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银时代”的俄国文学,就像俄罗斯没有白桦树

原标题:没有“白银时代”的俄国文学,就像俄罗斯没有白桦树

《白银时代诗歌金库》 (俄)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 等 著 郑体武 译 浙江文艺出版社

经 典

俄罗斯“白银时代”文学经典,曾经影响过中国一代人。虽然俄苏文学在当代图书市场上的占有量不及欧美文学,《白银时代诗歌金库·女诗人卷》及《白银时代诗歌金库·男诗人卷》上市后仍掀起不小的文学热潮。

俄国文学批评家乔治·尼瓦曾在《俄罗斯文学史》中这样说道:“从今天的观点来看,俄罗斯文学的‘白银时代’似乎是俄罗斯文学的‘黄金时代’。”

从这个角度看,俄国文学的“白银时代”仍有大量中国读者不太了解、甚至完全陌生的,但国际影响不容忽视的作家、作品有待开发和译介。从2020年1月开始,“双头鹰经典”第二辑将再次集结这些优秀的作家、作品,为国内读者带来来自俄国凛冽“严冬的一个吻”。

第二辑首先面世的是诗歌集《白银时代诗歌金库·女诗人卷》和《白银时代诗歌金库·男诗人卷》,“女诗人卷”收录了白银时代最负盛名的九位女诗人的210余篇诗歌代表作,“男诗人卷”收录了十六位男诗人的230余篇诗歌代表作。

除了中国读者熟知的诗人巨匠,如阿赫玛托娃、兹维塔耶娃、勃洛克、曼德尔施塔姆等,更有“小众”一些的名家,如罗赫维茨卡娅,叶莲娜·古罗,切鲁宾娜·加布里亚克,米哈伊尔·库兹明,维利米尔·赫列勃尼科夫,伊戈尔·谢维里亚宁等。这个个性鲜明、极富才华的作家群体在当时动荡不安、危机四伏的俄国社会中,迸发出了自己耀眼的光芒,形成了丰富而各有千秋的文学流派,共同缔造了文学成就独特的“白银时代”。

他们用最凝练的语言形式——诗歌,书写着当时俄罗斯涌动着的种种思潮,以不羁的反传统形式,宣泄自己的精神苦闷和生存窘迫感。

在“白银时代”诗人中,女诗人群体有着更独特的艺术成就和人生际遇。爱伦堡对茨维塔耶娃给予了高度评价,称她“作为一个诗人而生,并且作为一个人而死”。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布洛茨基认为“在我们这个世纪,再没有比茨维塔耶娃更伟大的诗人了”。然而诗人独特的个性、诗意的天性以及个人际遇,使得她的诗歌中那种脆弱与犀利、彷徨与决绝、忧郁与激情的矛盾面尤为明显,也使得她的诗歌更多维,更立体。

在此之前,图书市场上“白银时代”诗歌也存在一些译本,有的是从英文等语言版本翻译而来,有的局限于编选读者熟知的几位诗人,而这套“白银时代诗歌金库”从一个宏观的角度较为全面地把握“白银时代”诗歌的面貌。

笔者以为,本书弥补了这个遗憾,将早期作为现代派的马雅可夫斯基介绍给读者。我们无法想象一个只有“黄金时代”而没有“白银时代”的俄国文学,就像无法想象俄罗斯可以没有白桦树一样。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