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关于飞行的故事,揭秘时间与飞行的不解之缘

原标题:三个关于飞行的故事,揭秘时间与飞行的不解之缘

关于飞行,我们总是心怀遐想:他们徜徉万里浩瀚高空之上,享满目雄浑壮阔风光,奔流着英勇的气概,如领路人一般,带人类追寻高空,逐梦青云。能够拥有如此美妙的体验,这也让飞行员成为了无数人所向往的职业。

从20世纪初开始,无数关于人类追逐飞行梦想的故事就开始记载于史册,从1903年“飞行者一号”的试飞成功,到1927年查尔斯·林德伯格首位完成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飞行,每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都让人无比铭记。在这一过程里,飞行与腕表,犹如一对双生子般相辅相成:一方面,在人类逐梦蓝天的过程中,腕表为航空事业提供了难以磨灭的臂助,与此同时,飞行也同样促使腕表不断的演进、变化,从飞返计时到滑动计算尺表圈,人类的智慧在此时显得无比出众。

腕表与飞行首次结缘的故事能追溯到1901年10月19日,著名巴西飞行员阿尔伯特·山度士·杜蒙驾驶着他设计的“山度士·杜蒙6号”动力飞艇起飞,环绕埃菲尔铁塔一圈,并在规定时间内返回原地。整个飞行过程不乏惊心动魄的小插曲,但都被山度士一一化解。然而在空中一直没有机会查看怀表时间的他在走下飞艇后被告知,他的成绩比规定的时间超出了 40 秒,因此挑战失败。但这次让山度士灰心的挑战却促成了另一项成就,当晚,失落的山度士在用餐时向他的挚友路易·卡地亚抱怨,当两只手都必须控制飞船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拿出怀表确认时间,导致挑战失利——正是这次对谈,激发了卡地亚革新时计的创新热情。

1904 年,卡地亚以一种不同于常规时计设计的方案,解决了这位飞行冒险家的需求。这就是将原本只能放在口袋里的怀表,两侧加上表带,使之成为历史上首款可以佩戴在手腕上使用的腕表,卡地亚以好友的姓命为表款命名为Santos,这也是经典的卡地亚Santos系列腕表的由来。以此刻为发端,飞行家与腕表两者的创意逐渐结合,并慢慢沿革,这才缔造出了这一源远流长百年的集合工艺与功能性的时计品类。

时至今日,关于飞行与时间的故事依然层出不穷,有些故事能够让我们感到无比荣耀,有些故事则让我们惊叹人类挑战极限的意志,而这些品质,实际上与伴随他们直上青云的腕表所坚持的文化如出一辙!

腕里苍穹,凝练硬朗气魄

还记得在国庆节期间必看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感人至深的故事《护航》吗?宋佳饰演的吕潇然,也是一个从小就想飞上天,为了这个梦想拼尽全力磨砺自己的女孩,然而,有人在前方冲锋陷阵,就注定要有人在后方默默守护。在被告知“因为你优秀,所以组织选你备飞”的那一刻,这份失落让原本坚毅的她委屈落泪——不能驾驶战斗机,作为第一批女战斗机飞行员飞过天安门接受全国人民的检阅,而是一人孤独的返航,可军人的使命感又让她选择了服从,这种为集体抛下个人荣誉的奉献精神,依旧成就了她一生的铭记时刻……

而在国庆70周年阅兵期间,也同样有一批一批的战机序列飞过天安门广场,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五架歼-20战机!作为由中国自主研发生产的第五代战机,歼20的横空出世让祖国的领空从此多了最为坚固的屏障,而能够驾驶歼-20战机,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任何一位飞行员来说绝对都是无比的荣耀,但在这五架满载着光荣与惊叹的战机背后,你也要时刻记着,有太多你看见抑或看不见的,正在默默为之付出的他们,值得我们去铭记与赞颂。

一直都在记录中华民族复兴重要时刻的国产腕表品牌飞亚达,也用自己的方式对于歼20进行了独特的表达。实际上,飞亚达与中国战机的携手由来已久,在2013年,飞亚达已经为歼15战机打造了舰载机飞行专用表——“飞鲨系列”腕表,伴驾飞行员,征战浮天沧海……而当肩负制胜天空伟大使命的“歼-20”横空出世,腕表也同样通过多个维度契合这架战机的特质。

从材质上,飞亚达马赫系列“歼-20”联名限定款采用素有“太空金属”美誉的五级钛材质,众所周知这一材质在航空航天及军工国防领域举足轻重,从轻薄程度到耐腐蚀性和抗磨损上都胜过钢材质,这也让它很适合作为腕表表壳使用。而在腕表的轮廓上,其廓线灵感来源于“歼-20”机身轮廓,呈现圆滑顺畅的流线型;表盘延续机舱仪表设计风格,其上的大型阿拉伯数字和粗犷的螺旋桨指针均覆有夜光涂层,不论昼夜,便捷读时,不错过任何一个关键分秒;秒针呈现战斗机形状,针尖端涂饰红色,象征战斗中分秒必争、刻不容缓。而在腕表表冠按键的设计上,其组合造型恰与战机的发动机尾喷相呼应,硕大的圆形表冠令人眼前一亮。

千钧一发,成就史诗事迹

不仅是战机飞行员,民航飞行员也曾凭借着自己的表现,成为了我们心目中地位崇高的英雄。同样是国庆档,与《我和我的祖国》竞逐票房的另一部电影《中国机长》也获得了票房口碑的双丰收,这部根据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英雄机组成功处置特情事件改编而成的影片,由张涵予饰演“中国民航英雄机长”刘传健。他所驾驶的3U8633航班在从重庆至拉萨的飞行途中,驾驶舱右侧风挡玻璃破损脱落,导致座舱失压。9800米高空的缺氧环境下,一刻千金的紧迫时间里,副驾驶脱离机舱的不利环境中……面对种种压力,刘传健凭着专业的驾驶技术和强大的心理素质,在宝贵的四分钟里让飞机于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安全备降。

对刘传健来说,这四分钟可能是他人生中度过的最为漫长,也最为紧张的时光,每一秒钟都要凭借经验与训练完成相应操作。时间,在此刻所代表的,是119名乘客与9名机组人员的生命。而陪伴他度过的这段时光的,或许还有腕上的一枚百年灵腕表,在随后召开的记者会上,这款佩戴在刘机长手腕上的百年灵超级海洋系列腕表也亮相了。

百年灵航空计时1系列腕表

力争还原真实的电影《中国机长》,在刻画人物时也同样采用了与这款腕表相当类似的百年灵复仇者系列腕表,其实飞行员喜欢百年灵腕表的历史由来已久,这也展现出从品牌创立之初百年灵便与飞行结缘的历史。1952年,配备航空专用的飞行滑尺的百年灵航空计时腕表(Navitimer)一经推出,即获得了包括飞行员在内的很多专业人士的喜爱,如今百年灵的产品序列中,除了航空计时系列,也云集了像复仇者、飞行员8等一系列与飞行文化相关的腕表作品。

内敛锋芒,打造天空传奇

对于热爱飞行的人而言,2019年也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它是人类首次完成不间断飞越大西洋壮举的百年纪念!1919年,英国飞行员约翰.阿尔科克上尉和亚瑟.布朗中尉凭借着六分仪、咖啡与威士忌,用维克斯.维米轰炸机改装的飞机,从加拿大纽芬兰的圣约翰斯起飞,在经过3150公里的航程飞越大西洋,最后在爱尔兰克利夫登附近的沼泽地着陆。

百年之后,同样是一个夏天,同样是英国飞行员,英国堡特比飞行学院创始人Matt Jones与飞行员Steve Boultbee Brooks一起,驾驶一架经过精细修复的银铬合金喷火式战斗机从英国古德伍德启程,开启了一次特殊的环球飞行之旅。众所周知,喷火式战斗机(Spitfire Fighter),是英国皇家空军在二战期间的主力战机,其优良的性能为英国维持二战期间制空权和欧洲战区的战局扭转,都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这一机型在20世纪50年代就逐步退役,战机原本1060公里的航程参数似乎也并不适合于长途飞行,而此次两位飞行员以此架1943年制造的飞机完成环球飞行之旅,即便是在如今技术保障的前提下,依然拥有诸多挑战。

经过长达半年时间的飞行,这架机龄76年的喷火战斗机共计飞过近43,000千米,20多个国家,从绝美风光的格陵兰岛到繁华的纽约市区,穿越阿拉斯加,跨越沙漠,最终重返英国,机长Matt Jones回忆起这段飞行时表示:“一切都有些不太真实。看过的风景,走过的地方,遇到的人,都深深地影响了我……”

同样影响了这次史诗飞行的,还有一款腕表,这就是此次担任环球飞行官方时计的IWC万国表喷火战机飞行员世界时区腕表“最长的飞行”限量版(型号:IW395501),腕表专为穿梭于不同时区之间的飞行员打造,只需简单地旋转表圈便可更改腕表时区,时针、24小时显示及日期同时自动调整。当然最重要的,这款腕表承载了喷火战机系列的意志。腕表背部镌刻喷火战斗机图案及“The Longest Flight”字样,将伟大的工程师精神凝结其中。

当时间拥有了翅膀,它的模样是?

时光与飞行有多么亲密,当你细细了解之后会发现,众多耳熟能详的品牌都曾在飞行领域贡献卓著。甚至在品牌的商标元素中,都有着飞行因子的展现,比如百年灵曾经使用过的LOGO中,就含有一对翅膀,这一LOGO源于1952年,Navitimer腕表出现的时代。

无独有偶,以飞翼沙漏为经典标识的浪琴表,虽然此商标诞生于飞机还未出现的1867年,但在漫长的品牌历史中,也有过不少飞行相关的里程碑。

从百年前的1919年开始,浪琴就已成为国际航空联合会的航空计时工具指定供应商。其后又在30年代推出了Weems 和Lindbergh 两大系列的飞行导航表,2017年,为纪念查尔斯·连拔独自不间断飞越大西洋90周年,浪琴推出的一款连拔时间角度90周年限量款腕表,重现了90年前的腕表风格,而从这款腕表上,你也能寻觅出不少飞行腕表的特质。

这款腕表最特别之处在于腕表的中央位置拥有一个可旋转的小表盘,该设计可以同步秒针与无线电信号。可转动的黑色PVD精钢表圈用于调整时间差,这也是当年让飞行导航表一战成名的功能。

作为同样拥有此功能的腕表作品,汉米尔顿卡其航空超越风速系列,也是一望即知的充满飞行员设计的腕表作品,为了操控这款腕表的上下层表盘,这款作品甚至设计了三个表冠。右下方的表冠控制上层的读数盘,盘上有一个小窗口可以看到下层的读数,下层的读数盘则为右上方的表冠所控制。

而从这款腕表上,你又能很明显的发现几个飞行员腕表的重要特质,比如复古的铆钉式皮质表带,这是过往飞行员腕表中相当常见的设计,而醒目的阿拉伯数字时标与指针,随意一眼就能判读时间。

此时我自然要搬出另一个和飞行结缘百年的著名品牌真力时了,早在1910年,真力时的测高仪研制完毕并加载于第一架军用飞机上之后,完美的提升了侦察精度,其后在众多飞行器上,真力时都作为重要的机载仪表出现,与飞行的不解之缘也让真力时Pilot飞行员系列腕表成为了行业中的经典之一。

2019年年初推出的这款Type 20飞行员腕表银壳限量版腕表,堪称是去年的一枚话题之作,用拉丝银面盘中点缀了老式飞机机身的沉头铆钉元素,真的是一个很赞的设计创意,也让这款200枚限量的腕表几乎瞬间被“秒杀”。当然,这款腕表中也蕴含了刚才我所说的几个重要元素,像是巨大的蛇形飞行员指针和数字,方便易读。另外,腕表的表冠也是很明显的飞行腕表特征了,这样方便调校的表冠设计,让飞行员能在戴手套的时候都能操作,大部分飞行腕表都有相同的设计风格。

拿豪利时刚刚推出的一款复古飞行员腕表来说吧,从外观上,你能够发现这两款腕表在设计上的异曲同工,虽然豪利时的表冠不是洋葱头形,但式样上也是肉眼可见的大尺寸。在材质上,这款大表冠指针式日历腕表青铜盘版选择了很有年代感的青铜元素,微泛金属光泽,呈现巧克力色,这种古香韵味和历史沉淀,也让飞行腕表的发烧友们情有独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