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中国女网未来 姑娘们的背后有他撑腰

原标题:重塑中国女网未来 姑娘们的背后有他撑腰

夏嘉平教练。本文图片 丁川

夏嘉平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拿到男双和男团金牌时,他的中国国家网球队后备组的姑娘们都还没有出生。

她们有可能听说过熊猫盼盼,但很难想象那一代的网球人为了胜利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那些伴随着国旗升起奔涌而出的眼泪背后是什么样的故事。

所以,当夏嘉平重新接过国字号的教鞭,要在2019年11月14日-2020年1月4日为期6周的冬训里去面对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时,刚开始内心还是有一点“没把握”。

“我50岁了,最初的时候会想是不是不应该出来。出来以后,也害怕自己落伍,跟不上潮流。但经过第一周的摸底以及几周来的磨合,我发现我们还有很多能做的、必须做的事情。”

他说的这些事情,包括制定严格的训练标准,夯实后备组的个体以及整体基础,遵从职业网球的发展规律,科学防伤防病。只有这样,这些年轻人才有机会去够得到她们的梦想,以及中国网球在2024年以及更远的将来的梦想

夏嘉平指导球员训练。

训练课上

饭和饭碗,能“盛”多少更重要

“位置要到!长了长了!很好!球不够重,No,No,这一次不算!加两个!好极了!赛点,来个赛点!”

2019年12月末,柳州的气温在十几摄氏度之间徘徊,但是蒙蒙细雨增加了体感上的湿冷程度,使得柳东体育中心室内网球场比室外还要清凉。不过,中国国家女子网球队后备组教练组长夏嘉平和队员郭涵煜以及主带教练梁喻的训练让球场显得热火朝天。

伴随着郭涵煜不断的正手挥拍,球拍和网球之间摩擦落下来的黄色纤维落在球场表面,积成薄薄的一层“绒垫”。一组送多球之后,21岁的中国姑娘停在这片“绒垫”的中前场,拄着球拍努力地调整呼吸。

“难吗?你还能坚持吗?”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新的一组练习又开始了。伴随着这种高强度训练的,是夏嘉平快速同时又丰富的语言鼓励,或者“刺激”:“Two sets to go!盯好球,好好打……对面那个,对,对面那个她抢你男朋友了!

郭涵煜在训练中。

忍住笑,郭涵煜继续向对面的“假想敌”发起攻击,以一记精彩的底线制胜分结束这一轮的训练。

一堂高强度的训练课,伴随着欢声笑语和气喘吁吁,也伴随着深入浅出的道理。几乎在每一个训练的间歇,夏嘉平都会和这位目前WTA排名第310位的“小小花”聊聊天,是放松,也是一种激励。

“训练苦不苦,当然很苦。可我不是来让你们舒服的,我是来让你们受苦的。我有一个问题,你可以思考一下:饭和饭碗,哪个更重要?如果是你,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饭碗,瓷的?铁的?”

当得到想要的答案时,他笑了。“对,作为职业球员,我们的饭碗不仅要大,还要牢靠。有了‘大饭碗’,你就有了能够承载更多的容器,想装什么就装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有了‘铁饭碗’,就有了牢靠的网球能力,不管怎么摔,你也不怕。

教练组指导袁悦发球。

把“铁饭碗理论”传授给郭涵煜,夏嘉平转身去了室外球场,袁悦和主带教练杨楠正在那里练习发球。

“你要有身体上的整体性,要aggressive(侵略性)。出界没关系,这个点就很好,因为非常具有攻击力。再来一个,来一个赛点上的一发啊!”

他非常喜欢用“赛点”来激励球员,年轻人们也的确会从他的这种激励中感受到竞争性。同时,他也不是一味鼓励她们去冒险,因为真正的职业网球不是简单的“勇者胜”,而是张弛有道。听上去这不只是一节网球课了,还有那么一点点哲学的味道。

“收拍也很重要,也要讲感觉。不是说球打出去就和你没关系了,有发有收,网球是一个精确的、有控制力的项目。”

执教理念

职业球员,你有“死”的勇气吗

看夏嘉平带队训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他有很多生动的语言和理论,“铁饭碗”和“赛点”只是其中的两个。但他会笑称这算不得什么,只是自己经历过的东西和看到过的例子,“咱也没有多么高深的理念,就是这么多年一点一点混出来的”。

“混”当然是他用来自谦的表达。出生于网球世家的他早在20岁的时候就拿到了全国冠军,1990年北京亚运会拿到男团和男双两枚金牌,1991年获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男单冠军,1994年广岛亚运会和李芳夺得混双金牌。

1997年夏嘉平转型成为教练,他是吴迪开始专业训练后的启蒙者,和郑洁一起参加了2010年的澳网——那一年,郑洁和李娜在墨尔本公园球场双双闯入女单四强。20多年的执教经验让他如自己所说的那样,“看到很多”也积累了很多,职业网球的概念在他的脑海里愈发清楚起来。

“职业球员是什么样子?他们以网球为生,赚奖金和积分,这是表象。他们的内在是‘苦行僧’,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看你能不能安下心来努力训练,因为只有在具备了足够承载力的基础上,再来讲怎么用(技战术和心理)。

“体育这个东西,就是太讲道理了,就像口袋里只有2000块钱,要多少钱才能去买你想要的奢侈品?贷款吗?体育没有贷款啊。”从训练场上下来,夏嘉平收起超级快的语速,认真地剖析自己的执教理念。不过,他还是一样地喜欢举例子。

提到夏嘉平,很多人把他形容为“一位冠军”、“一名理想主义者”和“一个纯粹的人”。但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我喜欢干这件事,然后就想干得好”。

现在,他又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未知的位置上,像当年自己做球员时一样,想要为这个“好”字而努力。只不过,当年他只需要推动自己去“吃苦”,眼下要推动的则是整个中国国家女子网球队后备组。

集训的前4周,他把姑娘们推上了一个身体和心理的上限。他说自己想要看看这些年轻人的承载力到底有多大,这种承载力体现在三个层面,一个是她们的自我要求,一个是对高水平职业生涯的渴望,第三个就是对训练强度的接受度。

“女子选手的训练质量要达到实际比赛的2倍到2.5倍,因为当你踏上赛场,很多东西都是会打折扣的,这是人性。大赛紧张,你的发挥打8折;今天累了,打8折;对手超水平发挥,又一个8折;现场观众全部为对手加油,再打8折。几个8折以后还剩下多少?只有增强自己的底蕴,你才有机会去抵抗无法预计的挑战,打了8折以后还好,才是真的好。”

于是,小结会上他在所有球员和她们的主带教练在场的情况下,先是“检讨”了自己对她们的“严苛”,也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意图。

“职业球员所有的临场发挥都来自于训练——厚实的、高标准的训练,最后形成习惯。你们要靠习惯去赢得胜利,因为在场上所有事情都是高速运转的,最长的思考时间也只限于20秒之内。想要成为真正的职业球员,你可以先问问自己,有这种向死而生的勇气吗?

胜负之外

他为“摩天大楼”打地基

“吃苦”是职业球员的常态。中国选手也有自己的榜样,李娜、郑洁以及张帅和王蔷等都是如此,“球员夏嘉平”更是这么过来的。

“我也不是傻子,如果我早就知道自己能够夺冠,那为什么还要拼呢?正是因为不知道明天,所以我要努力每一天。”这种经验成了他执教体系的一部分,也成了他人生价值观的一部分。

对于2024年奥运周期内的中国国家女子网球队后备组来说,这些目前最高排名尚未进入WTA前100的姑娘“不确定”在4年后能否有机会前往巴黎,他和教练组要做的,就是从提升她们赢球的几率开始,弥合“后备组”和张帅、王蔷、郑赛赛、王雅繁等高水平球员所代表的“攻坚组”之间的差距,去争取够得着WTA的大门,然后才是巴黎奥运的大门。

“几周以来我们一直在做这件事。这些选手里有很多是我不太熟悉的,所以我拼命地去问他们的主带教练,你们以前是怎么练的,她打得特别好的时候是和谁打的、怎么打的。然后我们再来探讨,你干掉WTA排名前100的选手之后自己为什么没有成为前100?”

“那是因为别人天天这么打球,可是你今天‘过年’才打得这么好。别人是常态化,你是偶然化。”

在柳州为期6周的大规模集中冬训,就是为了让她们打造自己的“铁饭碗”,争取将赢球的偶然化变成常态化,从后备人才向高水平职业选手过渡——这是夏嘉平和整个中国国家女子网球队后备组上下奋斗的目标,也是中国网球协会组建后备组的目标。

在中国国家网球队后备组及国家男子网球队冬训开营仪式上,网管中心职业部主任谢弥青向球员和教练们进行了动员,体能训练、反兴奋剂、职业素养、代际传承等等都是核心词。同时,她也和年轻人们谈了信念。

年轻球员在训练中。

“我们经常会把理想和信念放在一起,信念是理想的一个延伸,理想可能仅指一个目标,而信念则包含了对这个目标的坚定和执着。今天,我想请你们每个人都问问自己:我的信念是什么?我愿意为我的信念不惜一切地去奋斗吗?”

目标就在那里,信念就在那里,职业的大门就在那里。从管理者到教练到球员再到所有关心中国网球发展的人,大家要做的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先把职业的“饭碗”铸好,把中国网球的“地基”砌好,然后再去畅想如何竖立一座如埃菲尔铁塔一般的摩天大楼。

对于50岁的夏嘉平来说,他当然希望球员们能够尽可能地爬到那座大楼的最高处,去看一眼与众不同的风景。他期待自己能有这个运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