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38万买8间门市,5间被人抢先过户 过户者:我先付的钱

原标题:花138万买8间门市,5间被人抢先过户 过户者:我先付的钱

四川巴中市平昌县男子杨某和好友花138万元购买8间门市,其中5间一直未能过户。2018年3月,杨某购买的5间门市被人抢先过户,过户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门市被法院强制执行时,拍下但未付钱购买的谢某珍。

随后,杨某请律师邱某调阅房管局相关资料,发现杨某手里的5间门市的房产证在当地媒体登了遗失启事,随后在2018年3月,5间门市的产权抢先于杨某过户在谢某珍名下。同时还发现,当地法院在同一天内就同一事情发出了两份金额和买受人不一样的《民事裁定书》。

8月29日,杨某就购房合同纠纷,将开发商、张某平夫妇以及谢某珍等人告上法庭,12月9日,平昌县人民法院受理,案件正在办理中。

12月14日。谢某珍告诉记者,她花70万元从平昌县法院买到变卖门市,买门市在杨某之前。此外,她说现在自己人在外地,暂时无法提供相关手续。

↑法院受理案件信息。

138万买下8间门市 有5间6年时间过不了户

2005年左右,杨某和好友共4人合伙在平昌县租用平昌华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商)的房子,在江口镇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生意红火。

2013年,修理厂办公室隔壁14-18号共5间门市闲置,杨某和几个股东合计租来开车行,扩大经营范围。通过向开发商打听,杨某交了租金,后来得知有8间门市可买,其中包括租来开车行的5间门市。

随后,杨某与开发商谈妥,在2013年6月13日和开发商签订《房屋转让合同》,以330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将上述14-18号门市共计262,52㎡和28-30号门市共计160.54㎡全部购买,总价共计138万余元。杨某先支付了40万元,合同约定在2013年12月底前付清余款。

↑涉及的门市。

但是,杨某从开发商手里拿到的房产证书里,有5间门市证书显示是张某平和妻子孙某芬共同持有,而并非开发商。

↑门市产权证书复印件。

张某平回忆,当初开发商资金紧张,用自己名字将房子“购买”,然后再用房子抵押给中国农业银行平昌支行(以下简称:农行),农行的钱还是由开发商偿还。

资料显示,开发商将13间门市,其中包括14-18号5间门市,在2005年用于抵押贷款29万元,时间为120个月,每月按时偿还银行本金和利息3606.14元,但开发商只偿还了4万元后,就未继续偿还贷款。

2008年3月15日,农行将张某平夫妇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欠下的25万余元贷款及其资金利息。2008年5月23日平昌法院通过调解,约定张某平和孙某芬在当年6月20日前,还清农行的贷款本金和利息。如逾期不付,农行有权对设置抵押的5间门市进行折价拍卖。

开发商工作人员苟某介绍,后来确实还不起钱,农行向平昌县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对5间门市进行拍卖,

平昌县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显示,门市3次流拍,最后卖给谢某珍和符某满。

“谢某珍和符某满想要门市,但是拿不出钱。”苟某说。最后,开发商自己向农村付了70万元,将5间门市购回,再卖给了杨某。

↑开发商向农行支付回购款70万元票据复印件。

杨某说:“当时我看了这5间门市,从手续上来说,认为没有问题才下手购买的。”

门市产权证书名字虽然是张某平和孙某芬的名字,但是证书在自己手里不担心,可以让开发商协助过户。可是6年多时间过去了,5间门市一直没有过户。

开发商解释,开发商在用张某平购买的门市抵押贷款导致其征信不良,张某平一直未前来配合办理过户手续。

房产证在自己手里 女子两次上门说门市是她的

房产证在自己手里,就等过户了,杨某向记者说,“当时认为只是时间问题,心里不慌。”

然而,在2019年的8月,谢某珍却来到杨某的汽车修理厂,指着杨某购买的5间门市说产权归她,让杨某搬离。

杨某拿出手机介绍,谢某珍先后两次上门,坐到自己办公室内,都有照片为证。

↑谢某珍。

汽修厂股东罗某介绍,因为房产证在我们自己手里,当然不会轻易相信谢某珍的话。但是,谢某珍拿出了这5间门市的产权证复印件。罗某说:“自己亲眼所见,不得不产生怀疑。”

杨某认为,这5间门市的房产证在自己手里,怎么产权成了谢某珍的了?

杨某找到开发商,开发商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开发商承认,当初门市所有权证书的名字确实是张某平,公司用门市房产证书抵押后,还款出现问题,被法院拍卖、变卖,但是谢某珍一直没有给钱,最后是开发商自己回购了这5间门市。

开发商工作人员苟某说:“按理说,这个房子和谢某珍没有任何关系。”

房产证被登报遗失后过户 5门市被抵押贷款80万

为了弄清楚房子的产权问题,杨某请来律师邱某调阅相关资料。

8月23日,邱律师从平昌县房管局调阅的资料发现,杨某购买的5间门市已经过户到谢某珍名下,过户时间为2018年3月29日。

邱某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房管局的资料还显示,2018年3月13日在《巴中日报》的遗失启事有这样一段内容:“平昌县江口镇建设街产权人张某平、共有权人孙某芬产权证(证号:监共001××××,房屋面积262.52平方米)遗失作废。”

↑登报声明产权证遗失。

杨某说:“通过时间看得出,是先登报声明房产证遗失,之后再过的户。”

同时,房管局保存的资料还有,平昌县人民法院(2008)平昌法民二初字第26号《民事调解书》、平昌县人民法院平法执裁字第707-1号《民事裁定书》、平昌县人民法院2012年10月10日发出的(2012)平法执协字第707-1《协助执行通知书》将张某平夫妇0012765号《房屋产权证》裁明的14-18号门市5个过户给第三人谢某珍。

此外,杨某自己手里还有农行在2015年给平昌县房地产管理局出示的《证明》,其中提到,平昌县人民法院是将抵押物变卖给谢某珍、符某满,谢某珍、符某满由于自己问题不要抵押物(5间门市),最后,开发商对其进行回购。14-18号的5间门市的共计262.52㎡的房屋所有权属于开发商。

杨某说,谢某珍一分钱不出就得到了5间门市,而自己拿着的是别人的产权证书,等了6年都过户到自己名下。

更让杨某气愤的是,还查明谢某珍在2018年5月25日,将这5间门市在平昌县农村信用合作社办理了抵押贷款80万元。如今谢某珍在哪里,自己无从寻找。

↑谢某珍用5间门市抵押贷款。

同一天发两份裁定书 买受人和金额都不一样

除了产权问题外,最让人不解的是平昌县人民法院在同一天就同一事情出具的两份《民事裁定书》,内容却不一样。

杨某从开发商手中拿到的是(2012)平法执裁字第700-1号的《民事裁定书》,裁定结果为:“平昌县江口镇建设街358号(房屋的面积为659.37平方米,房屋产权证号为:0012750、0012751、0012765号)1栋1层14号、15、16、17、18,二层的19、20、21、31、32、33、34、35号变卖给谢某珍、符某满,由二买受人将70万元直接支付给农行。”

而杨某的律师邱某从平昌县房管局调出的资料显示,(2012)平法执裁字第707-1号《民事裁定书》是,发文时间均为2012年10月10日,其裁定结果为:“平昌县江口镇建设街358号(房屋的面积为659.37平方米,房屋产权证号为:0012750、0012751、0012765号)1栋1层14号、15、16、17、18,二层的19、20、21、31、32、33、34、35号变卖给谢某珍,由买受人将50万元直接支付给农行。”

↑从平昌县房管局调出的资料。

同一天时间,针对同一事情,为什么两份《民事裁定书》不一样?杨某和律师邱某深感不解。

邱某介绍,按理说这两份材料应该一模一样,为什么一份材料显示的金额是70万元,从房管局的获得的这一份材料,买受人少了符某满的名字,金额也少了20万元。

造成损失谁来赔偿 法院回复案件正在办理

杨某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两份《民事裁定书》不一样,“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谢某珍在房产过户的时候,给房管局的资料作假。”

此外,法院在2012年10月10日和《民事裁定书》裁定书一起发了《协助执行通知书》,但是后面谢某珍并没给钱。开发商回购了门市之后,原来发出的《民事裁定书》并未执行。

现在,谢某珍利用这些手续,把这5间门市过户到自己名下,杨某问,“谢某珍造成的这些损失谁来陪?”

8月29日,杨某以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将开发商、农行、张某平夫妇以及谢某珍等人告上法庭。12月9日,杨某收到平昌县人民法院受理信息。

记者联系平昌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回复案件正在办理中。

谢某珍:2012年就付钱买房 目前人在外地暂时无法提供相关手续

12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谢某珍。她承认确实在2018年到杨某门市上说过门市产权的问题,并把相关手续给杨某和罗某看过。

谢某珍讲述,在2012年,平昌县人民法院在3次流拍之后变卖给自己,随后自己向农行支付70万元费用拿到了房屋产权证书。办理房产证过户,法院出了《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民事裁定书》等手续。“之后自己并不在平昌,一直没有办理房产过户。”谢某珍说。

谢某珍说,2018年她带着房产证去办理过户,“当时把(张某平姓名的)房产证书弄丢了,然后报警了,这个可查。”随后,才在巴中日报上刊登了遗失启事,之后在房管局办理过户手续。

谢某珍介绍,当时自己只是和法院、农行对接,并没联系开发商和杨某,杨某拿钱买房的事情和自己无关。“自己先买房,杨某买房在自己之后。”谢某珍说。

目前,谢某珍人在内蒙古,她表示暂时无法向记者提供相关手续。

>>>律师说法

两份民事裁定书需明确以哪份为准

四川顶泰律师事务所杜勇介绍,针对法院出对同一事情发两份不同的《民事裁定书》,应该咨询法院当初为什么做出不同的内容,依据是什么。

如果谢某珍没有在关键时间内去付款,房管局里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是不成立的,房管局在过户的时候做出了错误的行为,法院应该撤销《民事裁定书》。

其次,谢某珍在无法付款购买法院变卖的门市时,农行让开发商回购门市,谢某珍是否知情?

再次,回购的效力出现问题,门市回购需要征得谢某珍的同意,同意了不要这5间门市,法院应该重新出裁定书。

杜勇律师介绍,房子存在多种法律关系,损害了第三方的利益。杨某想要把门市产权过户到自己名下,需要拨开多层法律关系。

北京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陈虎律师介绍,从法院的裁定来看,同样的事情在同样的日期作出不同的两份裁定书且两份裁定书所涉及到的房屋均是同样的房屋但是金额、受让人却不同,到底应该是以哪一份裁定书为准,法院应当予以明确。而最终杨某的损失由实际责任人来承担,具体要根据庭审查明的原因来确定,到底是开发商的原因还是谢某珍的原因或是其他原因造成的。

>>>律师说法

两份民事裁定书需明确以哪份为准

四川顶泰律师事务所杜勇介绍,针对法院出对同一事情发两份不同的《民事裁定书》,应该咨询法院当初为什么做出不同的内容,依据是什么。

如果谢某珍没有在关键时间内去付款,房管局里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是不成立的,房管局在过户的时候做出了错误的行为,法院应该撤销《民事裁定书》。

其次,谢某珍在无法付款购买法院变卖的门市时,农行让开发商回购门市,谢某珍是否知情?

再次,回购的效力出现问题,门市回购需要征得谢某珍的同意,同意了不要这5间门市,法院应该重新出裁定书。

杜勇律师介绍,房子存在多种法律关系,损害了第三方的利益。杨某想要把门市产权过户到自己名下,需要拨开多层法律关系。

北京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陈虎律师介绍,从法院的裁定来看,同样的事情在同样的日期作出不同的两份裁定书且两份裁定书所涉及到的房屋均是同样的房屋但是金额、受让人却不同,到底应该是以哪一份裁定书为准,法院应当予以明确。而最终杨某的损失由实际责任人来承担,具体要根据庭审查明的原因来确定,到底是开发商的原因还是谢某珍的原因或是其他原因造成的。

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摄影报道

编辑 彭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