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商人托管贵州修文中医院 拖欠费用上千万后玩“躲猫猫”

原标题:“莆田系”商人托管贵州修文中医院 拖欠费用上千万后玩“躲猫猫”

“明明我们才是受害者为什么却没受法律保护。”日前,贵州省修文县红十字中医院法定代表人的严志称自己深陷“莆田系”商人所制造的医院托管泥潭中,“现在医院员工集体来找我要工资、药品供应商找我要180万药款,其他人也来要钱,但是该付我们钱的贵州盛世众仁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却霸占医院经营两年多,光欠我们托管费就上千万元。”只有40来岁的他,看上去一半以上的头发变白。他说现在压力很大,承包医院的“莆田系”商人郭世海在关停医院后,私自带走营业执照和公章,“我担心万一他在外面做出违法行为,责任该由谁承担”。

据严志介绍,贵州省修文县红十字中医院(以下简称修文中医院)本来是当地一家不错的医院,职工有100多人,医院每年接待患者达上万人次,年收入3000万元左右,医院在当地也算有口皆碑。

修文中医院

修文中医院

2016年以前,阳朝晖作为法人为医院投资了465万元,与修文县一国有公司签订合同获得场地使用权,在商定年租金后购买相应设备承包了修文红十字中医院。在对整栋大楼按照国家医院卫生标准进行整体装修的基础上,又扩建牙科、儿科、康复科、放射科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改造,为了让医院规模更完善,在医疗设备上又增加了“核磁共振”“彩超机”“CT影像机”“X光机”等设施设备的改造提升,其他的医疗辅助设施的采购使用等。

曾经的市级医保定点医院

2016年5月,时任贵州盛世众仁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人郭世海看中修文中医院的各种优势,他找到阳朝晖,称可以用“莆田系”医院的成功经验,来帮助中医院的经营。最终他说服了阳朝晖及其股东们,医院由他托管经营,承诺每月支付托管费30万元托管费用。

此后,双方签订托管协议,托管时间从2016年5月1日至2031年4月30日,在托管期间内,医院的盈亏及成本由郭世海个人承担。

在此后的经营中,郭世海以用“莆田系”独有的经营方式来运营医院,医院风声水起,他也如约支付托管费,持续到2017年3月。

然而,从2017年4月开始,郭世海就没再支付一分托管费用,并找各种借口搪塞,霸占医院进行经营,直到2019年10月,托管费仍欠900万元。

事实上,自从郭世海不付托管费期间,修文中医院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凸显,不仅医院难以为继,郭世海还唆使房东向医院方“发难”催交房租。因拿不到托管费无法支付房租,中医院被房东告上法庭,时任医院法人阳朝晖也因承受不了多方压力,再加上妻子为此事突发重病,阳朝晖不得不举家回到四川老家。

现在的中医院已人去楼空

郭世海霸占医院持续经营,同时又不支付托管费,加上阳朝晖又回老家。医院股东经商定,重新推选严志当医院新法人。

2018年1月9日,修文中医院新法人严志向贵州盛世众仁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人郭世海发了“房租催缴公函”,要求该公司立即支付10个月共计三百万的托管费用,但是郭世海却玩起了“变脸”,不支付费用还说“我不认识你们”,并且还贼喊捉贼的报警称医院来了黑社会。

贵州盛世众仁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原法人郭世海

在苦熬半年多后的2018年7月8日,严志向修文县卫计局提交了《关于“修文中医院”停业整顿的报告》,申请将中医院停业2个月进行整顿,可是由于托管的时候已经将单位公章和营业执照交付给了郭世海,而郭世海也将营业执照和公章带走,卫计局以手续不全为由拒绝了停业申请的报告。

事情拖到了2019年1月15日,严志及股东对贵州盛世众仁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发送了控告信,请求有关部门组织协调郭世海归还医院公章及营业执照,追究霸占医院经营的刑事责任,并支付至当月为止欠下的750万租金。

不过,他们的维权显得徒劳,郭世海就是不露面,也不接电话,到他所在的公司,也早已人去楼空。

没有公章和营业执照,就无法到仲裁机关进行申诉,为此经过多次报警和警方的协调,严志才勉强得到盖章得以到贵阳市仲裁机关进行申诉。

2019年4月3日,严志及股东再次向修文县卫生健康局提交了停业申请报告,但是因为中医院的公章以及营业执照均在郭世海手中,所以仍然未获得停业批准。

今年7月,郭世海向修文县卫生健康局提交停业申请,并带走营业执照和公章。此后,修文中医院一直处理停业状态。

10月8日,因医院和托管方存在法律债务纠纷,修文县法院对修文县中医院的账户进行了冻结,但此时,医院已经拖欠60位员工工资47万左右。

修文中医院欠薪人员名单

11月12日,根据贵阳市劳动仲裁委决定,认定当时修文中医院与贵州盛世众仁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郭世海签订的协议有效,郭世海没有合理原因及理由未按时支付托管费,已构成违约,应在十日内支付该院托管费用930万元。

郭世海在得知仲裁结果后,就开始玩花招,企图逃避责任,一个月之内将公司法人变更为“莆田系”人刘振明,仅一个月又将法人变更为广西人桂涛,据悉桂涛本人是曾经的吸毒服刑人员。

此外,郭世海还私自以修文中医院名义采购了180万元药品也不付款,导致药品供应商找不到郭世海而直接找上医院“讨债”。

值得注意的是,修文中医院因托管造成的纠纷不是个案,据悉,位于贵州省遵义市的遵义贵遵护理院同样遭受过这样的事,同样是以郭世海为法人的贵州盛世众仁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同样的手段签订托管协议获得公章和营业执照,在托管期间购置药款未支付被遵义一医药公司于2018年告上法庭。

“我现在就是一个空壳的法人,公章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郭世海不仅不还钱,还以修文中医院的名义到处购药品,让我们这些股东买单。”严志无奈的说道。

医院大门紧锁

12月6日,记者电话联系上郭世海,他说修文中医院之事与他无关,并说他不是法人,以不方便为由挂断电话。中医院方也多次找到现在的法人桂涛,得到的回复是“我不了解情况,不要来找我,不是我签的。”

目前,修文中医院已经处于停业关门状态,严志称,为了得到应得的托管费,他们打官司请律师等已经花费了200多万元,房租等费用100多万元,医院已经无以为继。

处于停业的修文中医院

修文中医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说,想尽各种办法逃避责任,霸占医院经营,“贼喊捉贼”说正常讨款的正当中医院法人严志是黑社会,拖欠员工工资,唆使员工向股东要钱自己却“隔岸观火”,拒不付账后玩“金蝉脱壳”,商人郭世海当初信誓旦旦承诺的把医疗事业搞好,现在却成了近乎“莆田系”常用的“医疗套路”。

严志说,这么好的医院目前就这样“搁浅”,既是资源浪费,也增加了老百姓就医难,他希望能重新把医院开起来,从而服务一方百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