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老板:你勾结他人违法放贷,良心不痛?银行:你严重失信还造谣生事?报案!真相是什么?

原标题:民企老板:你勾结他人违法放贷,良心不痛?银行:你严重失信还造谣生事?报案!真相是什么?

临近岁末,又见公开举报。

1月10日,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国良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海衡源企业”上发出公开举报,称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及团队勾结深圳宝能集团,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并采取种种非法手段强行给宝能集团放贷265亿元。

一时间舆论哗然。然而有意思的是,尽管真假未辩,不久之后这封举报信就被删除。10日晚间,券商中国记者联系到涉事的数家机构,各方也均表示不做回应。

声明称,“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同时,上海银行表示,该行“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

副行长被举报违法放贷265亿?上海银行:已报案

1月10日,徐国良在举报中称,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及团队在2018年向宝能集团违法放贷120亿元贷款;并且以尚未完成交割、仍然属于衡源企业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作抵押,再给宝能集团放贷145亿,合计向宝能违法放贷265亿元。梳理徐国良的举报内容,向宝能的违法放贷合计达到265亿元,大致分为两步:

第一步,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及团队在2018年向宝能集团违法放贷120亿元贷款。

徐国良在举报信中称,上述120亿元贷款资金来源均来自上海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平安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向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放,120亿元资金分三笔发放,分别为53亿元、40亿元、27亿元,其中53亿元贷款审批时间为2018年9月,而40亿元、27亿元贷款用途纯属虚构。

徐国良对这120亿元贷款的利率、抵押物、程序合规等都提出质疑。据其称,该笔贷款“给宝能集团的贷款利率不到5.1%,同期贷给衡源企业的107亿元贷款利率在6.2%-6.6%之间。”他估算下来,8年期贷款至少损失利息近20亿元。同时指出,宝能集团在并购过程中没有一分钱自有资金。

“宝能集团以应收账款作为质押,应收账款是否真实存在?”他在举报帖中称,宝能集团当时无法拿出足额的资产作担保,上海银行只能就其已经抵押了的几无残值的资产办理余额抵押,这些几无残值的资产包括宝能汽车大楼等18套物业(二次抵押),以及深业物流中心等484套物业(合计3.67万方)。该3.67万方物业的租金收益,市场价为每天每平米6.3元左右,却以每天每平米46元的高价质押给上海银行,质押的租金在6年贷款期内的实际收益仅有5亿,却被夸大到36.77亿元,从而获取上海银行40亿元贷款。

第二步,宝能集团将120亿元贷款资金中的34.4亿元转给两家空壳公司,编造成空壳公司的自有资金,进一步从上海银行贷款约145亿元。

“宝能集团在并购过程中没有一分钱自由资金,空手套白狼,不仅侵吞了价值200多亿元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还借用这两个项目的名义从上海银行额外套取了约100亿元贷款,意在借该项目做平台套取上海银行贷款,以弥补宝能集团的资金窟窿。”徐国良称。

据徐国良称,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衡源企业曾为投资商,均为房地产项目,其中百联中环项目曾是上海出名的烂尾楼,多次易主,但地段极佳。徐国良质疑,知悉情况的黄涛袒护宝能集团,“绝不允许任何其他实力雄厚的房企参与这两个项目的合作,指定宝能集团为唯一的并购企业”,“全力主导并全程现场指挥并购谈判,并在谈判中全力维护宝能集团的利益,更像是宝能集团的首席谈判代表”。

而“并购合同签订时,并购主体突然由宝能集团变成由宝能集团指定的两家空壳公司。”徐国良称,而两家空壳公司注册资金均只有1000万元,没有员工,没有任何经营业绩,也没有任何履约能力。目前多次庭审中,由宝能集团指定作为并购方的两个空壳公司均否认他们与宝能集团有任何关联,徐国良在举报信中质问黄涛,“请问你拍着胸脯担保的这两个空壳公司,究竟是宝能集团的还是你个人的?”

此外,徐国良爆料称,最终宝能集团无力如期履约,“2019年1月19日上午10时,黄涛指使银行工作人员偷走存放于上海银行,由上海银行、衡源企业、宝能集团共管的保险柜偷偷交给宝能集团,并泄漏了密码,指使宝能集团打开保险柜并拿走尚未完成交割的处于共管之下的项目公司公章、印鉴、证照,指使宝能集团用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作抵押,再次从上海银行违法套取贷款。”徐国良称,通过这种操作,黄涛还转走由上海银行、衡源企业、宝能集团共管状态下的全额数十亿资金。

对于该举报信,1月11日早间,上海银行在官微“上银动态”中公开声明称,徐国良及控制企业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同时,上海银行表示,该行“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

举报文章中,徐国良称,黄涛及其犯罪同伙因策划、参与深圳宝能集团骗取上海银行265亿元贷款的阴谋,早已设计好出逃的退路。要提请国家金融主管、监督机构、司法机关,立即进驻上海银行,彻查上海银行向宝能集团违法放贷265亿元贷款的事实,并迅速冻结宝能集团的资产,全力追讨上海银行违法发放给宝能集团的265亿元贷款。

官方资料显示,黄涛为上海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上海银行(香港) 有限公司董事长,上银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申联国际投资公司董事。1971年8月出生,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工商管理硕士。现任上海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上海银行(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上银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申联国际投资公司董事。曾任中国建设银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助理,中国建设银行(亚洲)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替任行政总裁、执行董事兼执行副总裁,中国建设银行(澳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昆士兰联保保险公司董事,中国建设银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上海银行首席风险官兼北京分行党委书记,上海商业银行替任董事。

徐国良及旗下资产,身陷债务危机

在举报信中,徐国良称,“我与上海银行,相识相交二十余载,互帮互助,总体合作愉快”。但在1月11日早间,上海银行在公开声明中直言,“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

从公开资料来看,徐国良是沪上民营企业家,为人所知的是申鑫老总,其作为上海衡源的大股东和法人代表、持有该公司76.75%的股份,而上海衡源则持有97%的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股权。

申鑫是一家位于中国上海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俱乐部曾使用“上海金贸、上海衡源、南昌八一衡源、南昌衡源”等名称,2009年加入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2012年迁回上海,主场设在金山足球场。不过,从最新的媒体报道来看,申鑫陷入资金流困境,球员遭遇欠薪,球队或濒临解散。

天眼查显示,徐国良的资本版图遍及投资、地产、体育、贵金属等,相关的企业共24家,其中22家为其控股企业;这之中,徐国良还担任了上海衡源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衡源贵金属有限公司、上海衡源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和上海申鑫电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董事长;以及持有西藏阿里朋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北京阿尤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股份。而里面,就有多家企业涉股权质押、经营异常情况,徐国良旗下包括上海衡源等8家公司的股权遭到冻结,其担任总经理的上海城隍珠宝有限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

图片来源:天眼查

从天眼查风险提示来看,徐国良确实身陷债务泥潭。举报信中多次提及的上海衡源,成立于2000年1月31日,主要经营范围包括企业实体投资及管理、企业投资咨询服务和房地产开发经营等。公司成立之初注册资本为1.5亿人民币,在2018年5月变更为2亿人民币。但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上海衡源的实际控制人,徐国良在该公司的股权已经全部被冻结。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8月22日,徐国良持有的上海衡源15350万元股权被上海金融法院执行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8月22日至2022年8月21日。同年9月20日,上海衡源再次传出股东冻结信息。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元公示,徐国良持有的15350万元股权被冻结,冻结期限从2019年9月20日至2022年9月19日。

据了解,此次涉事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地段优越、一线临江,在上海2035规划中,徐汇滨江被列为上海中央活动区核心承载段,将打造一条8.4公里迈向全球城市的卓越水岸。但是该开发项目自2002年以来多次易主。业内消息显示,2014年5月,百联集团将旗下全资控股的兴力达、建配龙、濠泉三个项目打包出售,当时总额是72.6亿;2015年5月,百联集团的上述资产包,在产交所挂牌出让,被上海衡源房地产有限公司以89.1亿元摘牌。据媒体报道,该地块项目现场施工名牌显示,开发商为上海濠泉房地产有限公司,投资商为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该项目地块曾被规划为保障房,2012年调整了地块属性为商住办,并由百联以12.4亿摘得,后又与普陀两地块打包出让给衡源集团,此后又被宝能收购。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