了一个与之前不一样的龄官。

只见他虽然用金簪划地,并不是掘土埋花,竟是向土上画字。宝玉用眼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一画一点一勾的看了去,数一数,十八笔。自己又在手心里用指头按着他方才下笔的规矩写了,猜是个什么字。写成一想,原来就是个蔷薇花的“蔷”字。

她在纠结,她在挣扎,虽然在戏文里,爱情是可以战胜一切的。可是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是否能容得下龄官这份情呢?贾蔷是大家公子,以后少不了红颜知己,这场故事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年轻时候的风流事。可是对于龄官,就是自己一生的幸福。

外面的不觉也看痴了,两个眼睛珠儿只管随着簪子动,心里却想:“这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话说不出来的大心事,才这样个形景。外面既是这个形景,心里不知怎么熬煎。看他的模样儿这般单薄,心里那里还搁的住熬煎。可恨我不能替你分些过来。

一向怜香惜玉的贾宝玉,看到貌若黛玉的龄官,心疼不已。可这位贵公子哪里知道,龄官内心的烦恼。以宝玉的想法,大观园的姐姐妹妹们,一定都是钟情于自己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龄官的心,从没有属于过他。

这个“蔷”字,虽然宝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我们读者却明白。从元妃省亲他俩的郎情妾意,按理说他们的关系已经挑明了。虽然书里没有明写,这个像极了黛玉的丫头,一定也和林妹妹一样,无数次试探贾蔷,无数次“欺负”贾蔷。

那么贾蔷对她呢,在第三十六回“识缘分情定梨香院”里,宝玉闲来无事,想听龄官给他唱曲。换做普通女孩,一定会觉得天上掉了馅饼。可是龄官对他只是懒懒的,推说自己嗓子不舒服。

对于贾宝玉来说,这可真是奇闻异事。大如袭人,被自己不小心踹了一脚,都得陪着笑脸说没事。龄官不过是一个小戏子,竟然能如此对宝玉。

在其他女孩心里,宝玉是大观园里最耀眼的宝石,可他却无法照进龄官的心房。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说,在龄官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几分萧伯纳《华伦夫人的职业》里“薇薇”的影子。虽然龄官没有薇薇那样独立,但是从本源的角度看,她们是一脉相传的。

这种传承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你很完美,但不是我所需要的。很明显,龄官所需要的人,就是贾蔷。贾蔷虽然没有宝玉那般显赫,但对于龄官来说,他就是自己的无价之宝。当宝玉还没有了解情况时,贾蔷提着一个鸟笼子出现了。

除了一开始表示礼貌的打招呼,宝玉和贾蔷并没有任何交集。贾蔷一心只在龄官身上。也许他本人也不知道,曾经在宁国府声色犬马的自己,如今却这般的专情。贾蔷没准都不知道这种改变何时而来,但他知道,这个女孩子值得自己付出一切。

只见贾蔷进去笑道:“你起来,瞧这个顽意儿。”龄官起身问是什么,贾蔷道:“买了雀儿你顽,省得天天闷闷的无个开心.我先顽个你看。”说着,便拿些谷子哄的那个雀儿在戏台上乱串,衔鬼脸旗帜.众女孩子都笑道“有趣”,独龄官冷笑了两声,赌气仍睡去了。

相比于宝玉黛玉的爱情太过纯粹,贾芸小红的又太过世俗,贾蔷和龄官的故事,才更像我们普通人谈恋爱。这个曾经“借刀杀人”大闹学堂的聪明少年,却在喜欢的人面前一筹莫展。但是,在恋爱中的女孩子,不就喜欢说“反话”吗。也许表面上龄官“冷笑了两声”,内心早就甜得一塌糊涂。

龄官道:“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 也偏生干这个.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我好不好。”

在龄官身上,最可贵的地方在于她知道自己的处境,懂得什么是戏,什么是人生。芳官她们就不行,以为生活真的像戏里唱的那样美好,“良辰美景”的生活,总会过去。看到这个玩物,敏感的龄官大概以为,贾蔷一直把自己当成玩物了吧。

贾蔷听了,不觉慌起来,连忙赌身立誓.又道:“今儿我那里的香脂油蒙了心!费一二两银子买他来, 原说解闷,就没有想到这上头.罢,罢,放了生,免免你的灾病。”

之前说贾蔷聪明,如今看果然是个妙人。很明显他听出了龄官的弦外之音。其实从某种角度看,困扰他俩爱情的唯一因素,也就是他俩的地位悬殊,龄官害怕他是玩玩而已。既然如此,那么贾蔷就把自己的决心证明给爱人看。

将小雀放走,其实就是放走自己的所有等级观念,就是放走彼此的所有顾虑。这样,龄官就可以放心地和自己在一起。这样,他俩就可以永远不分开,做一对神仙眷侣。两个人肆无忌惮地表达内心的爱,让一旁的宝玉不觉暗暗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见证着美好的情愫。

三、爱情的结局

关于贾蔷和龄官的结局,书里并没有给出我们答案。有人说龄官身体不好,早早死了。有人说她被贾蔷接走了,还有人说龄官被贾蔷抛弃了。我本人更倾向于刘心武先生的说法,虽然他的续书有争议,但在“贾蔷和龄官”的故事里,我很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在刘心武先生的续书里,贾府被皇上不待见,曾经的忠顺王府大规模报复贾政等人。在这个节骨眼,皇上和元妃突然想听龄官唱戏。于是人们派贾蓉去贾蔷那里请龄官唱戏。

在刘心武先生的设定里,龄官早就被贾蔷接走,过上了潇洒的生活。面对元妃的邀请,龄官的回答令人心动。

你还不知道么,我不是再不唱戏,只是我再不当戏子,由着人家点戏,我爱唱时就唱,给我喜欢的人唱,给自个儿唱,就不给我不喜欢的,不相干的人唱,那元妃娘娘他倒喜欢我,只是也不问问我喜不喜欢他?那皇帝老儿与我什么相干?我才不进宫去唱呢,杀头也不去!

就和当年元妃省亲一样,同样面对龄官的“不唱”,贾蔷同样没有忤逆她的意思。反而表示很喜欢她的傲骨。时过境迁,贾蔷对龄官的感情禁得住时间的考验。我们也由衷地为这个女孩高兴。

你跟着我就是。我也学过一句古话,道是‘大隐隐于市’。我们也不必去往深山老林,只是须走得远些,在那人烟稠密处,隐姓埋名。

虽然是圣旨,无心功名的贾蔷才不在乎这些。索性带着龄官去逍遥自在。任世间天高路遥,只要心里有爱和彼此,处处都是他俩的桃花源。就像那年夏天放飞的小雀,贾蔷和龄官也要去属于自己的世界了。

这才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作者:赵宝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