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100年内 谁将统一人类走向宇宙?

原标题:100年内 谁将统一人类走向宇宙?

从革命、稳定、温饱到娱乐

这是一个平常的周末,疲累忙碌了一周的人们终于可以有一个休憩喘息的晚上。打开电视,躲开了抗日神剧、玄幻修仙、清宫斗法,黄金档《中国好声音》开始,无数人开始一整夜守着电视为一个年轻的声音离开或留下而焦虑纠结。

如何找出这个国家最好的歌手,全国的地方娱乐节目已煞费苦心了多年。不仅是“好声音”们,还有好爸爸们,真人秀们,相亲侠们……有点文化的人,在过去称之为作家或哲人的人,开始办各种节目的脱口秀,东亚病夫脱掉了,体育明星们的八卦热度却可堪一国领导人,过去默默发财谓之下九流的商人,万众创业下各种浮夸的融资 G 点也动不动成了新闻头条的常客。

艺人带着普罗大众一起狂欢,文人唱和,运动员助兴,商人枕着黄粱梦。一切皆可娱乐皆能娱乐,除了本国政治除了基础科技,前者是不敢后者是无能。娱乐至上似乎已成当下的主流文化风向,中国正处在一个被全面娱乐化的解构时代。

当上世纪的80、90后正逐渐成为21世纪的发展主力时,19世纪的80、90后此时在20世纪刚为推翻末代皇朝,如何从一片破败颓象、任人宰割中重建秩序而迷茫。1915至2015,过去的100年,这个国家,刚好经历了一个政权从革命、稳定、温饱到娱乐化享受的完整缩影。

这个缩影,就好比一个少年长大成人,从叛逆、定型、成家,到享受生活,这是一个常人的必经之路。多数人未能逃脱这个例外。这里面隐藏着一个规律:当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逐渐开始趋于平衡态的生活,增长必会受滞。平衡即腐朽,这是热力学第二定律,也即熵理论的最大社会学启示。

前几日我见了个浙江的创业者,湖州人,聊他的成长史,在谈到父母对下一代曾经最大的期许时跟我聊过的很多江浙一带年轻人惊人一致,就两个:早结婚,考公务员。特别是后者,除了近年,习李这一届反腐高涨,整个体制利益受到压缩,导致公务员热有所下降外,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可以说在整个中国即使已然商业氛围浓烈的长三角珠三角,曾经四海为家冒险开拓的上一代人,多数想的却都不是让自己的子女继续走创业之路,而是拼命钻营让下一代进入体制内。官本位的荣耀胜过一切职业,这就是他们的价值观,也是国人集体的潜意识认知。

这个价值观背后是什么?跟他们对子女的期待一样,最核心还是两个大字:稳定。

稳定压倒一切,中国的汉文化逻辑,无论是治理国家还是家庭,都是一脉相承。但是最持久的稳定恰恰是在追寻不稳定状态中动态达到的,这是普利高津耗散结构理论最深刻的发现。可以说,当一个事物开始追求稳定的平衡态时就是其没落迹象的开端。

人类存在的唯一信念:向前、向前、向前

我认为,经济下行、技术革新变慢、虚拟经济脱节真正本质的原因只有一个:人类耽于安稳的本能,人类对未知不确定性的天然恐惧,人类急功近利的短视,人类从众化的追随庸俗,人类失去生存威胁后的麻木,一言而蔽之在于人类开始进入了生活舒适区的平衡态,缺乏新世界新能量新文化的负熵注入,整个人类世界的耗散结构系统慢慢进入稳定的平衡态。而平衡必然意味着停滞,腐朽,没落,乃至死亡。

在整个地球内部,最后仅剩两块非平衡性的不稳定大陆还可供开发,一块是印度大陆,一块是非洲大陆。欧美包括中国都盯上了印度,而非洲很早就成了中国的后花园,所以即使全球经济下行,唯印度在上扬,而非洲基础薄弱不受影响。但是这种纯粹复制粘贴的单一发展模式,一旦几年后印度与非洲也进入平衡态后,全球经济又会如何呢?

地球只是个星际海洋的摇篮,它的极度脆弱性就在于人类的全球化已在可预期的时间内即可完全实现,而全球化迟早意味着一体化,一体化也就意味着同质化,包括文化、思考方式、发展路径,同质化即意味着稳定性,稳定性就是该死的平衡态。

有人会说,东西方文化,特别是以中美两国为代表的文化差异还是巨大的,全球的一体性没那么快。但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先来看看两种文化的差异。

中国的小农意识独冠宇内,这里的民众相对其他世界范围内的民众所处的生活环境自古以来最为宜人与舒适,所以这里的生存压力更多不是出于探索远方,而是出于争抢内斗,此外就是继承延续,小农意识培养出来的民众充满小聪明的利己主义,勤劳与现实的实用主义,造就的中国梦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或者农妇、山泉、有点田,人们的主要关键词是安居乐业。

由此造成的中国文化对于科技文明存在致命问题,这个问题就在于中国几千年的文明都是内斗与继承,从来不考虑对外开拓探索,由此导致中国的文化一直相对封闭,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一点非平衡性也都是风花雪月的温饱文明被没有文明的野蛮民族所打破罢了,而这种封闭的只能靠内斗或者继承来实现非平衡型的国家系统必然只会精于人术、权术和古术,而不会精于技术、法律与未来。

以人术、权术、古术为代表的中国文化有几个特征,重人轻事,重熟轻生,重权轻法,重古薄今。这几个文化完全有悖于一个开放的非平衡性系统,结果,这样的国家自然也就不会发生科技创新,也很难有科学的土壤。中国即使号称上下5000年,但我们得惭愧承认,我国对世界科技人类科技基本没有贡献。如果中国近代以来不是欧洲的坚船利炮打进大陆逼迫清政府开放,如果不是当代政府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并全盘西化,中国依然将会是对人类没有科技贡献的国家,以致唯一的贡献会变成:嗯,你看,我们自给自足养活了十三亿人。

而美国是一个移民出来的国家,他们的每一份土地每一个权利都必须是自己探索开拓乃至争夺下来,移民文化培养出来的民众也是充满小聪明的利己主义,勤劳与现实的实用主义,造就的美国梦与中国人实则大同小异。但是这个移民国家的文化特征却跟中国的文化属性却是完全不同的。

1893年,美国历史协会(Americ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年会上,年轻的历史教授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Frederick Jackson Turner)提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他认为:美国的平等民主制度、个人主义与革新精神 ,其源泉不是法律理论,不是判例,不是传统,也不是国家或民族的血统,而是因为西部边疆(注:美国西部移民的大开发运动)的存在。

因为美国的西进运动,移民们源源不断去开拓殖民西部的广袤土地,从而镀造了美国人粗犷的力量,敏锐与好奇心,实用与创造性,变通能力,善抓要点,缺乏美感却有利达成结果的能力,居于统治地位的个人主义,包括在那片没有任何旧有制度束缚的自由为善或作恶,随自由而来的活力。他认为,只要有殖民边疆的存在,人们就会发展出这样的特质。

特纳的观点像一颗炸弹,数年间,围绕这个观点诞生了整整一个学派的历史学家。他们证明了不仅仅是美国文化,还包括以美国为代表的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都主要是从探索时代(Age of Exploration)开始的。更精确点或者更直接点说,特纳学派的不少历史学家认为,人类文明的最重要进步都是从殖民时代开始的。

于是我不得不思考,世界上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帝国和殖民帝国是谁呢?是西班牙与葡萄牙帝国,前者也被称为第一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葡萄牙最璀璨的文明迄今为止都是在其殖民时代完成的,而英国在 20世纪早期建立了世界第一大殖民帝国,1921年到达巅峰时,曾拥有全世界四分之一的领土,在漫长殖民历史中,英国也成了对全球文化影响最深远的国家。

这跟我前文提到,人类近现代文明的开端,正是处于欧洲最社会达尔文的时代,也是这片区域大陆的人类最远离平衡态与开放的时代。特纳所谓的边疆理论,恰恰又给普利高津耗散结构系统所提倡的非平衡开放非线性涨落系统提供了历史学与社会学依据。这还是巧合吗?

我们进一步思考。

火的发现,农业革命,两次工业革命,全部都是在给人赋能,赋能在哪里开疆扩土?在山川森林,在湖海水下,在无垠荒漠,在迷人太空,人类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人类的边疆从岛国,到大陆,到海洋,到天空,到月球,人类一直在扩张,人类的进步未曾停止,人类数百万年来所造就的最光辉文明全是在近三百年最为动荡、扩张、纷争中完成的,而所创造的经济财富一样如是。

所以,我们看见,当欧洲大陆最开放非平衡态的时候,它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当美洲大陆最开放非平衡态的时候,它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当其他大陆都开放完毕非平衡态开始缓和的时候,世界自然瞄准了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大陆,但在很长时间内我们没有抓住机会,冥顽不灵的在美国最黄金的太空十年中忙于权争,在四小龙率先开放非平衡态腾飞之后,才姗姗来迟。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四十年,不是基于它的机遇,是基于它有史以来的开放,而其中互联网起了前所未有的惊人力量。

在失去西部的疆界,在失去人为制造对立的冷战疆界,在成为唯一超级大国之后不得不趋于平衡态的不利局面时,美国唯一增长的动力就是借助了互联网。而互联网,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没有物理空间所限,理论上无限扩张的边疆!

在这个世界,没有属地,没有国别,没有种族,没有重力,没有空间,人类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如果有上帝,上帝只是创造了一个地球,但是人类却创造了一个世界。这个虚拟世界不仅大大提高拓展了现实世界的能力,同时为全球的年轻人激发了无穷的开放非平衡的力量,如果没有互联网的虚拟世界,如果人类还不眺望太空只宅在地球,那么人类走向平衡态的覆灭之路只是时间问题。

卡尔・波普尔有一个三世界论,他认为可以将人类世界分为三个:实体世界、精神世界与客观世界[17]。很遗憾我没看到关于三世界论的著作,在我的理解看,实体世界就是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看得见摸得着的物理世界,精神世界是人类情绪或心灵所致的意识世界,客观世界是由客观知识自组织的逻辑世界。而互联网世界,却同时承载着人们的实体世界、精神世界、客观世界。

实体世界的边疆已经不多了,地球还有什么宝贝值得人类开疆拓土?或许只有深海。还有一个就是人类肉体本身,火延长了人的寿命,对人类基因的破译,或许再一次给人类赋予强大的机能,此外呢?我想不到了。

精神世界的边疆我认为也差不多了(除非研究终极的意识问题),东西方文化差异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是很大,但现在呢?互联网改变了一切。连中国人也变得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有冒险精神,全世界文化的多元性在急剧下降,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世界的就是人类的。日本的动漫全世界年轻人在看,中国人看美剧比美国人最多晚一周,固执的美国人也开始喜欢世界杯了,而变形金刚这样的电影都必须放个中国女演员才能同步。

地球虽然没有在国别上统一,但年轻人们的文化,如生活习惯,着装风格,音乐品味乃至口头禅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或许不用十年可能都会极大的趋同。在我看来,地球人类的虚拟统一是迟早的事情,天下年轻人将会越来越趋同。互联网造就了短时间内的极大开放与非平衡态,但也会在短时间内造成某种极大的封闭与平衡态。

罗伯特・祖布林(Robert Zubrin)在《赶往火星》里这样做了一个比喻,文化的同质化就像用导线将电池两极连到一起,短时间内产生了大量热能,但等到电势平衡下来,熵值就增至最大,电池就废掉了。这是一个悖论吗?不,这是一个事物,乃至宇宙的本来。所以,人类精神世界的平衡态也会马上到来。

如果实体世界,精神世界的封闭性,平衡态在地球上不可避免,如果人类对时间的感知放大到100年这样的维度去看,那么人类的彻底堕落会不会也就在100年内?是否压根不用外星人或者末日毁灭出马?当然,如果是非绝对毁灭性的地外文明,非绝对毁灭性的超级灾害,反而会促发人类自身新一轮循环的非平衡态进化,不过要是这样,人类永远在地球上转圈圈了。

转圈圈的可能是存在的。不过另一种可能远离地球的封闭性与平衡态的,就像罗伯特・祖布林在《赶往火星》中大喊,如果没有一个可供新生成长的边疆,过去两个世纪以来推动美国为代表的人类文明进步的精神也将消失不见,人类需要有先驱才能进步,这个新的边疆,他认为就是火星。

火星依然是狭隘的,一旦离开地球,人类有且只有一条道路:走向太空,走向无尽的宇宙!

那么究竟谁会统一地球的人类,至少带着一部分人类走向太空的黑暗森林呢?欧洲,日本,以色列,中国,美国,以及本文没提到的其他国家 ?

如果我们相信虚拟经济迟早统一全球,那么松散的互联网文化最终会诞生出以互联网虚拟文明为原生态的第一代地球公民,他们被地缘文化,民族文化所影响的因子会非常微弱,他们将无视一切所谓国别,民族,种族和肤色。

所以,我的判断是,统一地球人类走向太空的人群一定是原生代互联网虚拟文明的地球公民,他们更加的开放,更加的多元包容,更加的无所畏惧、无视权威、无所顾忌,更加永无止境的学习知识,更加的接受失败宽容失败,更加的远离平衡态。他们会在哪个国家已然不重要了,我们只知道这帮家伙一定会出没在互联网虚拟文明最繁盛的地方。

而更重要的是,互联网承载着人类文明的一切,技术的一切,地球的一切,三个世界的一切,实体世界一直会有一个封闭性与平衡态问题,精神世界也一样,那么客观世界呢?这是我最大的疑问也是最大的困惑。但我斗胆揣测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客观世界会不会可能是无限开放,无限非平衡的呢?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走向虚拟化是不可避免的,一切走向虚妄是不可避免的。

也仅于此推论,(投黑马www.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人类走向太空,靠的不会是人类的肉身,而更多注定来自于人机混合的虚拟生命。这就是我为什么认同雷・库兹韦尔“在奇点时代,人和技术将没有区别”,也是我为什么推测“人即机器机器即人”是人类终局的原因。那么,如果只有客观世界的某种载体才能真正替代人类的碳基生命走向宇宙丛林,最终的最终又会如何呢?

我不知道,谁又能回答得了阿西莫夫《最后的问题》呢?但我确定的是,人类生存下去的唯一信念只有:向前,向前,向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