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考上清北复交,不能交给人渣收割

原标题:辛苦考上清北复交,不能交给人渣收割

1

有一种重口味教育叫

和孩子一起追《权游》

最近刷屏的北大女生一事(北大女生包丽疑遭男友精神控制而自杀),花生妹妹比我还早知道。

感谢她的班主任,把这件事讲给学生听,就是班主任不讲,我也是要讲给妹妹听的。

前不久当当闹得厉害时,我写了篇文章《从俞渝和李国庆吵架看一种好用的写作技巧》 ,说可以教给小孩。有个读者不大认可,说这重口味内容,你确定要讲给孩子听?

我是这样回复的:

我家娃都13岁了,我觉得不应该把他们和社会隔离开来,而且还是个求偶和婚姻教育的好机会。

提到重口味,我想起一个做报社领导的朋友,他家里有两个男孩,也就10岁多一点,全家开始追美剧《权力的游戏》,当时还不是腾讯视频的版本,就是那种没有什么删减的。

不算上最后烂尾,这部剧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我到现在还没给花生和妹妹看过,一方面他俩没太多时间,另一方面是因为里面 “黄暴”镜头还蛮多的——咳咳,剧情需要,剧情需要。

听说朋友全家追《权游》,我还是有一点吃惊的,我就问他:色情暴力镜头给小孩看不打紧吗?

他说:没事,我们家是现实主义教育,就是不给他们看,他们也会通过别的渠道接触到这些,光明正大地让他们看,他们反而见怪不怪。哥俩更关注的,是七国的历史渊源,还画了非常详细的人物关系图,比我厉害多了。

顺便提下,这位朋友做的是教育报刊。

听了他的家教,我很佩服这种开放性。但我很清楚,像他这样的教育方式,别提别人家,在我家就首先行不通。

去年暑假,花生和妹妹都到外地夏令营去了,晚上我一个人在家,恶补拉下的《权力的游戏》。

没想到看到一半,出差的理工男提前回家了。他进门看到电视,连鞋都不脱了,视线牢牢地定在屏幕上,过了一分钟,才吐出一句话:

好哇,你趁我不在家,偷偷看三级片。

2

我只是足够幸运

才没有成为包丽

用“休克疗法”给小孩进行性启蒙,在我家肯定是没戏了,不过这方面的教育工作,我们还是抓得很紧的。

从小,我们就教花生妹妹如何保护自己,遇到可疑的人怎么应对。

女孩自然让人操心,男孩的教育也不能放松。我们一方面教花生学会尊重和照顾女性,另一方面也教他辨识和远离危险人群,毕竟男孩被同性成年人骚扰的概率也一点不低。

原先我上学时,到初三才学生理卫生课,讲到男孩女孩发育这块,学校还神神秘秘地把男女生叫到不同的教室,分开给我们传授生理知识。

学校教育真是与时俱进了,现在初一生物课就讲人体,对如何“受精”,如何“怀孕”,两个小朋友都背得大大方方,有些概念比我和理工男还弄得清楚。

再回过头想想自己,学校传授给我知识和正确的学习态度,家长教给我很多做人的道理,虽然没有现在我们教育孩子那么讲究科学和艺术,我也还算健康成长了。

但是在成长中,一块重要的拼图缺失了,学校和家庭都没怎么教给我,那就是婚恋教育。

正是在这方面缺根筋,我第一次婚姻触礁了,但幸运的是,我在大学里和社会上都没遇上什么人渣。

如果我是包丽,我可不敢说我就能做得更好,一来缺乏这方面知识和阅历,二来这种类似于PUA的精神控制有其心理学的依据——这也是我近些年来研究心理学才了解到的,不是说一个人聪明理智就能不受影响的,我们不能简单地站在事外评论当事人不够强大。

而且通过一些平台帖子,我发现生活中竟然还有不少“包丽”——遇到类似的事情,其中不乏清北复交的女生。 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比如朋友的提醒,家庭的帮助,或者仅仅是运气,才摆脱了包丽式的悲剧。

图文来自“知乎”平台

这些人在自述遭遇时,用的最多的词就是“心有余悸” ,看得我也很“心有余悸”——没有成为包丽,或许只是因为我运气好啊。

只是,不管是自己还是孩子,把命运维系在“幸运”上,真的是太脆弱了。

3

从小不“浪费”时间看社会

长大一定会浪费生命被现实教育

现在的小孩真是太忙了,忙着上学,忙着去课外班,忙着搞特长,忙着幼升小,忙着小升初,忙着爬藤,忙着冲刺985。

正是因为太忙了,一切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家长往往会限制孩子,让他们少做、不做,以提高效率。

比如说早恋,比如说看剧。

当然,让孩子早恋、看《权力的游戏》,的确也不大合适。 我们要考虑用些更适宜的方法,尽早让孩子认识和接触真实的世界,这样万一碰到人渣心里也好有点数。

举个例子,看书看电影题材不妨广阔点,如果像某些家长那样,觉得《海的女儿》《龟兔赛跑》价值观都有问题那就保护过度了。社会本来就是复杂的,价值观也是多样的,看书看剧也是一样,多看看不同的角度和观点,孩子才会去思考,才能形成分辨力。

也要让孩子看看社会新闻,看看学校外面都在发生些什么,只看光明面当然不行,尽拿黑暗面吓唬他们也不对。

现实世界本来就是光明和黑暗共存,还有大面积的灰色地带,如实呈现就好,同时也让孩子说说自己看法。

说着说着,我觉得自己想多了——现在孩子哪有时间自由地课外阅读,看电视看新闻更是不可能啊,再说家长也不让看——这不浪费时间嘛?

只是,从小不“浪费”时间看社会,长大一定会浪费更多时间甚至生命——社会和生活总会用一种恶狠狠的方式来教育你。

教育是广义的,不是坐在学校里学习语数外才是接受教育,更深刻的教育是在生活中。

像那些孩子,考上名校以为奋斗告一段落了,其实真正的生活才正式拉开帷幕。

如果只是擅长学习知识和技术,却不懂社会、人心、婚恋、人际交往,万一碰到高阶版的人渣,别说清北复交、就是哈佛剑桥的学历也不管用!

让只会专心读书的孩子暴露在复杂的社会里,就像把一只家养的小白兔放在亚马逊雨林里,真的是太危险了。

4

一道送命题

被娃做出了求生欲

我一直鼓励花生和妹妹看杂七杂八的书,交各种类型的朋友,不限于成绩好的,只要人不坏就行。同时,也会尽可能多的把社会上的、工作中的事告诉他们,让他们来评论,有时还让他们出谋划策。

如果他们谈恋爱,我也会支持的,只是他们现在都没这个想法,甚至都不大愿意和异性走得近一点,说实话我是有点失落的。

他们的理由是:

花生妹妹说她不会主动追男孩。

花生说他要远离班级八卦的中心。

我只好苦口婆心地说,不谈恋爱没关系呀,那也要主动和异性多交往啊,不要只和同性交朋友。

我对花生说:

世界上一半人是女生,你对世界上一半人都不了解,以后到社会上怎么混?

我对妹妹说:

世界上一半人是男生,你对世界上一半人都不了解,以后工作怎么开展?

他们一点也不急,反倒来劝我:

不要着急嘛,我们会和女生(男生)好好相处的。

对的,我太着急了,拔苗助长不好。我要静静,静待花开。

小学六年级时,花生的思想品德课,发了一本很好的书,叫做《心理健康》,之所以很好,是因为里面第十一课就是“学会异性交往”。

花生妹妹的学校就没这本书,我特地把这本书给妹妹,让她重点看第十一课,和花生一起做题。

这一课有这样一道题:

他们俩先是分别和自己班上同学讨论,回到家两人又交头接耳地说了半天,终于写好答案给我了。

我刚要打开书,花生妹妹突然想到什么,嘴巴张成了一个O,像触电一样又把书抽了回去,接着又回去和花生嘀嘀咕咕。

最后,我拿到的答案是这样的:

一道送命题,被他们做出了求生欲,我这个老母亲,是不是可以放下半颗心了?

更多阅读:

"海的女儿龟兔赛跑"不适合孩子?别让家长的见识成为孩子的天花板

00后情感实录:男女之间没有纯洁的友谊

我的新书《不完美,更幸福——跳出家庭与事业平衡的陷阱》,帮你更好地生活和工作。

安柏

北大硕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