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斯特恩,职业体育全球化第一人

原标题:大卫·斯特恩,职业体育全球化第一人

那个让美国国内篮球联赛成为一项全球产业的老人离开了。

北京时间2020年1月2日,NBA发布公告,前NBA总裁大卫·斯特恩(David Stern)因脑溢血病逝,享年77岁。在2019年12月13日,斯特恩曾因突发脑溢血而入院。入院后5天,NBA还曾发布公告,称斯特恩术后情况仍不乐观。

病魔带走了对NBA以及篮球运动做出过重大贡献的斯特恩,更让大家开始怀念他当NBA总裁的日子。在任期间,他将混乱、乌烟瘴气的NBA改造成了一个极具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赛事品牌,同时也为NBA的全球化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下,斯特恩的远见与坚持显得格外珍贵。

在斯特恩成为NBA总裁前,NBA的影响力不要说走向世界,就是走出比赛的球馆都不太容易。

根据《洛杉矶时报》在1980年8月发布的报道,他们估计NBA当时40%—75%的球员都曾涉毒,而且在1980-81赛季中,23支球队里有16支都在亏损。CBS电视台在转播1981年NBA总决赛时,甚至对其中4场比赛进行了延迟播出,画面底部写着的“提前录制”格外刺眼。而在联盟收入和电视收视率方面,NBA也都落后于NFL和MLB两大联盟——就更不要提什么远在大洋彼岸的海外市场了。

联赛形象受损、球队大都亏损,NBA面临可能倒闭的艰难局面。斯特恩在危难之际接手,并成功扭转了局势。作为NBA史上在任时长最久的总裁,斯特恩将联盟球队数量从23支扩充至30支,并且帮助联盟在2014年与美国本土两大转播商ESPN和TNT签下了9年240亿的天价转播合同。

另外,据ESPN统计,斯特恩在任期间,NBA的联盟收入从1.65亿美元涨至55亿美元,球员平均年薪从29万美元涨至570万美元。

作为NBA如今商业帝国的最大资本,斯特恩极大地推动了NBA的全球化进程——事实上哪怕是现在,NBA也绝不是美国本土范围内的第一联赛。但在他担任总裁时,NBA的比赛能以43种语言传播到215个国家去,并在北京、上海等13个地方设立了海外办事处,还曾在中国、印度、伦敦和墨西哥等国家举办过季前赛或者常规赛。

即便是历史悠久的欧洲五大足球联赛,他们也没有一个斯特恩这样执掌一个联赛30年,并几乎以一己之力完成整个全球海外市场开拓的标志性人物。甚至直到今天,任何单一欧洲足球联赛在海外市场的成果都难与NBA媲美。根据Morning Consult公司公布的最新调查,在欧洲五大足球联赛中,英超和西甲最受美国观众欢迎。但在2015年,NBC以超过10亿美元的价格就能与英超续约至2021-22赛季。另一边厢,已经扰攘多时的西甲美国赛也一直未能落地。

▲因为罗伯特森,斯特恩与NBA结缘。

1966年,斯特恩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后成为一名律师。随后在1970年,时任NBA球员工会主席的奥斯卡·罗伯特森(Oscar Robertson)针对NBA关于选秀和受限制球员自主意愿的条款,以违反“反托拉斯法”为由提出诉讼,此举也使得NBA与ABA的合并被迫暂停。在那个案子中,斯特恩是NBA方面的首席律师。双方最终在1976年达成和解,NBA通过了球员在合同到期后可以成为自由球员,但原有球队拥有优先续约权的条款,而且球队不再需要为自由球员转会支付额外的赔偿费用。这些条款对于日后的NBA球员交易市场和球员薪资水平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随后在1978年,斯特恩正式成为NBA的法律总顾问,并在两年后改任联盟副总裁。斯特恩出任NBA副总裁期间,协助联盟与球员工会就药检和工资帽达成了两项重要决议,进一步巩固了他在联盟中的地位,NBA也成为了北美首个实行药检政策的职业体育联盟。

▲乔丹、巴克利和斯托克顿等球员是斯特恩就任总裁收到的“大礼”。

1984年2月1日,斯特恩接替拉里·奥布赖恩(LarryO'Brien),成为NBA新一任总裁。值得一提的是,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查尔斯·巴克利(Charles Barkley)和约翰·斯托克顿(John Stockton)都在那一年通过选秀大会进入联盟,他们日后会成为NBA迈向全球化的重要支点。

1989年,国际篮联决定修改原有规则,首度允许职业球员参加国际篮球赛事。作为联盟总裁,斯特恩把握住了这个宣传赛事品牌的好机会,协助美国篮协组建了一支拥有11名NBA顶级球星和1名大学生运动员的球队,去参加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巧合的是,乔丹、巴克利和斯托克顿均在阵中。后来,球迷将那支球队称为“梦一队”。

▲梦一队被认为是历史最强的球队。

通过那届奥运会,全世界球迷终于见识到了NBA究竟比当时的FIBA篮球高出怎样一个水平。在8场比赛中,梦一队的场均得分高达117.3分,每场平均能净胜对手43.8分,堪称是碾压式的表演。2010年8月,梦一队以集体名义入驻了奈·史密斯篮球名人纪念堂。

梦一队在赛场上所向披靡的表现是对NBA这个品牌一次极佳的背书,球员们所到之处都有大批球迷追捧。此后,NBA的全球化之路越走越顺。

但实际上,早在梦一队横空出世前,斯特恩就在为NBA的全球化布局,斯特恩同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故事早已在球迷当中耳熟能详。

1980年代,中国正值改革开放的重要时期,斯特恩认为那是NBA打开中国市场的一次契机。因此,1989年,斯特恩亲自前往中国,在中央电视台门口苦等数小时,终于与中央电视台签订了转播协议。

根据当时的转播协议,NBA会向CCTV提供比赛录像,不收取版权费用,而且在播出时段内产生的广告收益会与CCTV共享。“说实话,收益微薄。”斯特恩在2017年的第四届中美体育论坛上如是评价。

但正是通过这样不计回报的转播协议,NBA才得以登陆中国的主流电视台。而且随着NBA受欢迎程度的提升,NBA赛事在CCTV的收视率以及广告收益也水涨船高。有见及此,其他省、市级电视台也开始转播NBA的比赛。

▲斯特恩和姚明是NBA打开中国市场的重要推手。

同时,王治郅、蒙克·巴特尔、姚明、易建联和孙悦等球员登陆NBA赛场也让这股NBA风潮更快速地席卷整个中国市场。这其中,姚明在2002年成为选秀状元是极大的推动力。“上海大鲨鱼宣布让姚明过来,接着他就毫无悬念在第一顺位被选中了。当时真的是太激动人心了,因为他成为了NBA通向中国的桥梁。”斯特恩在接受ESPN采访时回忆道。

因为姚明,NBA从2004年开始,每年都会在中国举办两场季前赛,进一步推动联盟在中国市场“扎根”。

借观众的民族情结和同胞情谊迅速提升赛事品牌在当地市场的知名度和受关注程度,是NBA开拓国际市场的其中一套打法,面对以足球运动著称的南美大陆亦是如此。

1984年,斯特恩与南美篮球、足球分析师阿德里安·帕恩扎(Adrian Paenza)达成了转播协议,允许他通过自己的“阿根廷9号频道”(Argentina Channel 9)播出NBA每周的集锦视频,每年收取2000美元的版权费。

协议达成后,每个周日的午夜里,南美洲的观众就可以通过帕恩扎的频道看到拉里·伯德(Larry Bird)、“魔术师”埃尔文·约翰逊(Earvin Johnson)以及乔丹等巨星在篮球场上的英姿。而在这些观众中,年幼的马努·吉诺比利(Manu Ginóbili)也身在其中。

收看NBA集锦视频是吉诺比利每周的必备节目,而且看完之后他一定会冲去球场,模仿视频里的各种动作。“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甚至都不敢想自己会在NBA打球。但几年后,我发现自己也能举起总冠军奖杯了,就像那些球星曾经做的那样。”吉诺比利在接受ESPN采访时回忆道。

吉诺比利在1999年的选秀大会上以次轮第57顺位被圣安东尼奥马刺队选中,并随队4次夺得NBA总冠军。他曾经的队友托尼·帕克(Tony Parker)也是一名国际球员,来自法国的他也随队4次夺冠,2007年还成为了首位获得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的非美国球员。

如今,国际球员已经成为NBA重要的组成部分。在2019-20赛季揭幕战开始时,NBA共有108位来自38个不同国家的国际球员,NBA的国际球员人数也连续第6年至少达到100人次。国际球员的加入,不仅加速着NBA在海外市场的发展,也让比赛变得更加精彩和多元化。

在2001-02赛季开始前,NBA更改规则,允许球队采取联防。当越来越多欧洲球员加盟NBA,联防也更加频繁地出现在NBA的赛场上。在2019年12月21日达拉斯独行侠队与费城76人队的比赛中,独行侠队主教练里克·卡莱尔(Rick Carlisle)针对对手身材高大的特点,频频让场上队员采取联防,以此弥补球队在防守端的身材劣势。这样的战术也收到了成效,最终独行侠队在客场以117-98的比分大胜76人队。

▲去年那届“梦之队”创下了美国队在国际赛场上的历史最差战绩。

而更多的国际球员加盟NBA,也推动着世界篮坛的进步。以前,美国队靠着大学生运动员或者小有名气的NBA球员就足以统治国际赛场。但在过去的二十年间,阿根廷、西班牙、波多黎各、立陶宛、希腊、法国和塞尔维亚等球队都曾战胜过不可一世的美国梦之队。在2019年男篮世界杯上,美国队只拿到了第7名,创下了世界大赛的历史最差战绩。

斯特恩与NBA的全球化之路印证着合作才能共赢,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2019年10月, “莫雷事件”迅速发酵,多家体育媒体宣布暂停对莫雷、休斯顿火箭队的赛事转播和资讯报道,多家中国赞助商也与火箭队解约。

在NBA的全球化进程中,不同文化与价值观体系之间的碰撞,甚至是相冲突都不可避免,斯特恩的伟大之处或许在于,他成功地调和了其中绝大多数明面上、甚至潜在中的矛盾,并取得了今日的成功。更宏观地看,反全球化运动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英国脱欧与中美贸易战是新象征。这对NBA的海外市场开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挑战,如何保持尊重与敬畏的心态去做好赛事品牌推广,是NBA需要思考的问题。

“莫雷事件”发生后,不少网友对于斯特恩为开拓中国市场所做的努力毁于一旦扼腕叹息,对于现任总裁萧华的处理方式表达愤慨。如果斯特恩仍在任,他会如何通过其远见以及对于全球化的坚持,去解决那次危机呢?可惜的是,这个答案我们永远不得而知。

尽管斯特恩病逝,但他对于NBA和篮球这项运动的影响仍在延续。除了NBA的全球化之外,他还促成了WNBA和NBA发展联盟的建立,并通过NBA关怀行动助力全球各地的青少年成长。

▲非洲篮球联赛即将开打。

今年3月,NBA与国际篮联合作推出的非洲篮球联赛就将开打,这是NBA首度在北美以外地区运作一个联赛。另外,NBA印度的总经理拉贾什·塞西(Rajesh Sethi)此前在接受《印度经济时报》采访时透露,NBA印度篮球联赛可能会在2022-23赛季正式开打。

斯特恩离开了,但NBA全球化的脚步仍在继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