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 ,辽宁首富240亿身价破灭成老赖

原标题: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 ,辽宁首富240亿身价破灭成老赖

停牌999天后,辉山被强制退市了,300亿市值灰飞烟灭。

文|华商韬略 安曼

1.

2008年5月20日,时年40岁的王远萍终于学会了上网。

她在天涯发了个帖子,说自己在浙江泰顺县城的一家超市陆续买了15包三鹿儿童高钙配方奶粉,但13岁的女儿每次只要睡前喝了这种奶粉,第二天就会小便浑浊,甚至拉肚子。

随即,一种名为“三聚氰胺”的化学原料,轰然炸翻了中国奶业界,也改变了奶粉的市场格局。

但就在众多乳企陷入品质灾难时,一家奶制品企业却凭借自身绝无三聚氰胺的奶产品逆势而上,不仅占据了沈阳80%、辽宁60%以上的市场份额,还一度登上“东北第一”的宝座。

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是个地道的东北人。他当过官,管过美国企业,热情、霸道、善于周旋。

1951年的时候,辉山还是一个畜牧场,后来在本世纪初“国退民进”的浪潮中,因为大刀阔斧的改制而成功逆袭。彼时,诚意满满亲赴沈阳商谈合资的刘永好没能拿下的辉山,但这个极具潜力的宝藏却被杨凯收入麾下。

2013年,这家历史长过半个世纪、见证过苏联援建、名叫“中国辉山”的乳制品企业,在港交所敲钟上市。那是辉山的高光之际,上市后的辉山不仅市值接近400亿港元,市盈率也大幅超越同类企业

那一年,鲁豫、华少、蔡康永第一次因为奶粉站在了一起,他们在电视上说:

辉山,62年安全零事故。

然而,四年后,安全的辉山却发生了它的第一次事故。

2017年3月24日上午11点30分,内地A股已结束了上午的交易,港股辉山乳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股价闪崩,以近90度的姿势一头栽下。

25分钟后,公司股价跌至最低0.25港元/股,盘中最大跌幅超过90%,创下辉山乳业史上最大跌幅纪录。

1小时内,辉山乳业市值蒸发322亿港元。然后,它一鼓作气停牌直到退市。

辉山怎么了?

辉山上市后的第三个财年,杨凯也曾登上过人生巅峰:以个人身价240亿元荣膺“辽宁首富”,同时也是乳制品行业中的唯一上榜者。

但这位在美国迪隆国际做过高管的东北硬汉,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成就品质盛名的辉山,会突然有天被猎杀中国上市公司无一失手的美国浑水公司,拖入财务塌陷的漩涡中。

明代剧作家冯梦龙说:“势不可使尽,山水有相逢。”意思是凡事不要做绝,山水总有再见时。

或许因为美国人不热爱中国古典文学,总之浑水见到辉山时,把一切都做绝了。

2.

浑水公司创始人卡森·布洛克,是个美国人。他不高,有点胖,下垂眼,自认特别正直,二十岁出头的时候跑去芝加哥肯特大学法学院学了法律,励志要打假除暴安良。

2005年,刚从法学院毕业的布洛克发现,最能帮他实现打假存在感的地方好像是中国。他写了一本书叫《傻瓜也能在中国赚钱》,就跑来中国赚钱了。

本来,浑水公司的主要打假目标是那些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但后来,它又在香港九龙尖沙咀柯士甸道上成立了一个办事处,开始盯上了那些赴港上市的中国企业。

辉山赴港上市才两年就被浑水盯上了,并被找到足以让辉山致命的裂缝:

辉山乳业2015~2016年的12个月里,利润率高达11%,远超同行。

杨凯将超越的原因归结为:苜蓿草。

这种草叶子小,一茎有3片叶,乍一看好像缺了一叶的四叶草。它不仅能提高产奶量,还能提高牛奶的蛋白质水平。但可惜的是,这种草大量依赖进口,而且很贵,一吨要400美元。

杨凯说,辉山通过自种苜蓿草的方式大幅度降低了成本。据辉山乳业年报显示,2014财年辉山收割了14万吨苜蓿草,每吨只要92美元。

浑水公司对于这件事深表怀疑。于是,它千方百计找漏洞,包括实地调查牧场建设情况,以及苜蓿种植情况、供应商和销售商、生产设备等方式, 把辉山乳业翻了个底掉。

然后浑水得出结论:辉山财务造假。

2016年,浑水发布了首份关于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提到四点:辉山乳业的苜蓿草大量外购,利润虚增;牧场资本支出夸大;公司财务遇到问题;杨凯转移大量资产。

浑水看上去再可恶,可有一点也确实说对了——杨凯造了太多假。

长久以来,杨凯一直以虚增利润、夸大支出的方式稳定提升股价,并且大量关联交易。但在遭遇浑水的第一次攻击之后,杨凯只是完成了表面的危机管理,而没有从本质上进行改正。

这给了浑水公司第二次攻击辉山的机会。

发布首份做空报告后不久,浑水又发布了第二份做空报告,进一步指责辉山乳业:销售数据作假;奶牛产奶量造假;网端乳制品销售量造假。

这一次,辉山更快地做出澄清,股价不仅没跌,还出现小幅上涨。

但是,辉山乳业虚假繁荣的名声,终于还是给公司埋下了后患。

2016年12月16日开始,辉山空单不断增多。为了继续生存,杨凯又借大量外债,其中甚至不乏巨额利息的P2P平台。

此时,辉山乳业在上述几家银行的贷款加起来,已接近100亿。

杨凯已是骑虎难下。大量外部债务融资导致以债还债,短期债务过重,又导致债券违约概率升高,并且由于需要归还短期债务,辉山现金流开始出现异常。

2017年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实际参会的债权机构达70余家。

一个意外发现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会后中行对辉山进行审计,发现其账上有30亿资金不翼而飞。一问才知道,是被杨老板拿去炒房地产了,且资金无法回收。这便是浑水在首份做空报告中提到的:杨凯转移大量资产。

隔天,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再次紧急停盘,这一停,就再也没复牌。

3.

杨凯亲手毁掉了他的乳业王国。

二次停牌后,市场对辉山的信心彻底崩塌。一连串恶化和恶性循环之下,截至2017年3月31日即停牌后第七日,公司综合净负债已达105亿元人民币。

2017年11月15日,辉山考虑公司综合财务状况,指示法律顾问拟备相关文件。次日晚,辉山乳业正式进入临时清盘阶段。辉山发公告称:“此过程将尽可能考虑所有可供本公司选择的“方案”以保全本集团的资产。”

这个方案,就是破产重整。

重整方和债权人争议的最大焦点在于“核心债务”延期期限的长短,以及重整方一次性出资的金额多少。

个中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成了辉山重整路上的绊脚石。在此期间,杨凯还因欠债不还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这位曾经的辽宁首富,正式进入老赖名单。

事态迟迟未有进展,港交所急了,对辉山说:

你们的牌可一直停着呢,再不复牌就要除牌了!

但直至除牌日届满,始终没有“辉山是否已被除牌”的消息流出。事实上,自从辉山发布了招募重整重组方的公告对外招标,众多乳企和一些资本投资方最初都有意向。

但最后却皆不了了之。

数据显示,辉山乳业系列公司债权人1600余人,已确认债权470亿元。由于存在主债权和担保债权重复情况,合并后实际总债权规模约在350亿~370亿元人民币左右。

坑太大,估计谁也没有能力填上。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