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于军:外资机构投资者入市,可减少A股市场割韭菜现象|“致知100人”第46期

原标题:钱于军:外资机构投资者入市,可减少A股市场割韭菜现象|“致知100人”第46期

搜狐财经联合《经济》杂志系列访谈——“致知100人”第46期(点击进入专题)

本期嘉宾:瑞银证券董事长 钱于军

“金融业的加速开放是市场发展的殷切需要,在某种意义上,对外资的开放不是简单的引入资金、人才,还会引入成熟市场的规则和理念。” 瑞银证券董事长钱于军向搜狐财经&经济杂志表示。

改革开放以来,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经营环境不断优化,近两年,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时间表进一步提前,机构们在也跃跃欲试。2005年,瑞银抓住北京证券重组的机遇,成为在在中国唯一获取全牌照的外资投行。这是中国首次准许外资机构拥有证券公司的管理权,也是外资首次拥有全面证券经营牌照。

2018年11月,瑞银再次得到中国证监会批准,成为第一家外资绝对控股的全牌照证券公司。钱于军表示,外资金融机构将在2020年迎来新的契机,可以独资并拿到全牌照。

作为大型并购项目背后的推手,钱于军长期游刃于优质项目的选择和投资中。他表示,看好规模大、市值较高、流动性较好股票,包括传统的消费股、白马股,也包括TMT、AI、智能制造等科技公司。他也看好开始公司规模小,甚至是亏损的,但是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

“做排名第20、第30、第40的企业,不如主要做几个排名前5、前10的优秀领先企业。”钱于军强调。

钱于军表示,当前中国资本市场存在机构散户化趋势,短线的A股市场间接鼓励了上市公司弄虚作假,欺骗股民和投资机构的行为。“投资要从中长期考虑,瞬间的投资机会是抓不住的,上市只是公司发展的新起点。”

钱于军还认为,国内股市的交易幅度有时较大,我们要给资本市场发展的时间。“美国市场一天内如果上下波动1%、1.5%,就被认为幅度很大,3%就是股灾。而中国市场在极个别的情况下,一天能跌到接近10%或者超过10%。”

“外资仍然看好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路径和取得的进步给予了外资信心。相对于海外成熟市场来讲,中国有较好的增长势头和中长期的增长愿景。” 钱于军强调。

瑞银证券董事长钱于军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四年来,你带领瑞银实现一系列里程碑,里程碑主要指哪些内容?这些内容的背后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有何关系?

钱于军:近两年,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呈现加速度发展,我们充分地体会也享受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

2005年,我们抓住了北京证券重组的机遇,成为其新股东并被任命为独家管理人,这使我们在中国有了非常好的起点。2018年11月,我们得到中国证监会批准,有幸成为第一家外资绝对控股的全牌照国内证券公司。

2020年12月1日,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开放时间表的前移,我们又迎来另外一个契机。外资券商理论上能成为全资的外商独资机构,我们会继续推动投资银行在中国的发展。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瑞银在中国有着丰富的经验,在瑞银这么多年的发展中,你认为我们可以得到哪些教训和经验?

钱于军:瑞银证券从一开始就没有被逼或被迫改变路径,中方股东都不是来自证券行业,这使得我们能够独家管理,给我们提供了发展的先机。

30多年来,瑞银在中国内陆的发展,总体来说非常令人愉快也很受鼓舞,因为每一个点,我们都基本上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比如,瑞银集团曾参与1992年开始的B股,也是第一家入场买A股股票公司。

在投行业务中,香港的很多外国机构通过瑞银直接进入A股市场。所以我们在引入外资中发挥了作用。

今天中国全面放开外资,将来外商可以独资,甚至可以拿到全牌照。我相信,这是比较好的发展。中国市场正呼唤大型国际外资机构的进入,因为很多外国的投资人都进来了,所以外资机构进入中国,服务这些投资人,也服务中国将来走出去的国内机构和个人的时机到了。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当前中国正在进行转型升级,在这个过程中,瑞银可以抓住哪些机遇?你会将重点放在哪个领域或板块?

钱于军:在本次资本市场改革中,我们积极参与科创板,并且有了很好的经验。截至目前申报的第一家企业已经成功上市,还有两三家在申报中。

对瑞银来说,总体上还是看好大盘股,即规模大、市值较高、流动性较好的领域。其中既包括传统的消费股、白马股,也包括TMT、AI、智能制造等科技前沿领域的企业。

我们本身以及所服务的客户都不是以短投为目的,而是从中长期来看市场,否则抓不住那个窗口。谁能够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抓住那一瞬间马上要消失的投资机会,赚很大一笔,那是不可能的。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这是你挖掘和培训优秀企业的标准吗?

钱于军:可以这么说。做IPO的特色是必须替市场和投资人做判断,尤其是科创板公司,现在可能利润很低,甚至是亏损的,我们怎么能看两年、三年?

上市只是公司发展的一个新起点,被资本市场认可的好公司,将来在资本金和融资渠道打通的前提下,它的战略、优秀的商业模式和团队能够使它在这个领域继续做优做强。

在这种前提下,股东价值可以实现成倍上升。所以我们挺看好开始规模稍微小一点的公司。但我们希望的是,在选择的领域中,它属于相对的大盘股,或者行业领先的企业。做很多排名第20、第30、第40的企业,不如主要做几个排名前5、前10的领先企业。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在选择这些企业或项目的过程中,您具体是如何操作的?最看重哪个因素?

钱于军:从遴选IPO企业的角度来看,一个好的企业,首先要符合有关市场监管对IPO公司的基本要求,不管是从规模、盈利水平考虑,还是从估值方面考虑,至少投前估值必须达到几十亿的水平。当估值更高时,可以相对放松对利润的要求。

中国有很多优质本土行业,现在我们主要集中在5个超级大的行业组中,将其与国内同行,以及亚太区和全球领先的公司比较,看它是否有能力利用自己的长处来规避短处,借助中国日益增长的市场实现发展。

同时,投行针对不同的行业培养了相关的专家,这些资深专家会来判断是否投资这些企业或标的。

高质量的企业从有发展前景的行业里面产生,如果好的企业被我们看上,它们必须能够快速进入第一梯队,或者已经在第一梯队,它们可以通过资本市场闪亮登场,将来甚至成为行业的整合者。

另外,我们仍然会仔细看一些,哪怕是短期亏损的企业,比如,科创板申报企业“前沿生物”,虽然目前处于亏损状态,但我们非常看好,我们相信中国在这方面存在刚性需求。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放开会对瑞银在中国的业务发展产生什么影响?

钱于军:加速开放是市场长期的呼吁,也是国内市场发展的殷切需要。在某种意义上,对外资开放不是简单的引入资金、人才,还会引入成熟市场的规则和理念。

当前,资本市场仍以散户为主,机构投资者不得不跟散户争夺,机构投资者存在散户化趋势,所以A股频现大起大落、割韭菜等现象。这对市场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在某种意义上,短线的A股市场也间接鼓励了上市公司弄虚作假,做假账或是和中介机构一起欺骗股民和投资机构。

随着机构化程度的快速提高,本土公募基金的壮大和发展,大量外资机构投资者的进入,它们会带来新的规则、理念。

比如,海外原则上都不许停牌,哪怕有特殊原因,也只允许非常短时间的停牌。而中国的随意停牌、恶意停牌,有的时候是为了避开大势的波动。这反映了中国上市公司质量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总体来说,外资看好中国,因为近几十年的发展路径和取得的长足进步,给予了外资信心,而且相对海外成熟市场来讲,中国有较好的增长势头和中长期的增长愿景。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外资机构进入中国能否避免机构投资者散户化趋势?

钱于军:可以避免。

在中国A股的发展中,我们一直呼吁市场的机构化程度太低。现在伴随着国家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比如在科创板上设置投资门槛,以及如果将来CDR(存托凭证)市场开放,沪伦通中个人A股的持仓量要达到200-300万元的水平。

从这个意义上说,参与投资的个人已经不是我们讲的散户,他们的很多理念、资产配置方式使他更像一个机构投资者。

近两年,机构化的培养和公募基金的长足发展,推动了产品的多元化。

另外,可以允许机构投资者在适当的情况下,通过金融衍生品、股票期权、期货市场、现货市场来直接对冲风险。

将来如果散户个人的资金规模太小,可以把自己有限的资金放到大的资金池中,把钱委托给专业机构来投资。投资者愿意跟着被动型基金,就付很小的管理费,投资者愿意跟好的基金经理做主动型管理,可能管理费略高一些。

如果基金经理能够据此抓住时机做中长期价值投资,拉长5年、10年来看,A股市场的回报应该会比较好。海外的经验告诉我们,平均的股票回报率按照10年、20年来看,应该能够接近或者超过10%。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在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放开的大背景下,您可以简单描述一下短期的规划和战略目标吗?

钱于军:短期内,我们会继续维持瑞银证券作为一家外资投行在国内市场的领先地位,做一个跨境的外资投资人,同时做中资走出去的领路人。

在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两大业务方面,我们还处于设点拿齐牌照、招兵买马、扩展业务的阶段。这两个业务都有很多新政策、新机会出现,我们要抓住这些机会。

与此同时,逐步培养好团队,让瑞银文化在国内扎根,不断吸引人才进入。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在大的商业银行的投融资体系下,外资进入中国面临哪些挑战?

钱于军:在未来10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中国间接融资所占比例仍然会比较高。就像今天成熟市场中,虽然英美系(英国、美国)资本证券化程度很高,但是基本上双向贷款已经很有限。所以上市公司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发长期债券,成本低、流动性强。

我觉得中国应该继续鼓励从间接融资走向直接融资。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怎么看待放宽涨跌幅限制的政策?当前资本市场存在关键问题是什么?

钱于军:在一个成熟的市场中,也许不需要这样的机制。将来可以考虑在一定时间内放宽涨停和跌停板,但是要小心地进行配合,给它更多对冲风险的手段、工具和产品,否则全是现货为主,涨跌幅就比较大,坏消息一出就狂跌。

如果给予投资人一定方法来对冲、锁定套期保值,等到消息出来的时候,市场反应可能会比较平和。在这种情况下,就不需要人为设定涨停、跌停。

上交所、深交所的主板跟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主板相比,国内股市波动幅度有时候太大。美国市场一天内如果上下波动1%、1.5%,就被认为幅度很大,3%就是股灾。而中国市场在极个别的情况下,一天能跌到接近10%或者超过10%。

我想这种情况可能要给点时间,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可以考虑放宽。

(搜狐智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转载自搜狐财经与经济杂志联合打造的“致知100人”系列访谈。)

丁远:越是对外开放的行业,竞争力越强;企业不要惧怕竞争|“致知100人”36期

晏平:管理体系全面学华为,要增加员工收入提高他们自信|“致知100人”第37期

对话高西庆:中国股市赌性大,但不是赌场|“致知100人”第38期

梁建章:应通过奖励现金或房子降低家庭生育负担|“致知100人”第39期

邬贺铨:苹果谷歌的生态并非不可逾越,工程科学不能造假|“致知100人”第40期

对话常修泽:穷人不能再穷,富人不必出走,中产必须扩大|“致知100人”第41期

对话张军:政府和市场之间要有“三八线”,深圳是表率|“致知100人”第42期

贾康:在大城市用房产税取代调控,应探讨开征遗产税 |“致知100人”第43期

章华妹:当首位个体户很激动,温州商人能成功在于不怕苦|“致知100人”第44期

陈光中谈刑诉法:法治灵魂是公正,疑罪从无原则来之不易|“致知100人”第45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